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抄袭 一个骗子的世界

9已有 449 次阅读  2019-03-18 17:51
抄袭    一个骗子的世界
   一个罪恶的勾当   
   不去人多的地方
   黑暗
   是黑夜的希望
   保外就医
   满门抄斩
   原创
   不想睁眼,这世界,拖出去斩了,几乎所有的不需要尊重,道貌岸然和男盗女娼。
    深圳的大芬村倒是干净,从不缺少,抄袭,生来的只是画匠,叶永青,比比皆是。
    艺术家是其重量。
   不睁眼,不知道,看不见,好在尊重在先,好在阿弥陀佛,不去理会这个世界。去了,去了,说是就是,说不是就是不是,康熙仿乾隆,芯片,贴签,一个完完整整的抄袭世界,那一个不是高喊着原创?
    叶永青的抄袭,骗了世界,骗了与受骗,受了大骗,被骗了几十年,洋详得意,骗子,总是风光的,只是有没有被扒皮?这个世界真的好玩的,羞耻和不要脸,难以具体,摸一个是一个,逮一个是一个。
    东扯西拉,在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侯,不知从那里搞了一本芜湖散文集子,内有一篇《青弋江的渔火》我删头去尾的抄了,当成了我的作文交了,得到语文老师在班上夸讲,从那时起脸红了整整一辈子,小小年纪学会了抄,不要脸。
    早些年了,上个世纪的90年代初期,上海享大名的所谓的美术理论家,几百字的文字不改一字的抄,不咀不嚼,当我找来原作一一对照,气的当场差点吐血,人最怕受骗,俺是第一次受骗,深深地知道被骗的滋味,若当时作者是在眼前,我肯定上前,狠狠地打他一顿,知识的受骗上当与其他上当受骗更为严重的伤害,那是心灵上的。从此对那些所谓的大名家的美术理论家不屑,防有戒心,从而促使加倍看书。
   骗,骗子,行骗,诈骗,受骗,叶永青的还算上等,什么论坛,什么峰会,国门大堂,那些不堪入目的行画,皇皇登堂,几千年的脸被丢的干干净净。试看那些大大的理论家们,批评家们还有那些主席副主席的没有一人谏言,一个个全是鸦雀无声,一个多么可悲的时代。
   万年千载,国家文化。
    这是我真不知道的原因所在,真的不明白,难道都是酒囊饭袋?
    在这好玩的时代,甚是好玩,一夜之间冒出那么多的艺术馆,美术馆,好看,好玩。
    贾不假,白玉为堂,主席,副主席,代表大会,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不小心,一不留神,受骗是心甘情愿,清真饭店,不是教徒不进来,好玩。
   拖出去斩了,天是天,地是地,是国,是家,
   行家,专家,经济专家成不了资本家。
    不必当真,这是俺不是文章的文章,闲扯一半,
    深圳新都酒店对面的画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陈逸飞作品,几十万卖了,成本一百六十,货源来自大芬村,该发生的发生,向骗子学习,给世界添了故事。
    早些年了,那金缕玉衣事件,俺的文章《银行,为什么被骗?》
    受骗之后醒了,知道了是被骗了,醒了悟,受骗有被受骗的好处,防止了以后再次被骗,想不再被骗,实属不易,世界是个骗子的世界,反着问:为什么受骗?骗子无处不在。
    不去理会,反向的,被骗是幸福的。大骗子,大手笔,满天过海,一个大大的骗局,被骗者喜滋滋的,充满了幸福感,连环骗,一环扣着一环,骗子被骗子骗了,大骗子,小骗子,好多的是智慧了,还有那些老头老奶奶,骗子真要好好的骗,老不死的,你为什么受骗?这个世界真好玩。
   好多的不好撕破,撕破了着实地不怎么好玩。
   最痛苦的是总是不被骗,茫茫人海,骗子一眼认出,伎俩拙劣。
    又是上个世纪的事了,浙江一位享大名青年买画家的作品写上自己的名子,出画册,办展览,搞的名利双收,还冠以十大杰出青年。
    有一位所谓的大理论家,为了孔方兄先生,文章写了,叫弟子写了,署上自己的名,皆大欢喜,以学术的名义,各个领域多的去了,好多的怎么好一个一个的撕,骗,是个网,是个皮,是个罩子,是个坑,是个局,层层包裹着,骗与被骗,幸福花开。
   叶大师骗了不少人,灾难深重的刘先生有点受不住了,出来说上二句,无怪乎被骗的成本高了,有一个美好的真理:被骗是幸福的,人生的境界:难得糊涂。
   世界,好玩,大骗局中,声讨小骗子的最恶行径,是谁又欺骗了世界,在整个大骗局中,谁是赢家?
    在骗局中讨伐,叶永青的道歉,口诛气伐,法律那里去了,不道歉应该是对的,凭什么道歉?道歉了世界就清静了,干凈了,漫天的黄土迷沙,是在一个大骗局中生活。
    在这商业时代,撒了迷天大网和迷天大谎,真理是人说的。
   见了面还在谈房子,还在谈股票,还在谈,,    有上那么一句:傻X买,傻X卖,还有一半傻X在等待。
    无法进行下去,拖出去斩了,胆颤心惊。
   海水为什么是咸的?
   放眼世界,是个不容易。
   关于抄袭,在深圳的蓝天下,真想来一个扒皮,叫其无处芷身,或鸡飞蛋打,想想也是一个不容易,丑恶的行径,是名和利的双重,一扒一个准,名誉扫地。
   深圳画画的,有个叶永青,比他还卑鄙。
    骗子行骗是需要土壤的,为什么受骗?
   叶永青的抄袭,逮个正着,早一点,晚一点,走过去了又回过头来,一枪击中,正中十环,叶心里面硬的在:那一个又不在抄?
    时代的如此的精微之处,1919,2019,胡适先生,抄个世界写文章,风云际会,文化自信,台上的人和台下的人,在不会从口中发出原创话来的世界里,谴责骗子,总觉的是奶声嗲气,没有台头纸只是一张白纸,俺倒是希望看到骗子,,,
    世界上原本就没有骗子这个词,谁又不在受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