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有粉丝的年代

1已有 1536 次阅读  2012-12-16 16:56   标签粉丝    Microsoft  追随者  color 
       粉丝,这个词是怎么来的,我是不知道,因为连电脑都开不好,我理解应为追随者的大慨意思。从字面上看:怎么会叫粉丝的?粉丝是怎么形成的,如果我国进行民主选举,以票数定乾坤,很可能是刘德华这些唱歌的艺人,得票为最多,我实在搞不明白,怎么会有粉丝?一花一世界,一人一个样,怎么会脑袋长在别人的脖子上,各行各业都有盟主,王爷,小领导,小导师,稀里糊涂的有了粉丝,粉丝的产生,我想老是仰着看,有一个神经被压住了,粉丝就有了,我看那演唱会,那热闹的场面不得了,小女孩,小男孩都疯了,又蹦又跳,粉丝怎么会这样?后来我知道了根源,我们是活在有粉丝的年代,所以有了粉丝。粉丝上面那个人,有一呼百应的本事,比领导说话管用多了,朝廷大官说话不管用,说了下面没人听,没人去执行,若有粉丝的存在,绝对不会是这种现象,不知道有粉丝是好是坏,粉丝,能不能叫作信徒?对师付顶礼膜拜,细细触摸,我们这个时代真是有意思,有不少人被自觉的粉丝掉了,不知道粉丝分不分级别?听人说浙江一个女孩是刘德华的粉丝,后来到香港想见刘德华一面,没见着就朝大海走去了,这可是百分之百的忠实粉丝,刘德华想娶多少老婆都不成问题。西藏那朝拜者爬在地下走路,在深圳的仙湖也有爬在地下的,有了信仰,我老家的五婶信奉了基督教,一个字也不认识,讲上几句话,就动员我参加基督教,有意思,我们这个世界也不能说没有信仰?那庙里的香火旺的很,前年去了九华山被190块钱的门票挡在门外,深夜十二点从旁边绕进去了,给那不睡觉的保安发现了。信个教没有钱也是白搭的。信教都这样,那粉丝们也是肝脑涂地,看一下粉丝上面的那个人的演唱会大好几百上千的,一点也不含糊照样去买,只差没山呼万岁了。文化大革命毛主席在天安门上一挥手,下面的人欢呼声一片。周总理去世,毛主席去世,百分之八九十的中国人都哭了,举国上下哭声一片。中国的事搞不懂,搞不明白。
       好在我的二个孩子不是那个人的粉丝,不然我也会受到牵连,粉丝的现象是好是坏,无法判断。粉丝应该都是产生在小青年身上,只有小青年们心中有这种火热,听同学说:老妇女们也有不少老粉丝,被韩剧看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还说那台湾的费玉清害了不少老妇女,杀伤力了不得,不少老妇女都是他的忠实的粉丝。
       画画的圈里也有粉丝,冯小刚说了一二句对齐白石稍有一点不恭敬的话,是不是齐白石的粉丝不知道?马上开始维护齐老先生,不准说一个不字,一下成了神位了,有粉丝的年代二极分划,有不少人从中作梗,有意抵毁粉丝形象,只有做官的和商人们没有粉丝的出现,倒落个实沉,粉丝的年代在这二领域形不成市场,没有粉丝这一说,谁是谁的粉丝还不知道了?画画的这个圈子,什么什么工作室算不算粉丝的模式,工作室里的教席,就是他们的偶像,粉丝由此产生,我很有可能过高的看了,在画画的圈子,想把自己树立偶像性教席有点难度。我知道一个人有此本事,对弟子进行一场文化革命,一个星期之后对教席开始仰脖子了,一个个成了忠实的粉丝,不过多久由粉丝成为信徒,回家把被子卖了来听他讲课。
       在深圳做个企业小头目,手下十六个人,八男八女,带领八个人上门推销,一个电梯站的满满的,全是自已人,成功率太高了,重权出击,所向披靡。拿手一招,头一次见面,就知道是那里人,做什么职业,不同的地方,不同场所,当场演示,手下十六个人,个个佩服,我既是他们的领导;又是他们的偶像。那时候粉丝这个词还没有生产出来。
       有粉丝是好事,是坏事,俺也说不清,什么年代都有什么年代的符号,这个符号就适应那个年代。现在的人换脑袋很容易,一换就成了,有脑袋不用去思考,无法用智商来解释了。粉丝的年代,有粉丝都属正常,是一种社会现象。我要是能够成为那一位的粉丝就好了,现在还没有找到,除了毛主席外,叫我崇拜那一个人还真没有,过去是领袖,一句话顶一万句,一句话超过了 一部宪法。这个时代太有意思了,有了粉丝,有被人崇拜,被崇拜的还一点都不脸红,还自鸣得意。真认为自己有多大本事似的,有一帮学生,一群弟子。这个社会什么鸟都有,以前没见过的鸟也出现了,就那几笔也就成了著名画家了,一个老母鸡带一群小鸡刨地寻食了。还有那些所谓的理论家,上了几年学,读了几本书,连篆字都不认识,连英语都不会,文章是:弗洛伊德,瓦格西母,什么的,什么乌托邦,后当代,前现代的,用西方的评判标准来判断东方的艺术,除了用书上的语句外,其它什么都不懂,连神性都不懂的人,居然都成了学术权威了,写那画展的前言,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在堆砌字码,换个名字,放在每一个人身上都能用。就这号人还有一大拔粉丝。这个时代是热气腾腾,什么奶都能喝,不分男人女人,女人装男人,男人拌女人,画画的连自己的年龄都不敢说,怎么去搞艺术,装吧,装成18岁的小姑娘。矫情的扭扭捏捏的,离婚都好几次了,还装成情窦未开。
       这个社会比较好适应,做的再错都会被包容,再怎么装都没有人来戳穿,还有一大堆粉丝跟着后面高唱赞歌。
       粉丝的时代说粉丝,在王府井大街上行走,茫茫人海,二百米的远处有个女人出现,只是眨眼的功夫,眼明的一塌糊涂,二百米视线只能到达的距离,彼此都看到了。既使是个双目失明的瞎子,也能看的清清楚楚。不能深说明白。
       粉丝的产生,是视觉上的错位,是起哄所致。本来还不想成为粉丝,经不起己是粉丝的唠叨,磨不开面子,就成了粉丝了。
       我写这《粉丝的时代》别有用心,心存那么一点芥蒂,说了出来,不吐不快。
       我真他妈怎么变的那么小气。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