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看到了画的温度 ____闲来话画(五)

6已有 225 次阅读  2019-10-08 11:59
看到了画的温度          ____闲来话画(五)
    看到了画的温度,接上了(四)的继续,喝二锅头,吃南疆的羊肉,写秋水文章。艺术接嫁于美丽哲学,黄河流域,吃饺子沾了醋,北方的山巍峨,黄土地的厚实,滋养的南人北相,艺了术,一茬人一茬人的自然天数,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音符,一代人又一代人的颠颠覆覆,世界,几副扑克,西安重镇,有殿堂人物,黄土高坡画画人是画画人的归宿,一方天地一方水土,尘世间的几多风云,大气磅礴,胸怀了天下,一抹那树,写了春秋,不得不说的林风眠先生,慧眼识珠,生命有了潘天寿前来报到,从此后几多风云几多愁,恨爱相加,恩恩怨怨人生悲秋,老死了不相往来,提前退场,怕彼此的生命有了眷顾,孤老终身,有雁孤行,全是因为了艺术。没有林风眠,没有潘天寿,高人者高人,思想凝固,那一天的早起,膨胀了心智的一张又一张的牌术,相互折磨,内心的撕咬,生命了的艺术,艺术,必须了孤独,几十年的恩怨从不外露,外面的只知道徐悲鸿,刘海粟,天敌的一对,惊人的相似,在研讨会上牌子还在,因为了刘海粟提前辞去人世间的一切职务,人生,那一个不是二败俱伤,牢狱里的伺候,注定了磨难,注定了孤独,不坐牢还叫大师,刘海粟的黄山泼墨,死了,走了,去了,谁是知己?谁是朋友?艺术为敌人而生,艺术,永远都是少数人的游戏,潘天寿得了林风眠的思想精髓,大气,霸悍,艺术,从骨子里渗出,灵魂深处,林风眠,潘天寿一等的大师,一等的知己,一等的敌人,只道是月到西湖,埋在心里的沉默。西土瓦平语录:好日子,是最大的精神污染,人生借助了革命因素,不同方式,同一样的归宿,林风眠,潘天寿,艺术的永远的大师,美术史上的丰碑,千古。是等的我的思维,再看西湖边的杨柳春风,吴山明,刘国辉,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没有对错,三潭印月,西湖水浪打浪,是忧?是愁?
    时代的定位,时代的局限,吴山明,刘国辉,是甜,是咸,看后来岁月提炼。
   西湖边的吕凤子先生,南山旁的曾宓先生,那么好的湖光山色,倒是我不再有新的发现。
   凤先生远去了,历史不会遗漏,看淡了世界,心怀了天下,高古,超越,是一方净土,太多的精神因素,心是佛祖,心手合一,识得天下。
   综上的林风眠,潘天寿,美术史上的丰碑,前面的没有,后面的曾宓,曾宓,为什么画的那么好?萦了多年,咸鸭子下了咸鸭蛋,怎么画都是好画,画面总会出现我心头的紧缩,画的好,就是画的好,言说不了,是他画的,又不是他画的,很想走近他,探其原由,已不是修养学养层面,他可以画无穷的画面,画到那意到那,不是肆意的蕴含不可言说的那个世界的下凡,那墨色的不明不暗的阴韵,彰显着天籁的温度,走了大江南北,十几年了,在黄山岩寺那个地方的发现,我的心告诉了我自己:画的好。
    看到了画的温度,是一种感受,是其背景,是其境界,是其干净,是其了天成,灵魂迸发,独自成俑。好多的不是凭空,内心的煎熬咬了牙之后的岁月的一步一步,精神的走向。
    一方水土一方人,生长着艺术的老人,炉火的
   思想慨念上的根本变化在我的旧藏中,潘天寿,还是潘天授时,从赏识到画敌,致而成就了潘天寿,林风眠做校长,邀潘天寿教务长,后来由中西的学术争论,兑现了上世的宿敌,林为伤心处,被赶下台,潘为校长,林潘之间的恩怨,精神处灵魂短兵相接,
    画画的群生的区域性,产出了大大小小的一批又上一批的画画的,生命中的元炅,天就的。
   江山,河山,厚土,阳阴,经经纬纬的纵横交错,艺术了是一真诚,宗教的顶礼膜拜,执着,一辈子执着,不生不灭。
   西安的崔振宽先生,点状焦墨,有其精神气象,辐射
 界点生命的张合,另有温度的刑庆仁先生作品,有其精神气象,常以错名,文已经文,不可遗漏纳入温度行列。泱泱的黄土成派,巧立名目,名利场上 过度的看重,沉寂者甚少,技术层面上的形式感,与之厚土的地气大过相庭,向前追溯赵望云先生,石鲁先生,何海霞先生,开派立宗,石鲁先生必然的生命精神筑就了艺术生命的源头,自然燃点生命,刀劈山河。接下来的论到王子武先生,刘文西先生,不须多言的干净者干净,朋友是天生的,敌人也是天生的,相互感谢,温度的自然温度。王子武先生的出走,李世南先生短时停泊,似乎是一码头,江湖味的浓烈。一脉一承,厚土的气充满天空上的云,天下霸王天下侯,
     看到了画的温度,轰轰烈烈,浩浩荡荡,温度者寡,刘庆和先生,男人,很自然的李津先生,缺一不可,是其土地的养料丰厚,淮上基因的散荡,不得不是温度,寻常百姓,长得的确不是怎样?却有温度感光。艺术,是个范,是一精神长相。
    借用“仰苍苍之色者,不足知其远近;况视听之外,若存若亡,心行之表,不生不灭者哉。”京津是派,合一而一,上海,苏州,广州,深圳,烤热了距离,地行中轴,没有香山红叶,那来李可染先生的《万山红遍》(待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红莲 2019-10-08 12:50
    曾宓:“没有锐气的工艺,没有激情的功夫,没有创意的开拓,必致绘画艺术沦为庸常的工艺化,是伴随一套技术成熟、僵化的尴尬,是慢性自杀。”
  • 赵术经 2019-10-09 20:36
    学习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