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闲话北京潘家园

已有 192 次阅读  2020-06-01 14:29
 闲话北京潘家园
   大约在十几年前,在潘家园一大伽家中,等着大伽回来,和大伽四五岁的小女儿说话,问她长大了干什么?大伽的小女儿欢喜的回答我:“长大了捡破烂。”俺并非杜撰,小女儿的爷爷收纸箱旧报纸,她爷爷有一次闲聊中告诉我,他有一次收旧书报纸中夹带了一个黄布袋,里面是装着有外国人头的花钱,过了好几个月之后拿到银行去问,才知道是美元,总共伍千块。文章以外的补贴。
  闲话北京潘家园,闲话,漫话,全XX的废话,扯淡,聊天,喝点小酒,胡X的扯的快活,几千年的排位:仕农工商,马云先生所到处的前呼后拥,世界XXX的到了极点的不正常成了正常,有钱人上了主席台,突发的想:联合国秘书长,叫比尔盖茨来担任,比尔盖茨秘书长,全世界一个品级,统一的品相。马云先生很像是捐一个四品顶戴,赢得地方上的如此礼遇,特朗普商人总统的当下时光。
     地球的东西之别,经纬有度,人种之分,吹拉弹唱,乱码朝纲,一个黑屏的世界,毫无一点点色相。
   山河锦绣,人物风流,玄机正中,直奔了主题,说上北京潘家园,市侩的往世俗里,咀来嚼去,往死的狠狠地说,以钱论道,XX养,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富人天下,姓氏的族长,也要族里有钱人来当,有钱就能一切,违反天道,真XX的稀皮黄梁。
     闲话北京潘家园,以点代面,以王富先生,放大北京潘家园的方方面面。在北京潘家园摆地摊的王富先生,一脸高光,在北京住的是四合院,永辉光照。王富,有腿疾的地道的山东农民,一不小心,挤身于亿万富豪的排行榜。大时代,英雄不问来处,光明正大的非人事进制,无不良前科,无原始犯罪记录,在光辉的时代下,王富生命中期待已久,财富来自命运的必须肩负,富人焉有种乎?农民,流浪汉,干瘪的先天性不足,无法有近水楼台里应外合的力量,干干净净的光明磊落。王富先生,从摆地摊到亿万富翁,或许只是一桩个案,却放出了光明视线,横竖也是世界上成功二字完美善良最为感动的诠释。单说的王富人的干净,钱的干净,直道是乾坤几重,令他人汗颜炭涂。摆地摊的住四合院,说上的不是鬼话,也是鬼话,潘家园似乎是开天胜境,财源滚滚,呈祥献瑞,王富就此发达高歌。北京潘家园有破烂王称谓的王富先生,已不是旧日的世态炎凉,递进成北京四合院深山情况,鸟枪换炮,诺大的钟鸣鼎食之家。摆地摊的住四合院,慨念化的精确论证,无任何逻辑推理可言,一个摆地摊的凭什么住四合院?反问日:凭什么又怎么不能住四合院?市俗的一塌。
   闲话北京潘家园,没X事的写的玩,纯属文章自娱,潘家园的旧事,自己逗着自己乐。故事的开始,故事里的主人翁以及发生故事的地点,在北京潘家园,说上王富是没人不知,无人不晓。王富先生,说起王富或提到王富,京城里收旧家俱旧电器旧书刊报纸的收破烂的王国里的每一个成员国,无一不竖起大母指称赞,为人忠厚,善良,义字当头,从不食言,值得信赖,直至现在还没有听到一人说王富不好的。全北京城收破烂的,收旧货的,收到了字画全都会往他那里送,要三十给五十,要八百给一千,买卖之间从不贪婪,各赚各的钱。随着王富财富的不断地升级,还是那个底色,从不让人吃亏,放平的心境,仍然摆个地摊。王富,山东人也,当年一个人从山东流浪到北京,从捡破烂捡到几本集邮册开始,开始了他人生的故事与传奇,二十多年过去了,王富以拾破烂作为人生的起点,开启了从穷人到富翁岁月历程,从身无分文的流浪汉到身价过亿大富翁,人生的生命角色在北京潘家园得以彻底大转换。今非昔比,不再饥寒交迫,居无定所,感谢了时代,感谢了改革开放,感谢了生命,感谢了命运,大财富如期而至。从山东到北京,天降下来的财富,严严实实地落在了王富的身上。王富,潘家园的老资格,和潘家园同时生长,从那一年王富在潘家园以捡破烂,摆地摊过生活之后,潘家园旧货市场开始了从小到大,从零星几人到人声鼎沸的各类收藏品的批发大市场。一场变革,一场革命,一场翻天覆地。如今全中国各地的中原农民的假古董,假字画,假玉器,假石雕,文物,古玩所有的假,都是从潘家园批发出去,膺品假货在这里是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批发出去,由全国各地的专门贩卖假古董中原贩子再散播全国各地古董市场。潘家园,北京潘家园,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名播遐迩,声名国内外,不去究真真真假假,北京潘家园仅以人们就业这一项,简单的估算,一个北京潘家园养活了多少人?少说也有千百万之上,从国家宏观上看,为国分忧解难,减轻了国家多少负担,哈哈,俺如此地置身宵汉,高屋建瓴。从王富当年在这里摆个地摊,卖上旧书废报纸的潘家园旧货市场,一块光秃秃的场地,二排铁皮房的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到现在不同类别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的超大型收藏品批发市场。往日的青涩小摊小贩的市场早已不知去向,面目全非,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每逢周日乌泱乌泱的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挤着人,人挨着人,潘家园早已成熟的皮连水水连皮,熟透了又透,一派繁荣昌盛景象。人多乱,龙多旱,随着到潘家园人越来越多,竞争的加剧,传奇的人传奇的事渐渐消失,好多的已是不再,奇迹不再发生。纵观人生,人生的事不是单一的个人,无法摆脱与时代纠葛,没有时代,任何人发生的任何事都不会产生。时代了,天时,地利,人和,构成了传奇的人和发生传奇的时代。大时代,总会有传奇人发在传奇的地点。改革开放,城市改造,搬家撤迁,重重叠叠,又加上北京人文化的底子的厚实,有一批爱好收藏的大爷,二者缺一不可,致而成就了王富传奇的故事。摆地摊的王富在北京住上四合院,引发不少北京潘家园零零碎碎,奇奇怪怪,肩负着财富的担当收废品,捡破烂的新型的居住在北京城里的山东安徽二省农民。财富仿佛是从天而降,如约世界新了又旧,但是从不生疏,上个世纪之后,新纪元一切创造奇迹原由,就着时代步履同肩并进,一切既顺理成章又理当如此,不存在的错位的背后,流转的财富,定下来与艺术结缘,忠厚老实的有道德王富不发财谁又发财?
    闲话北京潘家园,特别郑重王富的发财同时也成就了不少收藏家腰缠万贯,身价百倍,京城不少艺术类杂志封面人物都和王富存有着连接,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王富就没有杂志封面人物人模人样的今天。王富有着良好的心态,只赚属于自己的那一块,放出了巨大的价格空间,王富出手的东西,价格体系明了透澈,从未有过吃亏倒巧之嫌。王富的故事,足以可以写上一部长篇小说,穷人变成了富人,富人成有大钱的人。王富在获取财富时,保护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名人字画的流失,功在当代,大字一笔,功不可没。在他的手里经过了多少名家字画,名人信札,文史挡案,,一个京城的家庭,单位,收旧货,捡破烂最后潘家园的地摊,手牵着手,讲完了多少人间故事,多少历史原本的残缺。    
     闲话北京潘家园,写下了一个时代,一个城市是怎样翻新,变迁,岁月不远,前三十年,后三十年,以潘家园为界,三环以外全是农田。老革命的俺,早已革命于此,收藏,天生的对旧东西喜爱,不历史,不包浆,不入我的法眼。北京潘家园,功德无量,是一无限,不存在的可以发生,没有的可以神化,东方的太阳升起来。北京潘家园,人间百态,世说的说值钱就值钱,价值连城,三瓜二枣,需要眼睛和历炼。
   二十块钱一张齐白石说给了鬼听,信也好,不信也罢,人和地点,在老人那里只是一张破纸加了边。世界上的事,存有着价值论,价值,公共的认知,载负了价值体系,承载圆周转数,个十百千万的旋转,价值的N次方,值钱便是了值钱,第一手的资源,移换了位置,认的人没来,懂的人有事,初有的原始圈。大画家吴冠中走了,留下了一堆纸,纸上有了颜色,扫地出门,从亦庄流到了潘家园,就这么开盘,一圈又一圈,开始了有价证卷。
    搬家了,家电家具搬了,废纸旧书箱底的信扔了,家里的老奶奶指着墙上的齐白石画,把这画也收了,收破烂的回答:我们只收旧家电,旧书纸箱,画不要,强行搭配,给了十块钱,一肚子不情愿,给了王富,王富给了三十块,赚了二十值了,几经倒手这幅齐白石上了嘉德拍卖,这老奶奶儿子看到后,报了案,一溜线下来找到了王富,王富找到了收旧货的,来笼去脉,公安局了了结案。
    闲话北京潘家园,一场耻辱,大批文革资料成麻袋的运往国外,研究文革注定了要美国翻阅,中国的学者迟到了几十年,在那时还没有醒过来。因为了北京潘家园,北京北总部胡同,人民美术出版社,办公室,资料室,旧貌新颜,抽屉里,拒子里残渣余孽,门口收破烂的接了,流到北京潘家园,重**现。从此后,各大出版社,各大院门口,全是收破烂的据点,专此守侯,一座宝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闲话北京潘家园王怀发,小宝,轻轻松松地拿出现金二千万,大维,李飈,庆芳,,一串串名子。南来的北往的,破铜烂铁,砖雕,石雕,木雕,瓷器,玉器,地下出来的,庙里供过的,全到汇聚北京潘家园。天还没亮早已是人头攒动,黑暗中灯火闪烁,熙熙攘攘,好一个热火朝天。潘家园,是一座民间挡案馆,一座流动博物馆,文史资料馆,艺术馆,美术馆,图书馆,,走进了潘家园,眼花缭乱,稀奇古怪的老东西,皇上,领袖,元帅,将军过往信件,老学究一生的藏书,没有完成学术稿件,时空岁月,百年沧桑。
   闲话北京潘家园,只图一个畅快舒坦。不言而言, 那山的后面是海,海的后面,无穷的世界。北京有个潘家园,大名声,大气派,潘家园,正名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名正言顺,名副其实,北京城一道别样的风景线。一个有可寻觅生命本源的地方,看到了以前的见不到,见到了只听过老人们说过老物件,唐宋元明清,金银铜铁锡,从古到今,应有尽有,五花八门,人文的,文化的,消遣的,无用的,一眼货,大开门,国宝挡案。康熙仿乾隆,慈禧嫁道光,生瓜青涩,掐了头白浆直窜,贼光铮亮,老坑绿锈,三皇五帝,包浆,气泡,龟裂,,剥落的历史遗存,千秋史册,抖落人世兴衰,一部文明史册,捡索岁月踪迹,时光留痕,嗅觉到先人的气味。通透亘古渊源,物先己悲,人的落拓骞困,沧海桑田,大文化的蔓延,风气长足,风和日丽,堪称世界第九大景观。   
北京潘家园,话往闲里说,抱开晓日,高致的车水马龙,三教九流诺大的江湖。到里面看上一看,知道了世界的一半,真真假假都是乐,自己欢快的欺骗。是那半生不熟,头脑发热,一个未知的世界花开,痴迷了灵魂罂粟,最后活在自已的世界。
北京潘家园,那一天,翻开俺二十多年的光荣历史,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那还是在上世纪1997底.98年间,俺率先光顾潘家园,那还是二排铁皮房子的时侯,因为了收藏,因为了买画,从那时候认识了王富,王怀发,小宝,疤拉子,还有一大串叫不出名字的熟人。早先潘家园只有二拨人,一拨山东的,另一拨安徽的,以卖旧书为主,后来才有了突飞猛进发展,那个时侯是捡大漏的时候,还没有多少人光顾,那时侯以拉圾王王富为首的卖旧书刋字画,那时侯王富他们还住在北辰那边租的小平房里。现如今王富是何等的架势,该有的都有了,从奴隶干到了将军。
  北京潘家园每一位不起眼摆地摊的都有故事,都有着不可能发生的发生。北京潘家园二十多年的历史,发生过去和正在发生的现在,说上废纸一张,说上国之重器,说上啥也不是,值钱与不值钱,各有所需,各有所爱。这里是打捞遗忘角落,这里是历史探索与发现,一个颠倒杂乱无秩的历史大观园。北京潘家园,记录中国真实的各个时代的有头有脸,在了别处,在了另外,帝王之城的汇聚,人世间的沉沉灭灭,或许不会相信,或许新的发现,人类的人的骨架,人类人的挡案,大浪淘沙,汹涌澎湃。北京潘家园,皇皇齐收,被发现了提取,被载住的幸运,中国人的吃喝拉撒睡,芸芸众生灵魂残骸,在这里又一次降落人间。过去,现在,将来,过去的人也是长鼻子长眼,历史是个假象,源头的水有一真切。     闲聊北京潘家园,再也看不起学术那一块,书本,原来是个谎言,原件,推翻整个事件,学术,从不问怎么会有了男人女人?潘家园,垃圾站,聚宝盆,一部真实历史的再现。北京潘家园去过没有?有什么可以张狂?学富五车?皇家礼炮?富可敌国?一张纸全盘否定,一物件家底朝天。昨日的伟大,今日的荒诞,前不是古人,后不见岁月,好笑了可悲可叹,可可西里晓风残月。
   细细说来,二十块钱一张齐白石的画,吴冠中一堆纸,三千块打包,皇上的信一万二,大臣的手稿给钱就卖,地窟里出来,地下室清仓,出版社的卫生,资料室废纸,图书馆的清洁,遗漏,出宫,人死灯灭。
   闲话北京潘家园,人间正道是沧桑,过了云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