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核伙沟写生二十七年

2已有 2496 次阅读  2012-01-14 18:55   标签写生  风景区 
离家不远的核伙沟风景区,是我写生了几十年的地方,每次去画画,都有新的收获,从八五年开始,我年年都喜欢过去画几天写生,足迹遍布七沟八叉每个角落,凡是能画画的地方都要过去看看,或者画一张写生或者拍张照片。可以说,我是家距离核伙沟最近的画家,也是画核伙沟风景最多的画家之一,二十多年前,这里就修了柏油路,一直到现在,我正巧去写生,还赶上了竣工典礼,跟着喝羊汤祝贺呢。一晃这么年过去了,这里的旅游事业好像还是老样子,没有任何人工碉琢的痕迹,永远是真山真水,村民的生活并没有象人家著名旅游区的人暴富之快,村里面的男光棍仍然还是不少,女孩都嫁到山外享福去了,农民的生活水平提高的也并不明显,日出而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一直延续至今。若说也仅仅是增加了几个规模大些的旅店而已。我从二十多年的第一幅写生画开始,也变换着不同的表现形式,随着油画艺术的多元化发展,我的画也在岁月中变幻着,今年我画的核伙沟是我曾经多次画过的地方,弯弯的山路在秋雨之后变得更中难行,没有汽车能从这里通过,只有牛车马车才有资格行走,运进运出的物资就全靠这原始的交通工具,深深的车辙如同农民们额头上的抬头纹一般,印记着生活在这深山中的岁月沧桑,我从画核伙沟的奇峰怪石、山涧飞瀑开始,一直到到那片仍然是贫瘠的山梁和农民们仍然是破旧的房屋,经过了几十个春秋的艺术实践,从写实到写意,从运用从学院学习到的俄罗斯油画技法到今天自己所追求的新表现形式,以色彩传神,以画笔写意的新手法,从轻车熟路到磕磕绊绊的去寻求新的表现手法,总是在一种从胸有成竹到胸无成竹的艰苦创作历程中挣扎,这种创作实践令我很兴奋,很有挑战性。没有那种靠此吃饭的职业画家中那种紧迫感,也没有签约画家那种按期交画的负担,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对我来说,过的真是够惬意的晚年画家生活,油画画好了挂在自己的小展厅中孤芳自赏一番,当然是自有千般乐趣在其中啦。我的画不同之处,一不是订品,二不是应付索画之应酬品,乃是自己的小试验田中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果实,虽然生的歪瓜裂枣,样子非驴非马,可还是自己的庄稼,是自己劳动的收获。这种乐趣竟然使自己觉得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的一个上午就过去了,也可能忙活半天因为不满意而被统统刮去,而这种尝试却又是那样有诱惑力,直到出现自己满意的效果才肯终止探索而告一段落。我经常把自己早年画核伙沟的写生拿出来对比,唯恐又落回俗套而浪费时间。这种尝试却又是我天天乐此不疲画画的动力,完成一张满意的作品后的喜悦是任何东西也不能替代的,总之,拿自己轻车熟路的技法写成作品不会出现的,反正也是玩,就玩些花样才有味道,一样的面孔,一样的技法,或者是一旦成了品牌就无限地复制自己换人民币,变成了高级行画,这种追求对我这风烛残年的老人来说早已失去了吸引力,最有意思的正是自己追求的,这样的晚年才是最有意义的。这幅《晚秋、乡路》是我刚刚完成的大幅作品,发上来供朋友们欣赏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