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吕霞光 从我的记忆中向我走出来

3已有 161 次阅读  2019-10-20 12:02
吕霞光   从我的记忆中向我走出来
    去年的10月27日的微信,我发了蒙克的画,常玉的《腿》,还有巴音博罗的画,一年之后的时间,常玉画作拍了1、98亿元,价格和价值结了伴,在时代的时代晃了不小的动静,骚扰了门里门外的人一阵唏嘘,常玉又创纪录,常玉的身前,常玉的身后,整块的金银,砸出了一个深坑,溅射出了人在世上的响声,这响声的宽度轻松地霸占了几个时代潮流,彪了世道,被人津津乐道,记入中国金融史册。人生的事,人生的意义,多少年之后,名字镶嵌在历史长河。在光感的遂道里,一茬人一茬人应呈一个那对应的时代,活到了自然脱落,活到了名子有了记忆,人的份量轻重,有着前后百年的历程,人生着实地活过一番。百年巨匠,人们还没忘记,似乎陌生又不陌生的常玉,一身的成就,一身的传奇,永远的势子不倒,架子不下,认认真真的活出了一辈子透气,精神,干净,活到了死后仍然可以制造出活着人世本命的幸福。中国,法国,巴黎,南充,大跨度,上个世纪的财富置入这个世纪宝典,一个时代的大本事放到了下个时代证明验身,买断了千秋伟业,在四川老家的家谱上有上家族的荣光,光前裕后。人活着世上最好现世能搞点动静出来,待到下个世纪还可以泛出浪花。
   碰见了风云际会的年代,生命时刻表上,常玉的画的出现,不已平常,还有收藏的意念,已是不该想事的年龄,暮年途穷,自个不去惦量,还有这等想法,有上那么一点荒唐。
    深秋里的天,天高气爽,因为了常玉,强烈的想到巴黎过上一段人生的生活。艺术,极其诱惑的三从四德,因为了常玉,远在法国巴黎的吕霞光,从我的记忆中向我走来。
     吕霞光,中国绘画界,上了年纪的画画的都有记忆,法国的吕霞光,和我也算是老朋友了,没见过面的老朋友,吕霞光生前知道有一个叫西土瓦平的这个人,他写给周克强的信由我转交。
     如果不是常玉,不去回想起泛黄的久远,深信了缘,深信了命运中的按排。上世纪的七十年代未八十年代初我和法国的吕霞光有过交道,他从法国的巴黎给我来过信,这一段我的经历,可为有上大的年份了,四十年了。
    吕霞光先生,安徽临泉人,留法著名油画家,旅居法国巴黎,为中国的美术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是和林风眠,徐悲鸿,吴冠中,常玉,潘玉良,王熙民,赵无极,朱德群,,,那一群,那一拔来自中国的艺术家一支东方系列。吕霞光是一名油画家,后来不画了,和古董沾上了关系,开始了捣腾这方面生意,有鉴赏家的称号,他在巴黎国际艺术城搞了场所,专门为中国去法国巴黎的画家提供吃喝拉撒唾,在法国画画采风创作,一切开支均全有吕霞光支出。全称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吕霞光工作室。"
   我和吕霞光未曾见过面的知道,溯上的缘源,是上那么一点意思,上世纪的七十年代,我在安徽合肥市省农机公司西门仓库看个大门,闲着有着大把时间,没事写写字,画画画,看看书,悠闲自得。有上那么一天,在合肥市市中心的省政府大院的对面,安徽省政协门口,一边等着3路公交车,一边看着省政协门口的橱窗里的宣传。那一年的那一天的那一期,是宣传包拯包青天墓出土发现,橱窗里一张包公墓碑的大照片,包拯墓碑是篆书书写,有几个字我不认识,刚好旁边有一戴眼镜的老头也在看,我便问了他,这几个字是什么字,旁边的老头一一告诉了我,我佩服他,说了好几声謝谢,我又问他是做什么的?他支支吾吾的不是正面回答,他只说他是刻私章的,他又说,他在一颗米上能刻一百多个字,我感到惊讶。后来的后来,我把他接到了我那里和我一起住,和我一个被窝里,抵足而眠,他叫周克强,是我国著名微雕家。他那个时候是没有平反的右派分子,他是从宁国县来合肥上访的,再后来他的右派分子的帽子也摘除了,获得了新生,在合肥举办过微雕展,在合肥的日子他吃住全在我这,那时候想方设法的为他那些微雕作品寻找销路。他告诉我,他儿子的舅舅叫吕霞光,是位油画家在法国,周克强当时他给了他妻舅远在巴黎的吕霞光写了信,寄出去的邮资很贵,周克强没钱,是我出的,好像是一二块。过上一阵子巴黎的吕霞光回了信,他回的信是写给我的,由我转交周克强,后来前前后后来了好几封,我是在那个时侯知道法国巴黎的有一位叫吕霞光的人。几次吕霞光的来信周克强都给我看,吕霞光为周克强的事挺上心的,还专门写了一封他给吴作人的信,叫周克强直接去找吴作人,那时候上北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有盘缠。后来周克强又给吴作人写了一封信,连同吕霞光写给吴作人的信一同寄出,后来吴作人还回了信,大慨意思是微雕作品销路也没销过,还提出了微型油画。后来周克强在创作微雕作品的同时,还专门创作了微型油画,好像还寄给了吕霞光,想叫他在法国想办法卖掉换钱,大慨也是此路不通,尚记得我还给北京荣宝斋写过信推销周克强的微雕作品,北京荣宝斋业务组还专门回了函,这回函连封带信都还在。
   有上那么几次我和我的顶头上司胡明之闲聊天,我说到吕霞光,胡主任戏言:安徽人的西土瓦平了不的,法国的吕霞光也认识,中国美术家协会办公室主任胡明之告诉我,中国美术家协会只有二个工作室,一是吕霞光工作室,一是韩美林工作室。       

   常玉,吕霞光,串串连连,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生命岁月的流年,一个缘字,贯穿着生命的过程,闲时从记忆中调出来,有其人生味道的纯甜,翻开了那已过去的岁月,生命是个什么?清晰那么一点记忆证明,与艺术关联。
    好多的说起了是一场人生的际会,约了生命中的预约。
    吕霞光和我那间接的缘,我深信了缘的起源,上帝的按排,生命所走过的是那个时间,那个点,那个地方,怎么也逃脱不了。也是因为了周克强,四十年前我就和沙耆结缘,一个缘字叙说人的一生的前前后后,真是有缘,写下了人生艺术那个方面点点滴滴,生命注定了与大师有关,与艺术有关,我与林风眠,我与徐悲鸿,我与沙耆,我与陈立夫,我与总理家渊源,,,
   因为了常玉,吕霞光从我的记忆中出来,常玉画的真好,安徽省博物馆的潘玉良作品陈列展,我看了几十次,真是说不上真正的原因所在。又不知生命中总会出现大师家的亲戚,我与徐悲鸿,怎么和孙多慈还沾着不太远的亲戚,徐悲鸿的女儿是我一很要好朋友的岳母。说来了的缘,无法解释明白,我还知道林风眠潘天寿的恩恩怨怨。是收藏,是艺术,是生命中的必然。
    常玉,吕霞光,因为了常玉,想到了巴黎,四十多年前的事,吕霞光从我的记忆里向我走来。
    怎么会有了巴黎的情结,原本通过一墨先生叫远在巴黎的朱德群先生给我题写:“西土瓦平纪念馆“结果忘记了跟踪,朱德群先生走了。全是巴黎那些人和事,不是似乎中国的政治,艺术生命线是从巴黎起源。
    还有吴冠中先生,法国巴黎是生产故事的地方。
   四十多年前的我一毛头小伙子有上一段巴黎间接的故事。
   因为了常玉,记忆的封条慢慢自动脱开,吕霞光,从我的记忆中向我走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红莲 2019-10-20 20:07
    最近几个月,老师总会想起故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