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李青萍与张之先

1已有 764 次阅读  2015-10-31 19:10   标签湖北省  保利大厦  文化产业  李青萍  纪念馆 
   
   只是因为看了贾廷峰的微信,得知李青萍的作品在保利大厦举办,为此写上几句。我不明白,天下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不公,至于我为什么要写这一文章,想发扬点什么,喊上一句:向深圳的雷锋张之先学习!又外带一些对湖北文化口方面官员的表示不满,有大的意见。李青萍先生生前只有一个愿望,在活着的时候出上一本画册。一个若大的湖北省,却拿不出钱来为李青萍先生出本画册。不妨让我看看湖北省有官职的画家们先先后后出了大大小小、厚厚薄薄画册有多少本?然而作为现在被称之为中国的凡高的李青萍先生仅仅是想出本画册,在湖北省却是难上之难。湖北究竟有几人是真正关爱帮助李青萍先生?不得不说上命运,李青萍命好遇到了深圳的文化雷锋才得以了结心愿。只是不知道九泉之下的李青萍先生是怎么想?李青萍生于湖北,长于湖北,死于湖北,这么大的湖北省最终给予了李青萍什么?对于李青萍这样的大师在最困难的时候给了什么样的帮助与关怀?尚不知在全国都文化产业的现在,不知道湖北省有没有给李青萍建个纪念馆?我似乎不该写这文章,也许是我个性使然,我又不得不写这篇文章,想说什么只有我自己清楚。湖北省的文化官员的有作为和不作为,文化官员不应该老是想着自己,为自己谋利。虽说现在的社会太为现实,只是湖北省表现的尤为显著,湖北省出了个李青萍,是湖北省的荣幸。湖北省画画的圈子嗷嗷叫的太多,只是出类拨萃实在太少。李青萍,一位被人遗忘的大师,被人忽视的大师,存在与发现,生前身后,世态的模糊不清。为此我写下了这篇《李青萍与张之先》文章。不了解的人看其题目《李青萍与张之先》是毫不搭界的。李青萍是疯婆子画画的,张之先以前是开酒楼的,后来搞摄影了。李青萍身后之名是大师了,张之先仍然还在玩着摄影,其他的我不再说了,说多了总有一点嫌疑。几年前写了一文《深圳有个雷锋》。在纯粹商业化的深圳,雷锋同志是很少的。当年李青萍在湖北荆州,张之先在广东深圳。什么机缘,与之联结上张之先的。张之先是深圳的雷锋,又要在雷锋前面添了二个字:文化,深圳文化雷锋张之先。张之先尽做文化方面的雷锋的事,帮助四川画家吕林的事,张之先先后帮助过多少画家,李青萍出画册的事,只是其中一例,动嘴的人很多,有钱人也很多,真正拿出十几万为李青萍了结心愿也只有张之先了。画坛上的事总需要有一截火箭推手。尚若没有陈师曾可能就没有了齐白石,尚若没有了林凤眠可能就没有了潘天寿,尚若没有了徐悲鸿可能就没有了傅抱石。世界上好多事,总是使人无法理解。当人们举起双手热烈鼓掌的时候,是否知道鼓掌以前的事?太阳升起来前的那一段是很暗的。人活在世上,忙碌了一生,到了快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总有一个愿望,对不少人来说,那种愿望遥不可及。世界在很多问题无法明白的时候,我只有问天,不问天,这个世界我也找不到大智惠的人去问。好多的被忽略了,世界上不是精明的人有智慧,而是那看不上眼的人有大智慧,智慧与知识无关。我怎么很自然的想到了沙耆先生,然而却有着一种智慧,这种智慧是超群的。转向另外一个话题,这个世界有没有好人?世界肯定是有好人的,好人在做完好事后,总会被人忘的于净。势利的走上水的时代,好人还有多少?还有多少人会向好人学习?好人做完好事后继续在做好事,好人做好事是不图回报的。好人有着崇高的信念。然而好人在做完好事,始终被不健康的人误解,甚至有辱篾性曲解,好在好人总归还是好人,但愿我们这个社会人人都是好人。写了该写又不该写的废话。关于艺术,关于大师,关于李青萍。見贾廷峰先生微信,李青萍的画展在保利大厦举办,我跟进一句:没有我老哥张之先,也不会有李青萍。又怕说不清楚又跟上一句,张之先花了十几万为李青萍出了本大画册,不要李青萍半张画。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李青萍最终被社会认可,得到了艺术史上应有的位置。又是一位大师,大师的境遇总是不好的,李青萍生前唯一的愿望:出一本画册,这一愿望被浅搁了很多年,最后是深圳的好人张之先出资十几万了结了李青萍的愿望。好人做好事总是一做到底的,张之先又四处奔走为李青萍的作品找一个完美的归宿,也是最后上海市美术馆收藏了李青萍一百幅作品。李青萍走了,李青萍的名子垂入史册,有着极其光辉的色彩。到了今日北京保利拍卖公司重磅推出,在北京保利大厦举办高规格的李青萍画展,有不少文章加以评述。李青萍差点被忽视遗忘的大师级画家。若没有张之先先生,有大的可能从此淹没在历史的岁月中。李青萍对不少人来说可能是陌生,李青萍的绘画作品是另外的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一般人达不到的。李青萍的一生是传奇的,传奇的有很长的故事。
  李青萍中国的凡高,李青萍绝对的大师,路漫漫,有人知道,没人发现。湖北省出了大师,湖北省的官员不作为。李青萍生前只有一个意愿,出本画集,诺大的湖北省文联,湖北省美术出版社,湖北省美协,湖北省文化厅,湖北省美术馆干什么去了?大师的最终发现还是民间的力量。 
    过去的,或许是塑造大师的必经之路,坎坷到了顶点浑然不知,我行我素,画画成了生活中精神世界的唯一通道。一切都过去的了,冒出了纠结,进入了市场里艺术,从天下降落在人间,李青萍的作品隆重推出,把价格说了,天上的作品最后用人间的价值体系换算。那都是该热闹人去热闹了,说了也许都是废话,好像世界本应该就是如此,无奈的,曲折的,怪谁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错误。
   因为李青萍作品展,我写下这一文章,好多是远了又近的事,因为张之先我知道了李青萍,看了李青萍的作品在我的心里有另外的一种感应,她的作品是和那个世界是接轨的,我不得不用神性说话,用人间的语言文字去评价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艺术作品,再怎么用词都无法解读。看不懂,似懂非懂,完全不懂,李青萍作品中弥漫着神性,我用我灵魂去解读,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我会联接到凡高,佛洛依德,常玉,沙耆的作品,以及赵无极,朱德群部分作品,又会联到闫振铎的部分作品,以及中国画家石鲁,李老十,周思聪的作品,还有朱振庚的部分作品,我相信了神的力量。如果李青萍没有疯的过程,或许什么都不会是,她在物质条件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其生存都难以确保的情况下,准确地说如果她不会画画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她是无路可走,上帝规定好了她必须画画,必须给人类社会留下点什么。在张之先为李青萍出完画集和李青萍的一百幅作品被上海美术馆收藏之后,李青萍大红于天下。随即而来的商业行为也同时发生,张之先早已退出在大门以外的以外。这后来所发生的事,张之先先生只是淡淡的一笑。张之先做完好事后,张之先还是张之先,去按照他自己的人生观在行走。在今天李青萍的作品被艺术品市场再次走红的时候,在整篇累牍的文章为李青萍披红挂彩时,在文章里面只提到了““业内人士””四个字。不是了解李青萍作品面世的整个过程中的人,不会想到当时有一位叫张之先的人鼎力相助。只能全方位的说,李青萍是幸运的,如果没有张之先,怎么会有李青萍的现在?路是一步步走出来,我的言语可能是冒失的,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作为湖北省文化口的官方机构完全有力完成李青萍画集的出版。但是,没有,但是,我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说。天已经亮了,天亮之前那一段黑暗是多少人熬不过去的。我由此联结到今天火红的艺术市场,还有一批能挣到钱的画家们,我不由自主发出感慨,不论你现在画价高的不得了,别忘了,一定要感谢第一个给你买画的人,第一个为你举办画展的人,为你获取第一桶金的人。时代渐渐地走向正常的轨道,快到了正本清源的时候。时光实在走的太快,一晃有小十年了,那一年我在深圳看到李青萍的作品,是一位来自于湖北荆州的在深圳开画廊,那一年在武汉徐东古玩市场路口的那一家画廊,又一次看到李青萍的作品。不少是画在废纸板上的,一个大师的成长历程往往都是摧人泪下的。不容易,太不容易了。当我的文章写好一半时,不期而遇的在徽州碰见了龙姐的朋友,湖北画家朱健甫先生,他对李青萍很了解,早1980年前后便知道了李青萍,帮助过李青萍。和我谈到了不少关于李青萍的事情。在李青萍疯癫的世界里,只要一谈到绘画却很是认真,不出现语言上的颠三倒四,思维逻辑很是正常。只不过着说着说着就会岔开,跳跃性的思维方式,说了不少正常人认为的不正常的语言出来,奇异的超乎了人们想像。听了朱建甫先生的谈论,我很自然地想到沙耆先生。中国的画坛上,李青萍,沙耆二位艺术太师,只是男女性别上的事,一样的经历,一样的命运,一样的背景,都属于精神病患者,大师的产生,不能不说上天注定。人生坎坷的命运铺垫了艺术大师上的基础,毋须怀疑的是大师是天生的。
   《李青萍与张之先》的文章写完了,我是否有点小题大做。艺术家用作品说话,李青萍享大名是早晚的事,大师终究是大师,既使生前不出画集,大师身后也会同样出上好几本大画集,大师的身份最后还是要被追认的。正反二面,怕有文章上负面,我先知一说,张之先先生不慷慨解囊,也有李之先为其出资,只是动机上和时间上的事了。时间过去了,已成为历史,历史就这么恰到好处的让张之先又一次做了雷锋。现在时代价值观的罪孽,只是让雷锋同志很是尴尬,大时代,大社会,大中国的环境中,雷锋少了,雷锋不见了,但是,我又不说我用但是,但是雷锋的仍然是雷锋,雷锋的精神是不朽的。
   李青萍是一位艺术大师,至于张之先是谁?都属无关紧要的范畴。
   我只是要说的:““张之先是一位雷锋。””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