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说上周军的画

4已有 101 次阅读  2018-11-08 17:56
说上周军的画
   画画的这些事,画画的这些人,是一综合的多层次的各种因素所固化渗透的全方位前提下方能完成,我说的是对艺术家而言,质体的本身很重要,其次才是枝术方面上的事,周军的画画的好,不是我说了算的事,好在那里只能从精神上去考虑的一二,在如此大背景下,周军的纯粹性不得不为之称赞,画画是其生命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思想上的引领一步一步的一个又一个阶段前进。通过周军的戏剧人物作品,可以看到在厚重的,灰,酱,蓝,,,多种底色上出现的花旦,青衣,小生人物的苦涩,呈现了非一般画画的所不能有的精神刻度,厚重严肃性,有着肃穆的神圣,艺术作品的诞生,决非是一般技术上的像与不像,绝不是依样,心灵上的再一次历练上的加工,提取,淬火,剩下的我是无法说起,艺术本身上的真谛呈现。看周军先生的画,心有着紧缩压迫感,说不上具体,是心灵上的对应,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灵魂的传递。
   一个层面上的释法,在我的法则上,不可能细胞的科学分析,东方哲学的大系统,想说什么,想画什么,完全不是周军可以掌控,我写的只有少数又少数人知道,一位真正的艺术家,进入了创作期,深入,再深入,不能自抜,也抜不出来,信马由彊不是想画就画,心跟意走,意从笔出。周军画画,画的很累,每幅诞生是生命又一次迈进,周军的画是用生命完成。画画是个通道,心里的垒块,郁结,通过画面一次次释放,排泄,艺术是生命的,生命是艺术的。
    周军的生命经过一次又一次的锐变,他的绘画是生命的固有的必须,前面走了一段后面又有着无边的跟上,周军总是会用着不同方式推进,心里面的那条路,周军自已也无法说个明白,不是玄之的装神弄鬼,真正的艺术是小众又小众的,少数人的事,不需要让多数人懂的。
    周军的人是奇幻的,有着特能,从表面上无法辧认,是灵魂上升降起落,周军的画是要用相对应的心去看,去阅读,懂了,肯定是一福份,喜悦生命,回味甘甜,不懂的是需要艰苦的更进,艺术真不知能说上什么。
    艺术的事很难,但是,,英特勒雄勒尔,从此了的生命,
   写着写着,我的文章也不可避免的只给少数人看的,和者甚寡,过去的过去,探索的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是最大的幸福。周军先生是自愿的孤独,孤独,是别人说的,这是我的话语,孤独,是最最的自由,关起门来打开自己的世界大门,任其遨翔,自己的世界自己做主。
    周军先生关闭了所有的窗口,留有一扇,外出时会把钥匙存放在月亮的下面,云彩的上方,很多的怕是比了,从关良那里起头,连结上韩羽,还有同在石头城的,省略号了,从精神长相说起,说了什么,是了什么,画面怕了是糖,糖是用来对付哭声的,不言而不喻,孔方兄的祸害,沾上的都是形式感的欢天喜地,名像层面,也无需踏上一只鞋子,大众的也是画,一个层面,二个层面。
    周军先生的戏曲人物苦涩感很强,强烈的岁月沉重,难以写不出来的是,周军先生对孔方兄大老爷一点点不感兴趣,够生活够了,人生与艺术的问题的结点出现的使我难以,,,在如此皇皇浩荡的世在,碰上了周军的不合适宜,使我摊到了心里滋生的一种挂念,直想见上一面,这一念想是急切的,和武华从杨州赶到江宁,叫武华按上我俩在一块的永存的画面。
   咸鸭蛋,是咸鸭子下的,其他的根本不需要说上最能的说服。
   另一话题,周军先生很会垂钓,能把河里的魚钓完,难以置信,反正我是信了,
    画画,垂钓,对了天上说:上帝,你真的伟大。
    对好几个画画的,心存痛惜,如果能像周军一样钱够活着用,也就行了,该有多好。艺术的那挡事,莫名的说不清楚,世了的幸福指数一高,画还是画,只是不再艺术,
   周军和几个画画的在巴黎搞了一个画展,只有周军的画被外国收芷家收芷。
     画画的事,艺术的事,不是闲暇,不是了冲动,说上周军先生的画,
   喝酒去,周军提了二瓶酒,武华不能喝,我只能喝一小杯,有个词叫:储备,至而引伸,
    画,不是画出来的,境界,学养。
    喝酒,去喝酒,江宁朱四酒楼。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