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看到了画的温度 ____闲来话画〈二〉

1已有 150 次阅读  2019-09-10 10:32
看到了画的温度 
     ____闲来话画〈二〉
    沙耆先生,李青萍先生,关良先生,吴大羽先生,韩羽先生,黄永厚先生,石虎先生谭平先生,孔柏基先生,韦尔乔先生,巴音博罗先生,李苑先生,李世南先生,闫平先生,段正曲先生,阎振铎先生,魏立刚先生,孔龙震先生,杨重光先生,杨键先生,,,,
   绘画方面的事,如约的酸甜苦辣,不去了的戍己亥杂,诗从心头惊过,复返丁丑寅卯,形式上的衣服重叠幡然悔悟,艺术,是简了还简,一字形的生发种种,不得不说到石虎先生,中国仅有的几位真正大师级人物,法源了自然又了自然,与世隔绝,简约的单线剪裁一字的短头或点或线或地平线子午的对接,无穷大的星光灿烂,艺术最终是天的事,黑夜中向黑暗深处走去,正确的光明之路,了穷一生的一年一年的熬着,终于挨到了天亮,真不该的见光,开光是另外系统之外的法门,疲惫的解开了全部的血管通道,气血亏损降下了冰点沸腾之后,蜻蜓的翅膀不是设计的防生,依样画葫芦。
眼睁睁的看到了温度,不敢妄说,上阙还把朱振庚的庚写错,多么想是一个神经病的时代,沙耆先生,李青萍先生,如此地不加任何的附加税,画改了绘画人的真实身份,不应有上没经过安检的错乱这个词,一半一半,或许一大半,生命的苟且,有疯子吗?在了人间的违规操作示范,彻底地浮
虏精神走向,从那里来到那里去,沉寂了一个神圣的目标。
   石虎先生,少而又少的人懂的,为人类留下点什么,我明白一种特别的表达,心灵直通车,所有的规定全部是有意的障碍,看不见的直接深处的拐弯,艺术的字眼,中国有真正的艺术家存在,在偏远的小山村,蚊子进去了要喊报告,山外山,天外天,活着并探索着,一直朝前。
    宋庄有一农民,和那个世界通联,除了喝酒,完全地不知道自己,喝酒,画画,画画,喝酒,好多年没有见了,他不记得了我,我惦记着何日走出生活的困境,长叹的:艺术,难道非要往绝路上走,一叶知秋,秋天了要能怎样?灵魂相约,我写的是文章《我看到了画的温度》颠三倒四,不在一个教室,不在一个波段,连接线的接头不匹配,世界上有什么不明白,小肚鸡肠,世尘蒙垢,心的解放世界解放,女画家不敢写出出生年月,何必从事画画的行当?真诚,是艺术的第一要素。大艺术家没有头衔,享有灵魂津贴。
   宋庄的魏立刚先生,块状的精神色团,落下去灵魂因素饱满,艺术的最佳状态,不叫人懂,看懂了还叫艺术?有那种感觉,找那种感觉。
    十四亿人的庞大基数,凤毛麟角,几亿人出现一个。
    鞍山的巴音博罗先生,天上的阴曹地府的庄严肃穆的画面,西山遊记,巫字是另外了一种元素,人猴之间的颤变,人是可以飞的,巴音博罗先生笔下的人,半空中的来回摇晃般的走动,下笔如神成了定义,量身定做。在此不得不说上韦尔乔先生,逝者,斯也,病历上游心走动,笔尖上流着灵魂的音符。韦尔申先生,慧眼独俱,巴音博罗先生,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副主任,特别嘱语,只画你自己的画,不去听任何人的。天下一个懂,向韦尔申先生致敬!某种的看似平常,恰恰地是生命交汇的结点上,早一分晚一秒,方方正正,榫眼对卯,感谢了杜敬之先生,上海艺术群,在大数据的高速公路上,准确无疑的见面,蒙克先生,巴音博罗先生,世界真XⅩ的好小,手机的屏幕撬动我的心跳。春天的时侯去了鞍山,生命的握手,艺术不要一般人懂,艺术的发现之旅,来一个深深的拥抱,太阳是从东方升起。
    看到了画的温度,感谢了师春丽老师,一场灵魂的邂逅,艺术,是要学的吗?在生命的再生接驳口,极其痛苦的二地停靠,从那个口转身,天上的事不让人间传说,就这么开始,就这么画了,是在那个早晨,是在那个中秋夜晚,是在那一次吃完药之后,会画了,老师是谁?谁又能做她的老师?又是的一种不经意,东洋的草生弥间,南海湾的李苑,能说上什么?又不能说上什么?
    那天的喝酒,和李苑先生窃窃私语,好久没见,生命不仅仅是这个世界生辰八字,见面,一定是在春天的时候。
   聂霄先生的线和谭平先生的线,不谋而合,温度上的稍微的一点温差,走的是一条罗马帝国,一下子有上好几个年份,798聂霄画展,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谭平先生好多了的亲自,艺术是线。谭平先生,石虎先生,还有尚还年轻的聂霄先生,线,来自天上。
    那一年中国美术馆主展厅谭平先生的画展,若大面积的墙上,枣红的壁,从中心线一溜平缓的拉展,见到时差一点惊呼“画的太好了!“我又一次看到了画的温度。同去的女人,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艺术的力量,真是ⅩⅩ的流氓(待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