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看到了画的温度 ____闲来话画〈三〉

7已有 288 次阅读  2019-09-11 14:27
看到了画的温度 
         ____闲来话画〈三〉
    艺术真XX的有力量,温度的测试,从心里开始,横跨了时空,王非先生的关于死墨的文章,仅凭这点,卓尔不群。
   秋天该死去的苍蝇挣扎地到了冬天。
    深度的思想,艺术家绝不是凭空,笔墨的问题是了另外的问题,时代已经不同了,技术层面的事,不值得去道个子丑,哲学的问题向着纵深发展,哲学已不是哲学。
    看到了画的温度,好在是,文章写给了自己,好感谢红莲先生:画的温度,灵魂的温度,不会开电脑的我,不知道怎么去感谢一声,在此谢谢!我只会写,不会贴。
    看了是看,不看的还是不看。坐下来看书是一件很奢侈的活动,读闲书,真是生命的一大幸福,不是为读书而读书,一个人去看场电影,是在夜里十二点之后。

    台湾的三多先生画的好,干净到了深的深度,内心如此平静的一丝不苟,干净的却了尘世,已在门口站立等候,后面的稍微的一推,不出十米,便是一个世界的开始。
    艺术,是一干净,心的干净,一心一意,画面的干净,赏心悦目。
    画画思想领先,表达什么?放在心里是病,泼在纸上是画。
   好感谢更多的人去追求物质层面,更多的人去感兴趣官衔,更感谢做学问的人去受人规定的为读书而读书,太多的术语,给狗穿上衣服,振振有词的裹朿。
    文章,写给了知音,精神的窗口,座位的不同,又怎么能看到画的温度?不去强求。
    一生了的几个朋友,五十年的风景处处,彭离我而去,老安徽驾鹤西走,发小一块长大,只因为不同的追求,别了,不再情感缠绵纠葛。
   生命,是一天定的收藏,燃烧了着的生命,体温能感觉到画温度,八小时以外我的生活。远离了收藏,信马由缰的,仍还有磁场的量子中数。
    几年前的无锡一家俱店商场,走进去,茶几边上有画一幅,不看也要看,心逼着,好画,董欣宾先生,太强烈的磁感,温度,从心里感受。
   那一年在798闲逛,走近棉布那个不起眼的画廊,桌子下面的画把我心的吸过,顺嘴一说:“这张画的好,谁画的?"“好眼力,魏立刚画的”
    十几年前了在北京国贸那边俄罗斯画廊,和龙姐进去,对油画一点不懂,十米开外,一眼便看出谁是中国人画作,怎么知道,说不明白,讲不清楚。
     上上了眼,温度卡数,读在了心里,过多的,怕心累了,闭眼的时侯。
   明白,是一伟大的无产阶级的先觉,不以物先,幸福的是看着这个世界,阿弥陀佛。
   看到了画的温度,画面的灵魂游动。
    太少机会,太少的场合,不是发现的发现,太多的营养不够,全靠着帽子官衔,欺世盗名,一个不容易世界,艺术家又怎么会有那么多?
    合肥的杨重光,看到画的图像,心里面第一感应有其温度。     
     四川的何多苓画的如此温度,他在中国的美术馆的展览,去了三次,那水中的女人,燃烧着热血的生命。
    去年去了江西景德镇,闲聊中江西画院的林峰先生,追随着陶博吾先生,心里颤抖着,一阵痉挛,和林峰先生拜见陶博吾先生,眼泪在眼眶里转动,向陶博悟先生叩头。不应该比的,就俗的换算,陶博吾先生,高过黄秋原先生好几个等出。
   中国若大的地面,感谢了苦难,感谢了逆境,感谢了饥寒交迫,感谢了牢狱,陈子庄前半生的风光,后半生坎坎坷坷,铸就了艺术生命的辉煌。刘海粟先生若没有牢狱的生涯,又怎能有后面的黄山泼墨之作,落下了艺术千秋。
    说上篆刻家的汪新士先生,他的金石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举办展览,让世人永久的记住,汪新士先生的精神高度。荣华富贵,晚景凄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靠着篆刻,在深圳讨着生活,在深圳活下去是多么不容易,篆刻是他生命唯一的出口。
    艺术,判断的标准,应是个什么尺度?温度,决定了尺度,精神气象。
    民国时蒲华画的好,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孤傲,他的竹子横扫了他那个世界,心里面从没服过了同时代的丹青高手。他那画面似乎想表达,应该是内心深处的,贫穷是我自己的事,画画是我自己的事,从不去迎合市场的精神高度。
    画面即是心声,杨州八怪属金农最好,那是一种境界,养份充足,学养气降服世人,他的梅花,无人超越,孤清的是一大的境界。

     书画篆刻界的趙之谦,陈巨来,是一高高的层面。
    安徽省凤台县一聂先生,在悲郁中強生,把整个世界看透,表述着这个世界不和你玩,自己画着自己的画,是一无奈的呐喊,画出了一种悲怆。
    画画,是一精神活动。
   山东有一个人画的好,好像青岛画院的,记不住名字了。
   沙耆画的好,画的好,是因为他神经了,和沙耆有了缘份,年份也早了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四十年了,一想想俺的生命真是个和画画达成了生死契约,开始了收藏生涯。小小年纪在那个时候怎么会给吴作人写信,要他的金鱼。一切都是天生。
    喜欢的喜欢,不喜欢的还是不喜欢。从事艺术,是极其痛苦,不经过磨难,又怎么艺术?
    早上时段上海杜先生单独自聊,一名日《荒宴》,看其画面,无一点精神气象,还称《荒宴》我回日;“内心不纯粹,装"。
    那一年中国美术馆吴山明画展名日《重返单纯》甚是可笑,想返单纯就单纯的吗?
     还有那一年贾廷峰微信发樊州的图文,称:“隐士学者,”俺闲日;“看不见为隐,”出来了,还是学者,其中有诈,现在贾先生大呼,,,樊的画不见其精神,实乃是处心积虑。
    到广州陈炳佳先生送其画册,序为周韶华,刘国松所作,说的是不应,二位老先生,实不容易,先天性不足,想有突破,只是所处环境太好,在生活无忧,身体康健,生活态度严谨的情况下,进行艺术创新?没有其精神世界,怎会有画面精神,二位老先生一样的画面,太多的制作。
    我要画,
    我不得不画
   天地之别。
周韶华先生玩画的场面大了还大,刘国松先生玩以为了的世界之外。对他俩二位老先生的画,看不到一点温度。
  厦门张宏先生发了几张画来,名曰:卖,又问我画怎样?看其画面,回曰:差一节火箭,把温度测量的不差分毫,称有其十分之四的精神涵量。(待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红莲 2019-09-11 20:52
      艺术,说到底,是心的体现。心干净,画面自然干净;心精神,画面赏心悦目。作画的如此,看画的也是如此。不然,谁能看到画面背后的东西?
  • Tom-Wang 2019-09-12 15:58
    干净,一定是天天打扫,方可不染也
  • youhualiu 2019-09-15 21:13
    看文章说的有道理,但搜了某某刚的画却不理解您说的好画。 我没学过、看不懂,您可不必回复。
  • 申扶立1 2019-10-17 09:11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