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尊崇之美

已有 29 次阅读  2019-03-24 18:18

拍卖图录序

 

 

 

焚香与香炉器具,自古就是社会需求与文人士大夫生活的一部分,无论是家居祠堂祖庙,还是吟诗作画煮酒抚琴,燃上一炷香,就可清心静气,悠然自得。而各个时代香炉,也早已被历史赋予了独特的传承,承载着民族传统文化中的香炉文化记忆,从百姓家中的多材质香炉器到以表现皇权的庄重威严的宣德炉,几千年来“天人合一”的炉香载物,诉说着历历往事、脉序不断。

 

在已经完成的《中国香炉文化(上中下三册)》文稿中,个人对几种观点颇为深究,恰逢景星麟凤一批基金会收藏的香炉面世,文稿与实物比对、加入市场各阶段验证与艺术品市场发展趋势,才能够对得起写书验证二字,我是这样想的,也借此在这里加入一些新的探究,与时俱进,方得始终。

 

一是,香炉文化在我国源远流长,“器以载道”是中国传统香炉文化的意境,通过“器”的形态、现象传达出一种香炉器的语境,体现于人与自然的关系中,是“天人合一”;“天人合一”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理论之一,在升腾的青烟中,架起一座与天人沟通的桥梁。

 

二是,一直很想搞懂禅宗与香炉文化,在这里多码一些字。回看各方面的历史资料文献,仅限于唐末五代的灭佛运动,而文人士大夫的参与资料不多,多在宋以后。

禅宗成为宋朝最重要的佛教宗派,是因为宋朝提倡文教社会的环境下,禅宗思想与文人化风气互相影响,使禅宗出现了文人化的倾向,士大夫在禅宗文化中吸取新的养分,进而形成浓烈的禅学氛围。文人士大夫参禅活动全面展开,在当时造成一种经久不衰的社会风气。司马光言:“近来朝野客,无座不谈禅”。

文人士大夫与禅僧结交,以文会友,体会禅悦之乐,禅文化与禅学相关的文学艺术活动也在当时蓬勃发展,香炉文化则在浓烈的禅学氛围带动下,吸收了禅宗思想形成了新的审美取向,一切色是佛色,一切声是佛声,这“色”既然包含世间万物,自然也包含所指的狭义色彩-青色。在中国的五行学中,青色是木的一种象征。青色在中国文化里有生命的含义,也是春季的象征,由而产生的宋代瓷香炉上的青色釉饰之美,清透如水,水代表清净、平等心,提醒自己修此心,无净心不能生净土。与此同时,宋代一部分禅僧受时代氛围响,注重三教思想的融合吸纳,文化素质较高,宋代文人士大夫们,乐于体验禅宗静怡恬淡,怡然自适的生活意境营造出的一个禅的境界、一个清澈、通透、纤尘不染的世界。 好佛、礼佛、四艺文化在这样的境界中, 激发文人士大夫出于生活情趣和精神需求的考虑,所营造出的宋代瓷香炉达到了中国文化的历史长河中最为顶峰, 鱼鸟乃至世间万物都随其天性自由的生活,由此,经典鱼耳炉可知出处。了解宋代香炉文化,其漫漫,吾需修远……

 

三是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只有两样东西是以皇帝的年号为名。一样是“宣德炉”,另一样就是“景泰蓝”。“宣德炉” 与宣德皇帝,广而皆知,宫制与官作,赝品与民作,可以写的学术与故事,这是后话。而景泰皇帝为宣德之子,他酷爱铜胎掐丝珐琅的工艺,御令制作景泰蓝香炉、熏炉,不但参与器型图案设计、选择颜色,甚至把生产作坊建在了紫禁城里,这种威严下,铜胎掐丝珐琅器的制作,在景泰年间得到了巨**展,尤其是蓝色釉料有了新的突破,有淡白微绿的天蓝、有琉璃般凝重的钴蓝、有蓝宝石般浓郁的宝蓝,多层次的蓝色都被用来做底色,烧成后清新雅丽、高贵华美,形成了特有的艺术风格,景泰蓝熏香炉也由此变成了这种工艺的标志,也成为香炉文化历史时期中一个重要时期与成就。

 

四是,20031126日,中国嘉德俪松居长物--王世襄、袁荃猷-珍藏中国艺术品专场中的铜炉拍卖, 自己是第一次进入拍卖预展进行实物上手和拍卖现场,这也是嘉德历史上第一次以收藏家一生收藏为专题的专场拍卖会。当天参加竞买的人都挤满了大厅内外每个角落。那个时代为了一场拍卖,会场气氛之热烈,气场之大,成为经典与传奇,终身难忘。目睹21件王世襄旧藏宣德炉被一位持607号牌的场外买家收入囊中,共计1179.2万元,震惊圈内,人们似乎通过竞拍的热情来表达对王先生的敬意,开启当代中国香炉文化的盛世之道。

时至七年后,2010年匡时拍卖五周年“锦灰吉金-王世襄藏铜炉专场”上一次的607号藏家一次性拿出20个拍品标的,全部成交散出,总额近亿,7年间十倍得益。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一个人的标志,散去了…

 

这也是自己为什么记述这些字而唏嘘,如果这21炉永久划定在国家级某个博物馆的一个展室该是多么美好。

在国家级博物馆、台北故宫,我们没有找到权威性的宣德炉样本。

在民间收藏界,我们没有一座可以展出、观摩、学术的香炉器馆藏。

而以某些所谓收藏香炉名家,在人生的一定时间,最终散去

 

 

   五是,回归香炉原生态收藏,激活新生代藏家。由于市场追逐王世襄烧皮炉色,流传一些所谓江湖之术,化学洗炉,火、煤气、电烧炉,在这十几年中,毁炉之风蔓延成灾,不亚于文革人为之灾。新生代藏家开始关注香炉原生态藏品,进行大规模收藏与保护,进而学术与收藏。

 

 

六是,因为近些年来致力于茶,于茶文化都有一定积累,同时也发现炉文化、茶文化,历史同源,脉络完整,饮茶与香事、炉器与茶具、环境与氛围,诸多二者间发展的文化,可以成就自己的另一著录,这是后话。

 

游曳历史,循环社会,彼此因果,相互观照,默契相衍,生生不息;终达天人合一,自然和谐,君子大德,绝妙之境。人类对香炉器的喜好,乃是与生俱来的天性。

 

在中国古代器物中,使用最广泛而又差别颇大、造型各异的就数香炉器了。在人们心目中,中国的香炉器是世界上最具文化特色的器物之一。赵希鹄《洞天清禄集·古钟鼎彝器辨》:“古以萧艾达神明而不焚香,故无香炉。今所谓香炉,皆以古人宗庙祭器为之。爵炉则古之爵,狻猊炉则古踽足豆,香球则古之鬵,其等不一,或有新铸而象古为之者。惟博山炉乃汉太子宫所用者,香炉之制始于此。”

如果把文房四宝笔、墨、纸、砚视为古代中国文化人不可或缺的书写工具,那么香炉器就是他们精神生活上不可或缺的寄托。炉中香,香益人,人与道的融和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融入人与器物文化的社会关系中,是社会的和谐有序,是心与物、文与质、形与神、材与艺、用与美的统一。“道在器中”,香炉文化,无疑是其中之集大成者!

 

木心先生说:“没有审美力是绝症,知识也救不了”。

 

  在香炉文化的艺术审美领域,首创于西汉的“博山炉”是早期香炉文化的代表。由于当时皇族受到神仙方士思想的影响,更加上丝绸之路开通之后中土香料的丰富,使炉器具与生活结合成为必须。常见的博山炉有青铜和陶瓷材质。炉体呈青铜器中的豆形,上有盖,盖高而尖,镂空,呈山形,山形重叠,其间雕有飞禽走兽,象征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博山”而得名(汉代盛传海上有蓬莱、博山、瀛洲三座仙山)。据宋《两京杂记》:“长安巧工丁缓善做博山炉,能够重叠雕刻奇禽怪兽以做香炉的表面装饰,博山炉工艺之繁,远远超过后来出现的五足或三足香炉。”我们在各大博物馆,面对每个不同铸造的“博山炉”第一传递的信息就是艺术之美。

 

在魏晋之前,香炉并不具备精神和宗教层面的含义。魏晋时,人们以老庄解释佛教,东晋以后佛学又与玄学趋于合流,深为士大夫们所欣赏。直到南北朝时期,佛教的独立地位连同它深入人心的精神文化影响一并如日中天,各地造佛修寺蔚然成风,作为祭祀礼器的香炉器也被普遍使用。成为社会各个阶层的精神生活;

 

 

唐代佛教的兴盛与域外香料的大量输入,使焚香方式与香品制作有更大的发挥空间,香具器形与制作设计尤为丰富。金香炉在考古发现中,屡屡出现在我们的视野。

 

宋代理学的兴起和社会对宗教的提倡,焚香制炉则成为士人的生活方式,别有意蕴,在香炉文化发展史上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宋代瓷香炉达到审美峰值, “三雅道” (茶道、花道、香道,并称);与四艺文化在宋、明历代,为文人雅士推崇备至传统雅事中的香炉文化无限丰富的内容,茶道协和,花道养心,香道静心,挂画审美,

由于香炉器变得普及,逐渐有许多寺院庙宇、亭台楼阁为上层人士提供品香时的集会场所,文人雅士、达官贵人等上流人士频繁相聚品香、赏香、以香会友、以香悟道,我们在一些宋绘画中能够看到,因此品香从宋以后真正成为了人们生活中静心悟道、品评审美、励志翰文、调和身心不可或缺的一种方式,在任何一个历史节点都能无比璀璨。

 

元末明初随着铜器铸造业的迅速发展,原先其它材料的香炉,逐渐被铜香炉所取代,明代宣德年间成为铜香炉制作的巅峰阶段。“宣德炉”被明代文学家文震亨推崇为‘文房之首’。它以千年青铜文明为骨、陶瓷文明为肉。其款识书雅、皮色美仑、音色佳悦、压手沉坠给鉴赏者带来视觉、触觉、听觉乃至心灵的极大愉悦。”

    明人宋诩在《宋氏家规部》中称“长物”为:“凡天地间奇物随时地所产、神秀所钟,或古有而今无,或今有而古无,不能尽知见之也。”之所以有这样的区分,不仅在于它的材料、构造和装饰的形制,还在于其功能,即如何以及在何种情境中使用它,条理性地涵盖了与反映精神价值观的物品,体现了明代士大夫审美情趣。焚香进入了书斋雅舍,香炉由殿寺神坛走入书桌案头,它的造型便也逐渐随环境发生了改变。于是乎便造就出了丰富的炉形,有了今天香炉文化收藏系列。

     陈继儒说:余尝净一室,置一几,陈几种快意书,放一本旧法帖,古鼎焚香,素麈挥尘,意思小倦,暂休竹榻…..我喜欢这样的佳境。

 

      悠久的香炉文化,孕育和促成了香炉器收藏,源远流长、博大精深。香炉文化在两千多年 儒、道、佛争夺哲学统治权的碰撞、融汇中,始终盛行不衰,香炉也从祭祀走入了人类生活的各个角落,走进了治学、治艺、治医, 社交、养生、休闲;同样,我也在各个收藏领域看到一些书画收藏家、古典家具收藏家、珠宝与香料与奇石收藏者也开始抢夺这一资源,为他们的案上添香。

随着香炉文化的越来越得到认同,使得新生代日渐壮大这一收藏领域。有人说,“艺术品的春天不是今天,而应该是第二代富裕的新生代成长起来的时候”。 “家传”和“承接”是他们的标签。先天拥有财富,后天受到良好的教育,在美学、艺术、鉴赏等知识领域上所受的熏陶比上一代多,在审美观念中也比较有自己的见解,偏向于将收藏作为一个爱好或者投资,甚至把艺术品收藏占事业的50%,在投资的过程中很少患得患失,不受传统价格框架的束缚,他们更看重美术史、艺术学、著录学、鉴赏材料的评定,对于藏品价值有着独立的判断;在好心态的带动下反而能够拓展更大的收藏世界。中国文化艺术品收藏市场潜力巨大,这些优良条件都使他们成为新时代收藏界不可忽视的人生翘楚,我对此深信不疑。

 

冬去春来,春花烂漫,焚香点茶,挂画插花,又一场春风沉醉好时节,个人认为,有理由相信2019全球收藏中国艺术品开始爆发!

 

 

八笺堂 ​​​  汤文明

20190401

 

 

 

作者 简介

 

 

汤文明    江苏人   1964年出生,先后就读南京大学文物鉴定本科、北京大学艺术学研究生、中国人民大学访问学者,研究方向:中国艺术品资产投资与管理。中国传统文化学者。山水画家,以山水手卷为创作方向。资深美术批评学者,多所大学客座教授,讲授课程:艺术品资产投资与管理,艺术品鉴赏美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