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看到了画的温度 ____闲来话画〈四〉

2已有 205 次阅读  2019-09-15 22:13
看到了画的温度      ____闲来话画〈四〉
  绘画了的是事绘画
  派场过的荣华富贵
  饥寒交迫
  手艺人的那些玩意活儿
 真诚
 书堆里流氓之后
  月亮报警
  偷看了前世今生
              ____写给正准备著名画画的,这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专门卖画的先生,不再卖画,开始画自己的画,五十多岁的人了,幡然悟了,画画,才是自己的人间正道,从今后不再为他人作嫁衣裳,开始了自己的画家生涯,真正的字画收藏和干艺术活开画廊,百分之九十八都会画画,是上天赋予,是从骨子里喜欢字画。

    看到了画的温度,接上闲来话画〈三〉再无厘头的延续了下去,画画的那些事画画的那些活,境界与真诚,大阅力,人生的大起大伏,逆境中生命,境界了人生,什么样的人画什么样的画,考贝的灵魂的温度。
    探索与发现,在众多的画展中发现,寻找,不同的地方,同一样的经纬,千丝万缕背景资料的纵横交错,内在的早己定位,说上江苏宜兴的地方,艺术家的生长的厚实肥沃的土壤,树与树阴,在太阳下茁状,应是吴大羽之后的徐悲鸿,吴冠中,相反了认知的广泛,俗世的力量,名气上的差异,消声匿迹。好在世界的应有的合暗,总会有的公允,天空终可放亮。早有些年头,在中国美术馆看到吴大羽先生的作品展,激动的在画前来回走动,搓手,吴大羽先生的作品画面不大,却有着旷世的串透,整整跨越了一个世纪,走在了时代的前例,和林风眠先生有着不同的位置,不同派系,不解也解的清咧甘泉一脉的沉寂相通,吸的是一样的氧气,不禁地问了时空,为什么被世界遗忘在一个偏避的角落?必须等到多少年之后的吴大羽,林风眠原本应是并加齐驱,亮光的前后,感谢了历史不会遗漏。吴大羽先生的画的真好,灵魂的世界,连腊笔画都由上帝握控。
    黄河,长江,上海,北京,对称的生长,补差了的温度,均衡地阴阳,汇聚了众多的南人北相,如鱼得水,交叉共享。大上海不得不说上京剧的范由世相,关良,一位地底的不怎么身高,武生青衣,生丑末旦,笔下的灵魂荡漾,画的真好,京剧的那些活,前面的到了后面的跟上,艺术的事无法界定,灵魂自由地遨翔,记住了关良。世界是向前了还是退后,轮回,一切均到了节骨眼上。世界咖啡地图,上海人在细约,除了木心之外,还有一个人上海戏剧学院艺术系主任孔柏基先生,锐变的心脏的整体移位,佛系的开宗立派,一即是多多即一,一心向佛,如来界境,中美合心。
    看到了画的温度,清净光明世是,乌泱泱,二手书的人育了不衍殖的主,理论家的人,看懂画的太少,十四亿人的大国了了仅那个几人是真正的美术理论家,陈传席,郎少君,水天中,,,,老上一辈子徐邦达,启功,刘九庵,,,,其他者大都是美术史论家,书上的文字,书本上的眼光,缺失精神尺度的丈量,留在笔法,水墨,技法层面评说,不是平庸的文字,就是书读多了的失觉。可以放心,时代总会有大师的诞生,上天指派木心,引领精神去处,木心绘画文字双重证明,什么样层面什么样的图式,什么样的文字。横看成林侧成峰,局里局外,世内世外,国度,韩国金先生眼力一流,精准把脉,把那些著名画家老家的房子抄了家,挖了坟头,使之一个个原形毕露。
    看到了画的温度,在人还不知道刘知白的时侯,十几年前我便知道了刘先生,而且是近距离的,不知何故有人拿他和黄宾虹放到了一块?刘知白,安徽凤阳人,在贵州生活,画的也是相当,笔墨也是到味,属中上层面,切忌的艺术的事是不可比,现实主义的俗世观,看不到终归看不到,不可也不能妄加,刘知白先生和黄宾虹先生的是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事,仅是黄宾虹的学问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又加上他的收藏,生前生后名,综合养料比刘知白先生厚实多的多,刘知白和黄宾虹不是一二个台阶人的事,只是不知道怎么会把刘知白先生加进了黄宾虹包厢?
    看到了画的温度,是自己的事,是俺的无知的一家之言,是完全了我的自己的闲来无事。王子武画的好,不是因为了我和王老师有上那么一段近距离的关系所以说上,王子武是一位很干净的人,洁癖的相当,章盖稍微不正,都是毁了整张画,他的干净到了最高的境界,不要钱,不卖画。仅这一招,要够很多人学好几辈子的,最起码够齐白石学的,不要钱,是何等的圣人伟大。活在世上的第一功名就是不爱钱,王子武先生和毛主席一样,对钱不感兴趣,对钱的冷漠,是个什么样的概念?还有中央美院的李少文也不要钱,不卖画。把钱放下了便是真正的放下。
    看到了画的温度,是在不同地方,不同的诚市,在北京798贾廷峰那里,发现了侯珊瑚老师她画的好,大气的墨块散发着精神气象。
   看到了画的温度,已写到了四,不是严谨的散写,只对自己負责,真是不该如此散扯,不该这样文字,以为了谁,不知道自己的重量,算糖不甜,算盐不咸,算那个多了二个耳朵,赶紧地骂了自己,大数据时代,窃喜的现在的人很少看文字,清楚地知道不会有多少人看,所以俺喜欢写的长长的,看与不看都与我无关,几乎完全是自己和自己语言,对话了自己。上海的一位大大美术理论家,二十几年前看了他一篇抄袭的文章,打从那天再怎么也瞧不起他,事过了这么多年,至今仍然耿耿于怀。学习了王子武先生的话:“好,好,"是什么好?不知道,皆大欢喜,阿弥陀佛。
   横竖也就那么一回事,好画是少的,现在的世上找好的艺术家,真是不容易找,起源于许许多多的理论家,策展人,开画廊的看不懂画的多了去了,更有不少画画的也是看不懂画。不知道大师们的作品好在那里?为什么好?看不懂就看不懂吧,阿弥了,事不关己,高高掛起,世界那有那么周正齐全的。不管别人的事,自私的反正俺能看懂也就行了。有时侯写东西很想甩词,有时侯又很想长篇大论,向所谓的学术靠拢,自己写了自己通快,凭着看到了画的温度这一能耐,俺在寻找发现,时不时的与上对话,供养烟云。
  看到了画的温度,内心的干净,肯定画面干净。
   俺有其十米之内,便知齐白石画的真假,一眼便知,清楚的如同扫脸,不是画面,是了画面,是看了人,什么样的人画什么样的画,人抠,画面肯定了抠飕飕的。俺总是看不上齐老先生,不能怪责的他是天生的一位画家,全方位上帝的赋予,世界纷飞,再怎么了都是他了。齐白石老先生最后的年龄时牡丹图,炉火纯青,接天通地,大的精神气象。他的玩世的态度,一把胡子,倚老卖老,一辈子心思用在盘算人上,画面的经济的中药方,机关算尽,阿弥陀佛了,存在,就是合理,好话正说,历史的定格,总会有人出头,不是齐白石,就是刘白石,躲不掉,送不来历史早已有的按排。
   画画,是宗教那上的事,崇高的崇高,李可染的老实厚道,中规中距,愣汉里的实劲,不停的触摸,说上是探索,闷声不响的前进,画面即是心象,李可染没有欺诈,真诚的一视同仁,大好人,老实人,人缘好。徐悲鸿先生,画坛之宋江,有本事,无本事,做领导的份,热心,有磁场,凝聚力,能成事,成了事,画乃属于中上品,后期知道的马屁股才是体现马的骏腾。徐先生罪过是引进西方美术教育,把中国的美术教育引入深渊,灾难深重。
   齐老爷子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齐老爷子这一辈子给谁送过画?给委员长送过,给毛主席送过,给张伯驹送过三次,张伯驹没要。齐老爷子的那一套,没逃过毛主席的眼。
   徐悲鸿,齐白石,都属于生与死都是恰当好处,上天的妥贴的按排。
   林风眠先生是中国美术史上划时代人物,他的美术思想概念,影响拯救了一批人,从其潘天寿,李苦禅早期作品平庸的也就是清末民初常见的山水花鸟之作,看不出特别,(从其林凤眠家藏二位先生作品)
是林凤眠的美术思想 观念,才使得潘天寿,李苦禅脱胎换骨的彻底改变,才使得二位成为艺术大师,(待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红莲 2019-09-16 20:22
    什么样的人画什么样的画,考贝的灵魂的温度。
    上个世纪中叶,像关山月,傳抱石的山水风格,披麻泼墨畅快淋漓,一改陈君壁,吴湖帆等,冷峻的,延续清四王的似古风格,翻开了山水画审美的新一页。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