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章红楓 这个流氓 ____写深圳画家章红楓

6已有 332 次阅读  2019-10-22 15:53
章红楓    这个流氓       
          ____写深圳画家章红楓
    
    带深圳电视人师春丽老师去看章红枫,师春丽老师提出,给章红枫做个专题片,章红楓当场拒绝。
   从酒疯子开场,章红楓,这个流氓,晓起晚来,对酒当歌,喝酒,画画,酒的故事,章红枫始终处在画画的时候,光阴或许短暂停留,笔墨之外,演绎着不可言传的风流,好一个流氓,章红楓。
    章红楓,这个流氓,被酒的事深陷其中,不近人情,不知转弯,不管时间,场地,不管人多人少,拉个板橙陪伴喝酒,画画,骂人,骂安徽人骂的厉害,因为自己是安徽人,说安徽人嘴总放在别人身上。骂河南人,骂的凶狠,因为他老婆是河南人,又因为他不吃面。
   章红枫,喝酒,骂人,画画,除此之外,在外面横冲直撞,在家里顶天立柱,大自由,大散漫,大流氓。
    怎么也不知道会写上《章红枫,这个流氓》
    在深圳这烫人的土地上,如不去仔细成本核算,还真不知道岁月原本就是个流氓,在流氓的时空里,虚心假意,一个个粉气的男人,贵族上粉尘,娘娘的粉腔,禁止抽烟,喝酒不会划拳,整天的小资产阶级的诗和远方,干瘪的全XX的不打架生瓜蛋,大大的世界,流氓都那里去了?
    今年的春上,章红枫,这个流氓,喝酒喝吐了血,从医院刚出院,喝酒。
   给我斟上,自己斟了,喝酒。
   “你不能喝,刚出院。”
   “喝,喝死一个X。"
   抽烟,喝酒,不吃菜,流氓画画的章红枫,那一天我怎么会想到了傅抱石?
   章红楓,这个流氓,吐血了,不要命的往死里喝,算不算流氓?够不够上等流氓?只有流氓才能如此这般,章红楓,真XX的流氓。
    流氓,中国的汉字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流氓不可多得的称谓,世界需要流氓,如今杜月笙的血,白散在江湖上。
    流氓远去了,一个个哭爹喊娘贵族,言谈举止的名牌外卖的派场,一阵毛毛雨,一把掌下去,“操XX的,知道贵族长的啥样?"
   章红枫,这个流氓,流氓的比流氓还要流氓,能喝酒的人,远远的跑了,画画的,一个个回头张望。酒疯子加了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时不时的把章太炎挂在嘴上,姓章的有此丰碑,与章红枫有甚鸟干?借此张扬章家的风光。这个流氓,喝酒习惯坐在大位上,放屁站在风头上,不让人说话,胡天海吹,不全是酒话,酒话里含有着哲学思想。他总在庄主的位置上赖着不动,满嘴脏话,天空翻浪,敢把太阳踩在地上。喝酒,骂人,下了酒桌,开始画画,画完画,
“这张画你拿去。”
“这张我画的好,送给你。“
   章红枫这个流氓,出手大方。
    画画,画出人间的情义深长,只是钱派不上用场。章红楓,这个流氓,以画画为生,在深圳这个地方,坚绝的不为钱画画,认认真真的潇洒的做个做地炮的流氓。喝酒,画画,画完画送人,一个彻头彻尾的无产阶级流氓。章红楓,这一地道的流氓,喝了一辈子酒,画了一辈子画,是画家,是酒徒,是流氓。
   章红枫,这个流氓,职业的流氓,拿一技笔闯了深圳,流氓的本事,流氓的胆量,没把其他画画的放在眼上,地道的专科,地道的流氓,上大学被学校开除,从此肆无忌惮的开始流氓,流氓有流氓的本事,心底善良,真诚,真心,真意,在江湖上茁壮成长。
     岁月的一段风景,生命旅程的际会碰撞,艺术的天地同歌,乡党的章红楓,有着二十多年的交往,一幕幕的时光,喝酒,一人十分钟的说话的权力,废除流氓的程章,俱往矣,全是二锅头的份量。一帮的老哥们,严南麟,郑武华,王荣昌,远去了岁月,远去的悲凉,人生还想怎样?一辈子了,到那还能写出多少人生壮丽的篇章?严南麟走了,严南麟遗作的画展上,章红楓的眼睛含着泪光。
    章红楓,这个流氓,从那边的世界回到太阳的身旁,流氓彻底的变了模样,干净的没有人间的尘香,换了人间,大切换,荷花是荷花的温凉。
    章红枫,这个脱胎换骨的流氓,是上那么一天,静静的,净净的,明月梧桐,回头仰望。章红楓,这个流氓,不再喝酒,不再骂人,睡了,画了,画了,睡了,无意识的心随太阳,画了心里的月亮,那一天我写了:
 “  干净 
  从心里出来没有阻隔
到达纸上
流淌着思想
还溢出
气质女人的芬芳  ”   
      怎么会写了《章红楓,这个流氓》对面的章红楓,很识认,又糊模着,心里有的远远的风云磅礴,世界七横八竖活着躺,垫了被子,一层层加高,嗷嗷叫。若不有一根线系着,生命的面孔会长成另外的锦绣。需要着是另外一种力量,用自己的血,自己生长自己的力量,一种精神加固,外加一身流氓的皮囊,流氓,流氓,大千的界,一个太不好做的流氓。流氓的章程:有产的都不算流氓,坚持XX下的洗礼,一处风景,二段时光,别样的景致,光阴转角,做一个XXXX的彻头彻尾的大流氓。
    章红枫,是个流氓,章红枫,这个流氓。
     一辈子了除了喝酒,就是画画,喝了一辈子酒,画了一辈子画。画画是了生命,喝酒,画画,灵魂相依拘留所。
   喝酒,画画,醉生梦死,喝成了大病膏膏肓,喝酒,死不改悔的喝酒,终于去了那个国,这个不怕死的老流氓,重症监护,唯一走回出来的章红楓,不喝了,干净了,余温点着了暖暖的泪落,疯子不疯了,尔雅,画画是了画画,行径温存,淡淡的幽香,浅浅的深厚,一改画面,宁静,全然的拂面清风。
   章红楓,这个流氓,我实在找不出比流氓还好的字眼,才能很很地痛彻这不怕死的流氓。
   章红楓,这个流氓,是位画家。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