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需要时 动用灵魂分辨

已有 268 次阅读  2020-06-19 14:28
需要时    动用灵魂分辨
    时不时的关闭了双眼,将跳跃的地方血流内敛,静下来,做一个流氓无产者,找个地方把黑夜拧亮,履行前世生命的预约。现实的惆怅总是间间断断,叹岁月刮走了疲惫的身影,翻开一层层皱纹记录挡案,拽断了一根年龄之后的明白觉悟引线,不再点燃远方不明确希冀的召唤,关闭闸门的通道,自守于自己的一个清新的世界,宇宙观,笑看人间。世界上已太多的与已无关,一生的病根由来切片化验,天定因素举手发言。用时代的眼光看世界,时代下的人物归于时代的圈点,一个纪元下可明确的时代,流程方向未变,本来无疑物,尘埃处尘埃,度了今生今世,以此安顿灵魂,三十年一个结算单位,归来离去,起点,终点,读多少书,实践出了正确, 泛泛的怕是了教条,内部转换虚荣的自觉与不自觉不断油然外化,到头来书把人读了。庆幸的一生只做了一件生命关照,耗了一辈子时光,是了心甘情愿,无成本算计时代和生命的双重赋予,慰藉心灵,从而追崇着艺术为上精神家园。
   心体本觉,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阴阳侯列, 艺术境况下言语的一字排开,灵魂分捡。天地象分,磨难,殉道者朝圣,通向博大世界精神。一场大病之后,一次生死劫难,死去活来,一条黑洞洞光明之路。八百年的修行,一千年的正果,世上没有无缘无故,说不清楚的道不明白,水土滋润,风水幽赞,经纬纵横交错,大道通天。
    一个清闲的黄昏,由表变化,始化而纯,稀饭是稀饭的味道,豆腐的素,咸菜的香,时时间间。自信来源于千年血脉贲张,诗书画印,大数据自带流量,研精探微,静而动也,清风阅览,鉴赏,一叶一菩提,一器一岁月,诠释生命,究心之学,本体明觉,阴谋的合计在了一起直接根源,恍然神悟,自我鉴赏,致了性灵,道合了阴阳。睁了一只眼,积微,浓缩,基因成象。不经意的行走,碰见了是种缘份,对上了,心口紧缩,画面有精神气象。艺术的品鉴,后来人强词夺理的圈圈点点,文字成章,盅惑世人层层迷障。俺那著名,咸鸭子下了咸鸭蛋,人的要素,什么样的人画什么样的画,什么样的心是什么样的画面,见性抱一,惟通其义,艺术的最后,是了境界,境界之界,一步一重天。艺术家不正常的正常,苦难,是艺术的源泉,风骨,天通地绝。艺术的指导思想,渗透,感应,弃摒经典,需要时,致以斯道,需要时,动用灵魂,度量分辨。
    鉴赏,从孩子的开始,基因人类,彩墨天行,无一不是大师也。
     世事苍茫,
平步青天,一连串的生命孤独,知识是了知识,智慧,到天堂去,路过人间,用灵魂画画,胸天成府,笔墨精神自我救赎。从北向南,搜索与发现,
     韦尔乔病例簿上透上生命的幻像“雪花盛开,灵魂对着地平线嚎叫。”
     李老十,灵魂从不曾退缩,上帝派遣到人间作短暂停留。
    董欣宾的善良,灵魂低回的褶皱,一份真诚的中国文化灵魂守望,
     周思聪的痛病,于生命的一隅,灵魂在荷花下缓慢地移动。
      陶博吾悲情的诗,爬过太阳的背梁,境界层上,上天许下那份信赖,切开灵魂契约,向生命流淌。。
   陈子庄,上帝的事,有一安详,漏室空堂,当年茐满床,千丈悬崖遍花香,从地狱来,到天堂去,
     世界,需要艺术家在场   
    情感的力量,撕开了生命的衣裳。 无情的岁月,驱赶生命的衰老,长长距离信仰聚焦,无法言语的感觉,对应境界,不等的画面,瞬见的审视,用灵魂一一分辨。
    齐白石老先生的画,五米之外,一眼乾坤,齐老爷子抠门的木匠之气,终极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式样。天生的画家,小家子的气场,核心之上,画面的残缺,一个抠门的奸猾。
    卑贱的活着,个案开个场白。
    时代下中国,存兴趋亡,当代艺术凭借用西边的风,琴瑟铿锵,自欺欺人又馈祸财富去向,耍地道欺世盗名的流氓,盗版翻唱。恰恰忘记了世界早已是同步,国际航班早已不只是对骗子的搭乘,窃了以为,侥幸地借以俨然道貌岸然,把真诚置搁一旁,和贪官没什么二样,诚惶诚恐又春药荡漾。
    艺术,是一欺骗,对也,错也,哲学之内外哲学视觉。艺术,为少数人服务,西玛拉雅山颠的高贵的灵魂交替对接碰撞,太阳垂直降落,时代下世代的太阳,人物,基于时代基因脉相,背景下,山水,大无畏的勃勃生机,天地人和,东方不败,西边的风怎么也融不了东方地方。东方的时代下的一等人物,老一辈无产阶级字画鉴定家,实践,实践,实践,实践,炼就了一双金睛火眼,真正的专家,谦虚永和。顺提一个时代的错误,忘祖灭宗,英语通过了没有?正话反说。首推的徐邦达先生,启功先生,刘九庵先生,谢稚柳先生,,阿弥陀佛的也不能缺少的史树青先生,杨仁恺先生,不应有的另册挡案,注册于改革开放的专款专用,真不懂?假不懂?晚年过着卑微式的生活,在其夫人的把持下,受邀于孔方兄,是非混淆,颠倒黑白,一生功名,身前身后。
   真正意义上的寒颤的字画鉴定,不可的形左实右,灵魂深处,归纳于眼力高度,是以有标准又无法标准的瞬间的直观感应推出,构成一部眼睛的学课。
   眼学,横看成岭侧成峰,是对其的心学上含糊其辞的借管托用,眼力的分辨,甄别,鉴定,欣赏,有一种目光叫眼力,一目了然,清楚明白之后了然于心,眼光是心的长距离聚焦微度,光谱出俱的科学C丅理由,证而有据。大众化的普及,进入门槛的一二年级小儿科,极不情愿的强词夺理科学方法论,鉴了个定。感觉不需要任何理由,天生的不容置疑,五进院落,庭深几许,眼乃心也,是一窗口之说。
    言归正题,不可推卸天生的根由,收藏者肯定收藏,二五眼必然了二五,心也,境也。
    一生的杂七杂八,在清理盘点之后。翻出二十多年前《证券时报》上有俺写的《鉴定字画的几点基本常识》文章,二十几年前的文章,放在了眼前,臊的脸是通红,一个混蛋的无知,狗屁不通,其他的什么也都没有。
   感谢了生命,岁月的过往之后,幡然醒悟,明白了之后,清清楚楚地知道了自己份量,几斤几两,山外青山楼外楼。当时的那个眼,是那一个穷,远远地站在六环以外的那头。
    一场春雨之后,一场生命死去活来,一觉醒来之后,神来做主,从此后高高在上,玉树临风,可看到画面灵魂浮动。
   世界的闲人,在一块闲话,收藏者的收藏,且事于丹青切磋,说上明清老气的风格,民国诗卷的长留,无我的清纯,心的平平和和,太阳升东,东风吹开花千树。
    东方红,太阳升,新诗写尽了大好山河,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光荣,《万山红遍》《芙蓉国里尽朝辉》《江山如此多娇》一代君主,宗教红彤,洁白,单纯,统一至圣的底色,远山近水皆有情,云腾致雨,画面无一不是滂沱大雨洗过,干净,干净,干净,一幅幅卓越的艺术建树。
    忏悔生命的正中,不要脸当年的我,身在那个位置上,又挂在血气冲脉挡口,狂妄,无知,浅薄。学而无术。感谢了生命,在岁月更替中成长,磨出包浆光亮铮厚。心静下来之后,重新字画鉴赏,生命里准时的意外遇见,绝非偶然,力量不够时,动用灵魂的光顾,什么真?什么假?艺海无崖,什么人画什么画。鉴赏,实践出真知,眼界的事,天生的鉴定家,有一双阴阳眼,子丑寅卯,眼光处,一个个捡出。另外的科学方法论,社会主义的初级,艺术,是乃天份的事,与生俱来。眼力,心力,艺术的艺术,不可搭配,该了什么是了什么。艺术,无任何附加,艺术,是了艺术,干净,纯真,洁白,生命中的固有天然。
   一文之故的原有,写下字画鉴定忏悔录,旧纸旧文,赧色的无地自容,一花一木,熬出来的岁月皮壳,实践,实践,再实践,当年是所处的位置,话语权独立威风,深圳这块领地,老搭档严南麟先生,眼光对等,口径一统,拍品征集,很少有走眼的时候。
深圳的江湖,字画鉴定,眼力眦雄,仅那几位,汪浩,罗健锋,,,字画江湖中国,北京的刘凯,赵宜民,张仲达,朱鸣,赵旭,上海的汪洋,杭州的陆心源,广州的陈少湘,麦杰,,      关于字画鉴定,只是一个江湖,真真假假,位置颠倒,差异不同,XX的不知天高地厚,世界荒芜,复杂错综,语境,艺术生态系统,剥离了纯粹的因素,艺术,是个伪命题,逆行地运载世界,一半生命,一半艺术,艺术,从不张灯结彩。用艺术的眼光看世界,生命渐渐地老去,在糊涂中前行。艺术,是不是谎言的谎言,渐行渐远,似乎欺骗了整个世界。尚不知的岁月,找不出一个准确,不是翻新,就是淘汰,再怎么也捡不回来,一直走下去,有上那么一天地老天荒。眼光的独到,法眼是一什么眼?换个地方把生命提炼,淬取生命证章。收藏,生命中固有,灵魂樱粟,说上了是一种病,心里面的那种喜欢,收了之后的第一时间的一左一右,一前一后,拿起来放下,放下了又拿起,一觉醒来,一个甲子之后,问了自己,这一辈子怎么会有了这么一口?大不明白,怎么也说不清楚,好多了不再,只是了为了收了而藏。一阵阵的脚步,只是那几个人堕落,落在历史印迹里分段疆封。自己迷糊了自己,自溺找上理由添了意的联想。在钱的面前,一大锅的杂烩,扯出不敢静下来的慌张。
    私人空间的内定,生命意义上时光逐放,远远地躲在时代的背后。有一双好的眼睛,用灵魂分捡,真假一眼,是一气的感觉,灵气朴面,一呼一吸的意会,感觉,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心里的眼打开,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第一时间的第一眼,无须要说个县体,说真就是真,天眼张开。
   生命规走好的孜孜以求,一股道上走到了黑,就此字画,用灵魂分辨。
    艺术无一不是悲情的苦难,林凤眠先生,吴大羽先生,关良先生,潘天寿先生,吕凤子先生,沙耆先生,李青萍先生,石鲁先生,用灵魂画画,艺术生命支撑人生全部,大生命的回眸大地的深情地呼唤。
    齐白石凭借吴昌硕衣钵,天生的农民阶级,衰年之后,受到了社会主义的热情款待。
    傅抱石的激情燃烧生命,点燃神圣的火一般的笔端,只为少数人服务,沧海桑田。
     刘海粟的生命淬火,感谢了牢狱之灾,从此黄山富甲。
    黄宾虹的学养,不是画家的画家,负债累累,颠沛流离,七七八八无不涉及,太多的疤痕,最终集了大成。                
张大千的天成,命运的不为孔方兄所困,一路贵族,恣意横行,每到一处,无一是鲜花盛开。
     李可染的憨厚,小小翼翼执着的崇高,单一的底色,融会贯通,画时代的画,是他生命的全部。
     钱松岩笃厚,忠诚,真情,名和利的视而不见,写心中泰山顶上一青松,
     蒋兆和的善良,为人谦和,心存天下,写下人间疾苦,画品,人品,中国画坛独步。
    赖少其的革命元素,画家们的良师益友,革命的格局,写一代春秋,衰年炉火纯青,天上人间。
    吴作人师承有序,老老实实的做人,不求闻达,生命中爱情的中流抵柱,晚年的无烟无水的江山,绝伦无比,只应天上。
     徐悲鸿执美育于天下,友善,亲和,无产阶级的美术教育家,左右逢源,名在画艺之上,包裹着名重二个时代,欠缺的艺术不自信,破坏了上千年中国艺术的绵延,庆幸的死的恰到。
     陆俨少独立陆家山水,半山半水半精神,一步之遥,一统江山,晚年的孔方诱惑,挂碍心中,火侯上下烟飞云灭,糖不是那么甜,盐不是那么咸,大师移位,一步之遥,改革开放,受骗上当。
     时代下有其时代的局限,资产阶级的民主,无产阶级的革命,
     李苦禅,没有林凤眠点拨,便没有李苦禅后来的今天。
     赵望云,黄胄,黄土高原,一脉传承,艺术门类空间形态,终极思考,后来的人霸占话语权,黄胄先生吃亏在筹建中国画研究院。        一个时代的赋予,清一色的精神底色,艺术,真正的艺术家绝对不一是政协委员,艺术家为什么画画?自我生命的真切感受,抽离了世俗的全部,融入到一个纯粹的精神世界,强化对生命的关照。现行的当下,王子武的不食人间烟火,石虎先生的与世隔绝,李少文的默默无闻,古干的被人淡忘,魏立刚先生,谭平先生,侯珊瑚先生,杨重光先生,孔龙震先生,巴音博罗先生,陈炳佳先生,李苑先生,张宏先生,,,一半的李宝林先生,高宏先生,,,,,
   记忆的退化,简洁纯粹的生命幻象,在真假的艺术家混杂的当下,动用了灵魂,用以支撑精神生命,用一双不只是眼睛的眼睛,保全生命的再生的新鲜活力,眼力,心力,用灵魂分检参与。
  文章今古事,得失寸心知,远离收藏,珍惜生命。把心养了,收藏,或许是一艺术上的信仰,安静的心,心的干净,只身走出艺术教堂,大风跪上。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