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忆苏铁刚先生

2已有 395 次阅读  2019-04-22 10:32
   忆苏铁刚先生
    北方的天,还是冷的,是一温差的因地,鞍山,黄灿的迎春花刚刚开放,因为去鞍山的发现之旅的承诺兑现,来鞍山之前,心里想到的是抽点时间见上一下老同事,老朋友苏铁刚先生。
     四月十八号下午五点多从通神的艺术家巴音博罗家里出来,前往一酒店吃饭,心里想的吃f饭之后,到宾馆里再给鞍山气象局打个电话,或抽个时间去鞍山气象局去找老朋友苏铁刚。和巴音博罗夫妻俩一路前行,走了没有一里路的地方,见高处路上墙壁,“鞍山气象局",五个大字,心里是高兴的,可以问到老朋友苏铁刚了,若在鞍山,晚上可以马上见面,在离开合肥的前几天,专门找了苏铁刚的电话,家里很乱,找不出来,心里的想法,到了鞍山去气象局去打听,老朋友苏铁刚一直和我保持着联系,时常在电话里聊上几十分钟,每过上一段时间总会打个电话,北京,鞍山这条线一直联着在,由于了原因,我换了一个合肥的手机。
   是我的不对,和老朋友苏铁刚没有了联系,我心里知道,老苏肯定给我打过不少电话,由于了阿弥陀佛的,在山里面待着,不再是过去的那种生活。
     写不下的文字,心里面的难受,巴音博罗的爱人杨老师从气象局回到饭桌,她本想吃完饭才告诉我,我已来不急了问了,^怎么样?问到电话吗?"杨老师被我追问的,这才告诉了我:“甄老师,问了一副局长,他说:苏铁刚走了二三年了。"
   老朋友走了,走了二三年了,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了,,
    在巴音博罗老师家欣赏着巴音老师的作品,整个心情处于亢奋状态,画的怎么好,追寻着巴音老师生命的根由,一问一答,扎根于黑土地的乡土文学嬗递,找到了密码,完成了鞍山之旅,剩下的时间,去和老苏高谈,怎么会想到,,,,心情的一下子低落,我又怎么不低落?毕竟有了二十多年的交往情感。
   晚上在宾馆里,很想给刘涛,于德江打电话,三月份还和于德江聊起当年深圳文物商店的那些人,那些事,人生同事一场不容易,短暂的生命,能在一块同事,需要多大的缘分,三月的那一天早晨,写着,写着,生命中的按排,艺术的必须艺术,深圳文物商店,那一天真的流了泪,二十六年了,给于德江打了电话,那时侯我三十多岁,现在的我六十多了,,,
   因为了什么,我们今生有缘在一块工作,我们是了同事,是了朋友,是了好朋友。
     因为了收芷,因为了人生的喜爱,我们走到了一块。
    生命中的,见面的时侯见面,那是一种按排。
    过年前的时段,在深圳见了现在深圳文交所董事长,原深圳文物商店总经理的于德江先生,因为了因为,又一次再次见面,说上那缘,整整二十六年,生命中的注定,见面的一定见面。说好了要去鞍山,心里的盘算,到鞍山见老苏,告诉他:我又见到了于总,还想着到北京再和刘涛联系,把文物商店的事好好回忆,王铁竹,陈惠兰,小冯,唐东卫,陈宝京,还有龚伟,还有那郭主任,小官,小崔,黄伟利,,
    老苏,苏铁刚,深圳文物商店编外之内的工作人员,
    苏铁刚,深圳文物商店工作人员,工资一千块。
    是那爱好,是那收芷,生命中注定,每一粒尘土都有来历,正是了因为,我们成了同事,正是因为了共同,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那是一段情,那是生命中的缘,生命中注定了艺术收芷。
    四月十八号的晚上,在若大的套间里,我难以入眠,禁不住的泪水流了下来,老苏,不厚道的老苏,你不能等着我来过之后再走,二三年的时间就熬不住了,老苏,我可心里惦记着你在,你知道不知道,我来鞍山之前找你的电话,找了大半天,心里面盘算着我直接去鞍山气象局去找你,你最起码要请我吃上一顿饺子,我俩喝上一杯,
    远去了,老苏,再也见不到你,老苏唉,你知道我心里怎么想,我想好好地看看你的收芷,别吹牛屁,收芷了一辈子,今天我倒要看看你究竞收芷了什么好东西,老苏,你不够处,真的不够处,走了,不打一声招呼,唉,不能怪你,是我的不对,是我有意不和你联系,老苏,你不知道我,我告诉你,我把活着放在了第一,你不知道我连续写了三篇《远离收芷,珍惜生命》,活着,是我们的主旋律,高于一切,你是怎么呢?提前走了,呜呼!
     总在假设,倘若你在,这天晚上我俩肯定了彻夜畅谈,谈收芷,谈古玩,来鞍山的前一天,我还在想见了面和你说:“于德江,现在是深圳文交所的董事长了。“
    2019年4月18日的夜晚,我在因为你的离去,难过的彻夜未眠,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你怎么就走了呢?
    你还记得吗,我俩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深圳宁波酒家,杨传耕,刘涛,我,你,一大桌人,我俩紧坐在一块,推杯换盏,还约好明天一起去五州宾馆看古陶瓷品鉴会,后来回北京,我俩十天半个月一个电话,有聊不完的话,还在想我的鞍山之行,再次联接上,我俩微信,好好地聊聊收芷。
   老苏,你知道吗?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不务正业的人,天下也只有你,也只能是你,中毒太深,不可救药,当年的你,放下你自己的企业,不去好好管理,却要到文物商店来白忙乎不要工资来干活。
    记忆,是那么地清晰,是那一年,1994年,深圳特区报对面的挡案大厦深圳文物商店,某一天,你来了,在店里看了又看,是那么认真,我看你看累了,招呼你座下,从此开始了我俩二十多年的友谊,后来你是三天二头便跑过来,一聊就是等我关门,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留着像是日本胡子的胡子,满是老旧的新潮,后来你开始了下手,开始了大手笔,瞧准了一副象牙象棋,又开了价格战,你是卯足劲的压价,压到了不在我的权限范围,最后请于德江总经理定夺,最后是多少钱记不清了,当时我还劝你别买,你那种痴迷,那一天你拿了钱买下了那副象棋,你那满足劲,真像是大烟鬼恶狠狠地抽了一口烟,享受在自己那梦幻世界,后来你还拿着这副象棋参加了我们文物商店在深圳博物馆举办的全国文物系统展销会,你也凑个热闹,搞了一个展位,典型的生意不当生意做,展销会几天没有那一天不是在拿着那一副象牙象棋在下棋,你那得意的劲,皇上的味道,只有皇上才可能用这么大的象牙象棋下棋,你整天下着棋,招引了一大帮人在旁边观看,恰好碰见张延军也是一典型的视古玩如大烟的烟鬼,只见你俩摆开战局,对开下棋,张延军的大嗓门,嗷嗷叫的,挠乱了展厅里秩序,强迫你收掉棋摊,那得意劲一脸无奈,那一次你马到成功,有一位也是展商,执意要买那副象牙棋,价格给的翻了二个跟头,我太清楚知道了底价了,我极力鼓动你卖了,你是死活不卖。后来过很长时间,你又想把那象牙象棋拿来退货,或由我们文物商店代为销售,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搞不懂,后来的日子你来文物商店更勤了,我开门你上班,最后居然提出要到文物商店来上班,不拿工资,我把这有理和无理的要求向于德l江总经理做了如实的汇报,最后是于总大笔一挥:同意。每月一千块钱的像征性工资,当时你看你那高兴的劲,成为了一名文物系统的工作人员。在深圳华强北深纺大厦,全国第一家文化艺术品交流中心,在深圳文物商店的柜台里,你那工作的干劲,是标准的营业员的光辉形像,终于实现了你的梦想,记得那一天你还请了算卦的莽汉给算了一卦,还专门请客,把我们都喊去了。
   你是什么时间开始玩起了收芷,没有深问,鞍山之行好好地问问,想看看你现在的心劲,还是那么痴迷吗?一时找不到你的电话,心里特沉着,我到鞍山气象局去直接找你,也是没有想到巴音老师家离你们气象局是这么的近,那心里的高兴,就这么顺,万万也没有想到,鸣呼,怎么也不会想到,你已经走了,到那个世界去了,都走二三年了,,,,
     到鞍山去看巴音博罗的画,专门来到鞍山,也因为鞍山有你,苏铁刚,本想是,,,,
    因为了收芷,因为了共同,因为了生命中的缘分,鞍山,合肥,天南地北,我们在深圳聚头,我们同事,我们走到一块,二十多年,我们没有中断,,
   别了,那逝去的岁月,别了,我们的共同,别了,老苏,别了,别了,
   老兄,在那边还好吗?还玩收芷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红莲 2019-04-22 21:45
    中老年的朋友,一旦中断了联系,往往就是......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