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想起了王石城先生

1已有 97 次阅读  2019-03-12 15:10
     想起了王石城先生
  在深圳怎么会想起了久远的王石城先生,而且是在早上朦朦胧胧的时段。
   讲起来也有一二年的时间了,由于应该的由于,溯了渊源,那一天之后,写了一段王石城先生,后来没有再续,心里面总是一个事。为此后想过他的后人们应为此有一种使命,在市面上收集其作品,出本画册,办个画展,以此来双重的纪念。
   精神的是其生命的内核,世界进入了天外相联的大世界,在其公允的网络时代,有上一份历史,有上一段记载,有上一个位置。在极其热闹的现实主义的场面中,现行的画家们不遗余力的占有了太多的公共资源,霸占别人应该有的那一份天赐于的精神存放空间,轰轰烈烈,有一那么警示,也有远去的那一天,共享是天下文明和社会向前的不可偏颇的共同。
    作为和不作为,是官方文化方面的事,好在天还降了一个清明,过去的我们不应该忘记,该记住的一定要记住,该纪念的一定要纪念。
   缘从上海的一个艺术群,从黄叶村先生引出,安徽这个地方是一官本位的地方,把官放入了首位。至于文化,以及文化上的人物在安徽的地方上占有很窄小的面积。过去的不应忘纪,我们必须开始,那叫传承,那些的在人们的心中不曾远去,心中的纪念,由于黄叶村,写下《想起了王石城先生》
    在安徽的画坛,有二个的二个,有点那么的有点意思,郑正,郑震,王石岑,王石城。太远的话题就此拉近,假如黄叶村能像齐白石一样的有官罩的,假如王石城是安徽的美协主席,中国人世了的事,说了明白与不明白。
    如果赖少其,黄永厚,韩美林,张建中,顺带肖瀚,还是在安徽?最终会是个什么样的?安徽,是专门用来湮灭有本事的人地方。
   言归正传,我和王石城先生相识于上世纪1980年前后,具体那一天,需查找我的日记,清楚的记的相识在石克士家,王石城老先生是画梅花的,一个瘦弱的老者。记的最深的一次,我俩在长江路省总工会门口相遇,我买了一毛钱的花生,我俩在铁拦杆边吃边聊,具体聊的什么,记不住了,应该是画画方面的事,好像是他是在走在回家的路上,往安庆路方向,我向舒城方向。在石老家,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温作屏先生,高谦先生,王石城先生,张悲鹭先生,尚绵芝先生,还有陈银沙,陈银沙和我都是小侠们,陈银沙头脑不灵光,喜欢横七竖八的乱叉,我只在一旁几乎不讲话,听这些老先生们聊谈古论今。他们几个老人们鼓捣着鼓捣个合肥春明文艺社出来,吟诗作画,开门办学。这开门办学的事应该是王石城先生的主意。   尚绵芝和石老很想叫我加入,我那时有着计划内物资的小权力,有一腐败,别人送给我的茶叶,麻油一些东西,我便送到了石老家,又加上我们单位的老会计解琪和石老有一层渊源的家庭历史关系,又加上尚绵芝的大姐夫董完白和我父亲是亲戚和战友关系,自然而然地近了不少,又加上石老的大女儿(省建委)和我上班的地方仅一墙之隔,写这文章时又一次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人生的事,我是彻底的唯心,一切归于上帝的按排。
   我和王石城先生没有过深的交往,只有那一次在省总工会门口,那是我俩唯一的一次单独聊天,一溯那是四十年前的事,这种记忆,仍然在生命中的熠熠发光。
    说不上的具体,是生命中的一个时光,是生命中的一个成分,是生命中永久的生命记忆,王石城先生是一位画家,是安徽的一位画家,以画梅花见长,,,,美术史上不会忘记。
    那一天,那一琥珀大道旁的私房菜,群主发小孙曙康先生做东,张海燕女士的诗朗诵,就这么联接,王石城先生是张海燕女士的外公。
   生命在一个甲子之后又重新联接,仅这一点,弥足珍贵。
    再次重复:每一粒尘土都有来历,世界上的绝非无缘无故。
   在深圳的土地上写下《想起了王石城先生》
   置入云端,让世界永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红莲 2019-03-12 19:25
    生命中的“情”,最为温馨,弥足珍贵。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