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闲话黄士陵故居

1已有 255 次阅读  2019-01-31 22:21
闲话黄士陵故居
   黄士陵是谁?谁是黄士陵?知道与不知道都无关紧要,世界那么大,需要知道那么多干吗?世界,江湖,行当,一个行当有一个行当的人物,黄士陵,开了山的祖,黄士陵,徽州黑多县山里一庶民,凭着手艺行走江湖,江西首府,广州码头,北上帝都,下九濯之流,清朝末年,名震江湖。名声,是了要有真功夫,秦砖汉瓦,金石同寿,一百多年过去了,浪淘沙,风吹处,江河万里,沧海横流,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人生一世,要留点名声出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何等慨念,俺说的黄士陵先生他留下了名声,在他那个行当属高山仰止,是了大名声。去过徽州黑多县的宏村,西递的人不在少数,然而知道黄士陵的又能有几人?黑多县的土壤孕育出黄士陵这等人物,却**色阳光下的人们严重地忽视,正明清道,原本是说一理,与此同样也不属那个流,精神上的那个存在,总会保留一定的呼吸间度,在方寸之间石头上制了文字,烘焙出民族艺术的灵魂元素,特立独行的中国艺术最纯粹的坚定持守,西方的二十六个字母组合的西风无法侵入,铜墙铁壁,西方的剑矢只能在外围行走,地球东方上最完臻的艺术,有一森严的警示:
    所有外来,到此止步。
    关于了文化,关于了徽州,惨不忍睹,败风败水的敗家的不孝子孙,把仅有的一点宗族文化,强行地置入旅遊,缺了前所末有的大德。皇皇天下,祠堂大门是绝不允许任何外姓人擅自进入。祠堂,是神圣而又庄严的地方,是用来族里人敬祈先人的场所,然而在整个徽州人真是不应该用先人的灵魂场所换取银两,伟大的中华民族灵魂被其肆意,,长长地对天叹息:文化,是用来干什么的?祖上,又用来做什么的?混仗的从上到下地不加任何考虑地去玷污神灵,徽州,太XX的混仗,对不起祖先,对不起列祖列宗。山是天地,水是天地,山青水秀,同一个太阳,一个个面黄肌瘦。凭什么一张门票比故官还贵上一倍?单一的着依靠祖上讨饭过上日子,是不是好吃懒做?伤风败俗,自辱祖宗。还有的是玩弄一点小聪明的小伎俩,酒店里的只有菜单,没有价格,随嘴胡揑,见人开价,这一小小的行为,恶狠狠地破坏了绵绣山河。彻底摧毁了慱大精深的祠堂文化,贻害子孙万代,罪恶滔天,写人物黄士陵,面对着又怎能熟视无睹,徽州竞如此地堕落。
    写下了是一段文字,找一处清水细流,徽州黟县黄士陵先生,印学界头等人物,陶渊明和俺均是乡邻,黄士陵他住黄村,我住南屏,陶渊明住陶村,陶先生和黄先生正方向的对望,三角型,不算远,俺去黄村中间隔了一个村庄叫五都,时有串门,有事没事就串了过去,串完之后顺便到了黄村的小卖部买点莱回来。
   黄士陵,号牧父,是个刻印章的,写一手好法书,黟山派,山河壮丽,在那个行当那个圈内有大的知名度,刻章的艺术了的人,应该大都知道,刻章的艺术了的之后,想绕过他过去,可以肯定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只因这黄士陵先生下海下的比较早,一百年前他就南下北上,老江湖,和大官们进进出出,坚固地有了坚实的根基,而且又开了山,成了派,名字有大的份量,黑多山派,黄士陵,杭州知道的人多,杭州有个叫西冷印社的组织的交了社费的人都应知道这个叫黄士陵这个人的。
  徽州有个黑多县,去过的人都这么读,时代了的今天,文字的X光的过滤,也不为错,撤开了读,很是入耳。小小的县,穷的叮当,仅靠旅游活命,仅有点资源,还不是全民所有制,奶妈抱孩子,人家的。
   俺知道黄士陵先生出生生长的地方在黄村,是俺去县图书馆里去看书才知道的,县图书馆旁边是黄士陵公园,看了石牌上简介,才知黄先生是俺乡邻,是那一年的那一天,带了一颗崇敬的心登门拜访。
    问了好几位村民才算找到,叩了后门,有乡民引入,大失所望,黄老先生无一后人在此居住,二户人家,还是早些年从江北安庆地区迁入此地,顶了户头,改换门庭。俺用手机照了又照,聚了神往四周的墙壁探视,后又仰起头,凝望着了二楼,兀突地直想的找点感觉出来,静静的向着墙壁敬拜,在看见和看不见的空间,身前身后,魂在灵里,灵在天国,直想找到黄先生灵魂的闪现,黄士陵在这个地方留下了诗,留下了远方,“富贵不移,出为名臣,处为名士",大师远去,百年经典。
    黄士陵老先生前,写人生辉煌春秋,南昌,广州,以布衣出入于卿相之间,金石有学,归了不是幕僚的幕僚,庶士,处士,黄士陵在广州这个地方呆了不少年,年迈的时侯回到了黑多县,人的灵魂有时侯是很发扬光大的,可以取代一个县的力量,可以不知道这个县,但似乎不可以不知道这个县生长出来的人物,人类人世是以人为前提,那印学,以出生的县来命名,黟山派。黄士陵的在外革命的丰功伟绩是给黟县带来了光芒,南方的那些地方的人因为了黄士陵由此而知道了黑多县,声播远名,被舌尖上的臭豆腐掩埋的无声无息。
    时代涨满了乡村旅逰之后,黄士陵故居是被上面的有了钱之后的后来了的文化,建一黄士陵纪念馆,假装出来的纪念馆,克扣减弱了的视角,阿弥陀佛了,孬好也算一件好事。剩闲了的大自在的俺,多有几分超前,在茫茫的落寂无人问津的时侯,俺早已寻声探寻,由于了那篆刻,由于那印学,由于那诗书画印,身体细胞里存有,想了当年俺也曾经跟著名微雕家周克强先生学过篆刻有过这么一层,早早地在屯溪老街购买金石,玩起了印章收芷。在山里生活,独居独处,一个人的世界,世界的一个人,好一个剩闲,四处转悠,刚去拜访黄士陵的时侯,失望的什么都没有,一点点痕迹没有留下,找黄先生在这里的留下的气,连冥中也不存在,全不是那种感觉,想在DNA上着落,又完全没有一点血脉,远房的也没有,叫故居或不叫故居意义都无多大意义。俺调动了看不见的器官,也没对接,黄士陵脉络已不在黄村存在了,仿佛和当年的黄先生一样,远走他乡,俺在想一定是黄先生的灵魂在空中盘旋,无法降落。
    自从纪元文化假惺惺之后,假装着在也是一种存在,糊弄着总比不糊弄好上一点。幺哦子,在主要一巷搞了像样的地方整了个黄士陵纪念馆,理由充实地诞生地之说。黄士陵纪念馆是后来上面给了钱后建的,没有专职人员,花了三百块钱请了一个人来人了,开一下门,打扫一下卫生,里面是一些黄士陵书法的印刷品,假装样的,是值的一看还是不值的一看,有没有人看,都不去一二,世界都在装样,阿弥陀佛,是那么回事,只能是那么一回事了,沾喜的政绩已是相当不错,最起比那赛金花的所谓的故居要艺术的成分,最起码不收门票。黄士陵的老友陶渊明先生的住处叫守拙斋,在建的时侯去拜访过,后来只是在门口看看,过去的门票是五十块,现在是八十块了,尚请原谅小地方人没怎么见过大钱,也只有如此,不知道边缘效应,怪不得不少遊客大骂:"这他妈的门票太贵了。"
    进入黑多县,进入徽州这块地方,处处收费站,把所谓的徽文化践踏的像东莞长安的X工作者。
   闲话黄士陵故居,闲聊完了,如果到了黑多县,去一下黄士陵故居看上一看,还是有上那么一点好处,这位黄先生在方寸之间的石头上玩出了不少大花出来,艺术地开山立派,如果是有印学爱好的,不妨去一下,沾一下黄先生的灵气,当年那一位宾虹老的黄先生,专程去拜访,学着点,去拜访大师是大有益处的。
    搁笔了,如果去了之后,可到俺这里来,到了南屏可问扫地的农民或门口小卖部的:县长回来否?如在,俺一定请你喝酒,不过进门的门票你要自己买,哈哈,哈哈,哥俩好呀,会划拳吗?
    话黄士陵故居,闲话完了。
    下一篇:闲话陈烟桥故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红莲 2019-02-01 20:33
    “富贵不移,出为名臣,处为名士"——国士无双。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