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关于陈子庄 草生弥简

1已有 203 次阅读  2020-05-28 21:23
关于陈子庄   草生弥简
    无聊的上上了生,落草为寇,苟且搜身,草生弥简的神经和曾经打死过人的石壶先生,画画的好,与从牢房里出来后有甚相干?艺术出发前的沐浴更衣,艺术担当,狂傲的眼中无人。
    灵魂的安眠,不问泛泛众生,六通之外,单一的是一种精神暗语,饺子汤是一碗下酒的汤汤水水,找个地方切蹉,拳拳击中,打死过的人的人,又怎么可能平庸?亦文亦武,水墨一生,狂妄的把宋大皇上贬的不值一文,动物标本。精神领地,只是后来的平庸者认为了平常。高人者高,陈子庄画的好,风水家园,精湛国术,一滴水滴到了地面,一滴水滴到了水面,响声不一,水在空气中的横切面冲撞,接受融合二种不同的结果,从核心发射,到嵌入芯片,霎那间,既是一种永恒。不禁发问怎么会有了陈子庄先生?草生弥间先生?借用涅槃生涩的字眼,层层剥落,尽收大好河山。艺术,一个真诚,真情,胸襟畅阔,一览无边,用灵魂的眼看世界,画面的真真切切,动用量子光纤,一个世界与另一世界撕咬对角。
   生命中的一厢情愿总是卧心尝胆和孜孜不倦,万事一个理,万事一个通,艺术无处不在,前因后果,湿气,局气,大气,花椒,赤豆,薏米,刮痧,拔罐,泡脚,终极的一心一意,走自己的路,感受决定了存在。生孩子是自己的肚子疼,万不可人日亦日。什么境界,什么艺术,什么层面,什么认知,生命的方方面面,全方位,没有感觉,无法说爱,血液在生命里激情澎湃,高压的胸中窒息,放在心里是病,泼在纸上是画。
    一场酒,想到了海,一点水,便知了世界,麦子和面包有系统有机联接。画画,想放在前面,心画也。云是怎么变成雨的?纵横交错,千变万化,一个太阳,一个宗旨,精神指导一切,在精神的世界里享有一切,指挥贲门血气可关可开,温度调节,精神闪烁折射,怎么画都是对的,陈子庄先生的淡淡几笔,不经意的点画涂抹,意外内心块垒一个通道超迈逾越,至而想到了木心先生,一笔一画,绝不是没有来源,下笔处,无限的世界,淡淡然,是了天外,一首人间悲欢,一曲新词,一个世界的精神论概。
  关于了艺术,一语道破,一个真诚契合,真诚了还怕不是艺术?再看一看孩子们画作,万里长江横渡,灵魂画面,其他的上不了日程按排。有一阵风吹来,那是西方的,西方是了西方,东方是东方世界,上帝造了人,揑把几个黑白黄的类型出来,左脑右脑,西东二方生极,天空上的云,云上云,层层面面,道可道,道中有道。一花一世界,学术的本身就是个谎言,层层加码,裹了又裹,企图取代无法言语的感觉,说不清楚的道不明白,心抵达心的正确。不需要证明,不存在系统理论经验模式,上帝阿门,西方大学的神学系,坚强的任何不可替代。伟大的东方文化,自信的五千年积淀,易和玄,精神代表一切。无穷大的世界,无穷大的题材,不草生弥间,谁又可以代表绘画世界,灵魂的加固,方正是圆,通灵的画家不需要美术理论的指导制约,有其天上的开关按钮,不可遏制的从心里流出,肆意横达,收笔处收笔,恰到好处,上天就是那么慷慨,草生弥间的画不可能重复,天的事,方和位是精确的百分之百的计算方式,臻化一完完整整的画面。顺提徐虎先生上不了道的下四低三,草间弥生画画的那些事,掩盖住的替身,是她的所为又不是她的所为,幕后是谁?道可道,那是非常道。论点,论据,科学方法论,上帝无处不在,南无释迦阿弥。借用湼槃的字眼,不需要去说个明白。
    博士,教授,美术理论家,心安全放下,不需要动用。天壤之别,XX上学的时候,X在监狱服刑,XX在挑灯夜读,X在歌舞升平,XX正襟危坐,X大病缠身,XX站上讲台上人模人样,慷慨陈词,X在寺庙里礼佛朝拜,XX合家欢乐,X沿街乞讨垃圾桶里觅食,,异工同曲,殊途同归。
   后来开始了画画,认识浮浮浅浅,画面怎能一样?
   话题需要挑三捡四,多余的标点符号,一样的字不一样的意,删繁就简。写给了自己,放在心里不是好事,艺术,周易,玄学,信不信是你,与世界无关,自己的世界自已玩。
   这个时间写上关于陈子庄草生弥简有点荒诞,此时此刻,只准一种声音,挠乱军心的枪毙,同志们勇敢向前。心存善良,少点埋怨,真是一个不容易,非常时刻非常时期。2020,庾子鼠年,千年灾难,祈祷,阿门,阿弥陀佛。
   艺术只是了艺术,那方面的事那方面的人,学术应该只是一个副业,用上了术语,咀嚼别人的剩下,名其美日,世界是个方程式,一半天,一半地,一半人间,赵钱孙李,弗洛伊德,草生弥简,远去的陈子庄先生,大境界,参透了水墨,句句拔乱反正。
    一时的兴起,一时的经神,不去究真,一天三顿,一日一餐,饿了才吃,最基本的生活态度,决定了上天入地。臭咸菜烧豆腐,美酒加咖啡,只是闲了,不言语骂别人脑残,有人在群里从不说语,难道他不在人世?
    喝酒去,三纲五常,才子佳人,佛洛伊德,草间弥生,是了通神又了神经,干净,洁癖的人,不停地拂去人世尘埃。
   艺术,是病的根体,不排放难以生命。
    本文只是就陈子庄先生草间弥生先生,怼一下不懂的人胡言乱语,阿弥,是一善意,多余了。
    放下,搁笔。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