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致了的自己

1已有 204 次阅读  2019-01-10 09:37
         致了的自己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笛声远,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_____题记   
   天寒地冻,向北方靠近,顺时针的方向,一路前行,终于正点,冬天里,下了冬天的雪。流水无情,天下了雪,灵魂的栖息地就此安然冬眠,三千大界,茫茫一片,由他去罢,清清楚楚,过去的就此翻篇。以年为单位,地厚天高,六旬又三的封存,北辙南辕,了却旧日河山。
    人生,缘分,情感,命运,自然,天地,世界,宇宙,半个世纪生命的证明,冰裂,微笑的雪花印证,无言以对,远方的梦,白天的时间和你一起发芽,有了一个磊落:合天并地,白茫茫的一片,真干净。
    心干净,,,
    洁癖,,,
    世界,永恒的心,在时空中穿梭,热情饱满,吟诗划拳,秩序井然,大不明白又了知道,稍纵即逝的寒流,冷了生命的初心,本分,细碎的脚步,不再,不再。时代了的现实的生活指南,各自生活,击射中心靶环。凋零,只在那一瞬,背影远去,躲不掉缘分的挣脱,且活着,温柔地吞噬了美丽的日落,西风,阳关,锐变,世界共同的递过,快终点的时侯折返。
    人法地,地法天,触及灵魂伤痛,致了生命的自己,世界,界世,太阳以下的地平线,那一天又不是新的,云山高卧,不减弱生命蓬勃的热枕。生命的一缕执念,雪夜里,点燃了一根发霉的烟,回味用力爱过的濨味,袅袅渺渺,只把春天透彻,所有的都是准备,因为你在,才有明媚的春天。
    飘荡的灵魂勾兑了长长不眠的夜,酒的肝胆,注血,排毒,养颜,心中不再热能,趁火打劫,一  一偿还梦里的昨天。
    日月当空,庙堂之上,天注定,每一粒尘土都有来历,相识,相逢,遇见,邂逅,一场因果,每一阵风都有约定。
   天下了雪,温暖的添充于饥饿的大地,是糖不甜,是盐不咸,存在一个自在,全方位精神长相,善良,真诚,守望,不去细思量,试问天下,那一个不是过场?是一段路,故人又在何方?一望千年,北望长安,什么又是风光?貞洁的情感,时光日月,东涂西抺,奢侈的时代,振振有词的生活品质,该有的都有了,只是没有了我们,好日子,实乃是大面积的精神污染。
    云的心境,雪白如练,好大一个事,去了,去了,死了无大病。
    斜阳下,自己主着自己的灿烂,念念不去咨嗟,人知道明天?是神仙又不是神仙,无别语,走在要去的路上,过了一天是了一天,名士风流,儒门亲事,读书,写字,画画,,
    是了一大把年纪,活出个完全的自己,把道理颠倒, 活着,是天下唯一的真理。
     从天上款款走来,看惯了云聚云散,来了,走了,不需理由,引吭高歌,打个通关,哥俩好,五魁首,醉酒之后的伤逝,有意隔了音汛,五十年的吟对,瞬间窑变,旧雨,旧风,旧时辰,飘然了的云霞,费了大气力,含情回首,斜日,孤云,南屏晚钟,天下有错对否?因缘生梦,深刻自己,是一场革命,过去的年,感谢了的再生了的生命,心不生记忆,阿弥陀佛,如此是了如此。善哉,善哉,来了,走了,已是未尾了的生命,天亮,天明,无挂碍,过去的,且过去,无可奈何花落去。
    孤独,是了自己, 那天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坐着待,将自己进行到底。
     岁月不居,早已文化变种,洋历年,西方迁移了东方,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割弃了岁月,割弃了生命,还有人生。
     真心,真诚,善念
     阿弥陀佛,家养的蟑螂,蚂蚁也是生命。
     深刻自省,南无释迦阿弥陀,释迦阿弥陀,缘来,缘去。
     伟大的自己,舍的命的自己,郑重庄严悍卫生命的尊严。              
   致了自己,悲痛地致了自己,一年里,失去了一个又一个朋友,掩面泪流,写不了自己内心的痛楚。
    坚强勇敢不怕死的自已,与忧郁无关,幸福地想幸福地远去,活腻了,立地成佛和罪孽深重。
    中正,大舍得,用时间完成时间的等侯,大美有味,向着美好一步步走去,不致自己又致谁?
    善,善,善,心存天下,永远弥足珍贵的情怀,道一声珍重,大舍不得你从我生命中出走。世界,不需要任何理由,有一程,送上一程,五十年不间断生命的旅途,人生得一知己足也,走是对的,一场缘尽的不是辜负的辜负,致了自己,天下无山,山外青山楼外楼,明白了千古的秘芨,发生的是不需要任何理由。一场旷日持久的恋爱,终于到了远去的时侯,,
    只是昨天,成了昨天,一场生命中了不得的大的情怀,诗一般的行走,流水经年,五十年不间断的生命,憾天动地,离开时不打一声招呼。颤抖地发出:走吧,走吧,不送了。望着模糊的背影,向远去的挥手,长长时间的迷惑,阿弥陀佛的自己寻找离去的理由,一场缘分终于放下帷幕,今生今世,由天掌控,醉了,醒了,去了,罢了,虔诚地致了自己。
    衷心不负,不负忠心,此心长存,直到生命的终止。
    世界是个不容易,自静其心,善念面对,活着,是最大的理由,由此读懂了天地方圆。
    不是胸襟,下雪了,冬眠的时侯冬眠,弥纳涵容,晓了生命的意义,人生,长长的是点是线有与没有,都是上帝的按排,离开,是一种彻彻底底的正确,不去缠绵,顺便以暨心里活动,携带夕阳余辉的生命,映染着生了命的日子。
    放下了不应该的放下,是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写下了人生的不应有的挽歌,借此释然余下的生命。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红莲 2019-01-10 11:38
    “ 衷心不负,不负忠心,此心长存”——值!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