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看到了画的温度 一一一闲来话画(六)

2已有 144 次阅读  2019-10-09 23:43
      看到了画的温度       
                     一一一闲来话画(六)
    接上(五)的颠三倒四的内在联关,从里到外,直接了关于了常玉,关于了常玉的画,人间天上,常玉画的真好,表语是一种精神,百分之九十的灵魂长相,远在于赵无极,朱德群之上,已非人间画事,直接内核,叩人灵魂,艺术万岁!万万岁!人世间那种残酷折磨,和钱发生关系的总有挂碍,心里不可避免的多了一分心思,减弱了心和天上的联接,要画,不得不画,不画会要死去,饥寒交迫,女人的味道,由富到穷,少年不知愁滋味,天空者天空,画画与世界无关,富裕,贫穷,金钱,女人,好女人,情感撕咬,碰撞,过惯了好日子的生活,渐渐地走向衰落,朋友散去,女人出走,精神高耸,多的是双重物质与精神的碾压破碎搅拌,唯一的通道,唯一的出口,注定了艺术,注定了身后,公鸡下的蛋,公鸡又为什么不能下蛋?灼热的,看到了画的温度,通灵了,无懈可击,1,98亿,世界被烤的通红,常玉是谁?世界艺术的天平上,价值判断和判断了的价值,价格的记忆,超乎了人们的想象,假如中国的拍卖行?另当别论,虚假的是另外的拍卖纪录,艺术,与钱有关与钱无关,艺术了艺术,是一载体,价值判断,是一指数,好的作品,艺术界上的重量级人物,炳彪史册。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现实主义版的炒作,现炒现卖,时代了的今天,感观上视角上,臭皮囊总是千篇一律的,不能视其的出发点的原初,清楚的是孔方了兄,艺术不再是艺术,形式主义,抄袭者泛滥成灾,心胸广阔,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人物,上不了谱的永远上不了谱,艺术是为了艺术。
   关于了常玉,还有所谓艺术美术博士,教授的否定,知道了美术理论界的浅显,庆幸的是书读的越多越好,蒙了一层又是一层,看不懂画是其致命的短板,又怎能看懂画?心灵上的事,不在一条线上又怎能一个懂,心不能直达,又不可能直达,什么层面是什么层面的眼光。陈丹青先生的虽然愤,但是他是有愤的资格,基本点他能看懂画的好坏,长了一双好眼睛,能看到了画的温度。
   什么层面写什么样的文章,什么层面画什么层面的画,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
   从其眼前的熟悉的近距离的画坛扫描,安徽的何南雁先生,朱松发先生,有其百分之四五十的精神温度,何南雁先生用其生命去画画,一辈子执着,不许置疑,艺术是百分之百的害人之术,毕其一生之功用,颠沛流离,无家可归,灾难深重,孤独者孤独,一生献给了艺术。朱松发先生墨块心垒,一种精神的张杨,三五十年之后,埋入现世中的定时冲浪,人生的事,朝前或提前,看到还没有发生的明天,发生的之后,便是了历史。
   转向湖北,周昭华先生再是怎么,似乎注定了先天性不足,太多的想法,为形式而艺术,一张小小李青萍的瓦楞纸上画,便可击毙周先生的全部,虽同属抽象,却是在二个层面上,湖北省有了一位李青萍先生,便有了湖北美术界擎天支柱。
   天冷了,因为了下雨。
   云,是怎样变成雨的?
   不去考虑成因。
   关于了仅有的机关活动,不去淌水的温度,思维上的反的快活,骂的快活,一个无眼的幸福快感,怎么都不会称心如意,心窥世界的阴暗,鲁迅心态。
   艺术,是一宗教,灵魂摆渡。
   不该在这个时间写上常玉,应该是个不应该,合流的事,还煞有其事的在上海的微信群里对杜先生说上几句:“换个地方,移个时间,无法准确自己,心律的快慢,,,
口味,没有标准,只有习惯,那些年,常为吃饭不悦,西餐,总是吃不下去,口感上不了轨道。
北京第一届画廊博览会见一女人花300万买常玉的画。看常玉的画,心口紧缩,说不上来理由,只知道他画的好,不是一般的好。上世纪七十年代未,法国的吕霞光给我来过信,寄来了他写给吴作人的信,后来知道了赵无极,朱德群,常玉,潘玉良,
    第一次见常玉的画,激动异常,心悸,远远地有一声音告诉我,画的好。“
   好在是因为了艺术,否则则是另外一个式图,人性方面的事,从事艺术和进行收藏大白的说:是一种病,进画廊,进美术馆,进博物馆转悠的人,毕竞是个小众小数,艺术这个挡口,进来和不进来,属于上天挡案的记录,跑错门的不多。
  人生本不该艺术,苦大仇深。不应该把火侯调到价格体系层面,都是关于1,98亿的事,在微信群里回复:“
   艺术这个活,似乎了必须贫穷,什么的降于斯任
收藏,如同人去赌场一样,大多数有钱的会去,买艺术品也同样也是一个出口,好像是一必然,不过只是少数少数人的事,如常玉的画,此乃上苍之作,天下的事,莫过简单二字,常玉画的裸腿,“曲径通幽"会想的很多。石虎先生画的背景坐的女人,到味处的是屁股下的水渍,绝处的妙,青春四溢。
   大道至简,越简越好,至于其他的商业上的事,艺术的尺码,世界有个标准,常玉生前如果得此会更加分裂,出轨处总会带着下个世纪的梦,用这话哄骗了不少女人,这是艺术家的魅力所在,总会叫身边的女人时不时的看到希望,艺术的盅惑性所在,在现实不兑现时,说全是垃圾,不少人身边的常常后悔直跺脚。
   那买画的人,肯定会到场,拿了上个世纪的入场卷,认准了要花上1,89亿的大价格去买,是一种高兴,是一种满足,一场戏而己,一场人生的游戏,天下的事不是无缘无故。"
    市场上的事,是脱光了衣服,裸体的精神内核深处,不可避免的受到垢污,这个世纪翻唱那个世纪的歌,艺术的功效是如此的占领好几个时代,有着余温,稍不注意就会熊熊燃烧。(待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红莲 2019-10-10 20:43
    常玉,近一百年来中国最有才气的画家。常玉,一个边缘人。
    常玉:绝笔之作《孤独》,几天之后,他打电话给友人,“完成了。”那是一只极小的象,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中奔驰。常玉用手指点着小象,微笑着说,“这就是我。”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