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回忆一下朱白亭先生

已有 168 次阅读  2020-06-25 11:13
回忆一下朱白亭先生
    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丹青岁月是在安徽省合肥市发生的,把那初级阶段记忆一一回放,那个时代的那个年月还有那个规定好的日子,与字画的缘份,与书画家结下了情,从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在这条道上整整走了一辈子,一直走到现在。一倒带子,有其满足感,一生最起码没有白活。一对比,一高兴,没有几人,不由自主地飘飘然然,自个儿尿泡尿照了照,俨然是一位杰出的老资格无产阶级革命家。
    往事丹青,是上几分码头缘故,合肥,深圳,北京,一路走来,小地方,小世面,经济是一切工作的生命线,政治文化艺术中心,最后的五毒俱全,鸟枪换炮,大名家,大手笔,清一色的国家1队2队。
   往事丹青,现在看起来对字画的爱好,乃是上天赋予生命中的事,到了接近尾声的时候,在过了一个甲子的生命之后,得到了最有力的生命证明。丹青,真是一个大不明白的生命理由,怎么就喜欢上,一辈子的路上,从十来岁开始用九宫格画画,对字画的喜欢是不是缘自于自己会画上几下写上几笔。时代下的节拍,一节一节的张张罗罗,天生的是无法改变的。生命的道路是自己的事也不是自己的事,反正归一是自己想改变也改变不了的。生命一路前行,就这么喜爱了一辈子。
   在近几年,时不时回到故乡合肥的日子,那生命中的固有,想避开字画的话题,常常地将旧话提起,许多年前了,简简单单的一提一翻,便是了三四十多年前了,XX的,真XX的年代,很多事就像发生在昨天,记忆刻在了血液里了。合肥东门大桥再往东的合肥工人文化宫,那是我经常去的地方,去那里看画展,只有那里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到那里只有一件事,看画展。一晃,岁月真的走的一毫不讲情面,渐渐地向着那个不想去的那个方向迈进, 时有身边的好朋友不打招呼的先行而去,有着抓紧时间的紧迫之感,我那已经故去的老朋友周路兵先生在世前四五年前的时候说的:“来不急了。”
   丹青往事,就陈岩先生书名来往嵌用, 字画,字画收藏,画画,写字,生命,有上了这么一口,就上提了说了艺术,有一说不完的话题,绵绵不断,微信中和朋友聊天,当年合肥这个地方的书画家们,肖龙士,童学鸿,孔小瑜,石克士,葛介屏,赖少其,张建中,徐子鹤,石谷风,刘夜烽,黎光祖,刘子善,韩静,陈荣宝,王家琰,马彬,朱白亭,裴家同,郑伊农,陶天月,葛俊生,张翰,戴维祥,王守志,方绍武,郭公达,朱松发,王涛,,一带一路,合肥一茬人又一茬人,那些写字画画的事,谱写了一部合肥新中国书画艺术史。
   在合肥的日子,以及杭州的旅途行中,和好朋友姚蕻言谈话语间,朱白亭的名子,总是会成为话题的中心内容,说着说着就和朱白亭联接,朋友姚蕻先生收有不少朱白亭先生的作品,和朱白亭先生有过深层面的交往,只要我俩谈到书画,避不了朱白亭这三个字,同时也因为了朱白亭常常钩起我生命中的回忆,无法忘记,生命中有上那么一个缘,缘上的事,只能按缘上的事认真对待,缘分里的事,再怎么都会出现。
   每当我无聊时,走进不引眼的画廊,无意中看到朱白亭先生的作品,总会有朱白亭记忆跳出,他那带着黑边框眼镜下,一双深邃的眼睛,略长的脸庞,不苟言笑,一副老学究的模样,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叹了岁月,叹了运动,叹了老一辈书画家们日子的艰辛,没有过上物质存面上的好日子。尤其朱白亭先生,命运多舛,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年,合肥工人文化宫,《朱白亭作品展》那是朱白亭先生刚刚右派平反没有多久的日子,生活的拮据,那些画展的作品只是用宣纸托了一下,没钱裱画。那次画展给我感受至深,成了终生的记忆。
   朱白亭先生是一地道老牌美术专业,毕业于南京大学美术系,师从傅抱石,陈之佛,合肥这个地方没有几人可及,画工深厚,以其花鸟见长。和他怎么认识的具体已经记不住了,印象也是模糊,具体不是怎么太深,记的清楚的是到他家去买画,是在八十年中,当时他住在现在文玩大厦的向南走一点,是教育学院的房子,好像是小二楼,那次去是和他认识过有过一段时间的曰子,那时候他的经济上已有改观,记的是他和戴维祥俩在屯溪的花溪宾馆里画画卖,正式走向了市场,发了一点小财。比起张建中他们在黄山山上那黄山画店的不能相比,张建中以黄山画店,就此大获成功,在山上认识了美藉画家侯北人先生,后来又被邀请美国到举办画展并进行学术访问与讲学。尚记得还有黄山本地画家程啸天先生同时也在黄山风景区进行中国字画市场形为《程啸天画室》。
    记的那一天晚上我来到朱白亭先生家,没有拐弯直接说了是来买画的意图,我是和朱白亭先生单独谈的,避开了他的夫人,我提出了伍十元一幅,要画横幅,点出了要画雉鸡图,我知道朱白亭先生的雉鸡画的好,是其熟悉代表作品。总共要买三幅作品,当时朱白亭先生有了难为的面部表情,嫌价格低了,可能以屯溪的花溪宾馆作为标准了,我告诉他:我分别请了戴维详,肖承震,胡志辉几个人都画了,都是伍拾块钱一张,在我的力说下,他开始画了,我在他家等着他画完,取了画走了,心有点不畅,感觉到合肥人说的有点煽精了。又加上和肖承震相比,一百块钱二幅,肖承震老师又另外送我一幅,这一比较,后来见面明显的我这俗人心态,有点那么,省略号了,以后那些一日子常常念叨肖承震老师那个好,我这世俗功利小人,现在想起我那时本身就是一个错,太世俗了。
    往事丹青,说上字画,在合肥这个地方可以有资格地说,俺是最早进行书画家们的雅集活动先躯,当年我和丁加心,有事没事地组织戴维祥,肖承震,朱白亭,葛俊生,王家琰,韩静,,等书画家到厂矿,学校,部队,街道等地方去写写画画,给上二十三十的辛苦费,接待方隆重地酒席接待一番,往大道理上讲,是弘扬民族艺术,又做了不少有利于人们身心健康的事,得使合肥的书画家们更加进一步接融普通百姓,现在想想也是一份功德之事,和朱白亭先生就是我具体接来送往中,就这么认识的。
  其实我由于买画的事,错怪了朱白亭先生, 肖承震,朱白亭,戴维祥,,都是好人,不会煽精,只要有时间,一请就到。我和丁加心俩也属不容易,书画家也不是那么好请的,我和丁加心俩就遇见了方绍武先生不给情面的难堪,请不动他,有煽精之嫌,那像葛老介屏,那老人家的人品,自己年岁大了,便拿出好几幅作品让我们带上,说上自己行动不便,不能让人家看不起我们。朱白亭先生是我们组织活动的签约画家,没有架子,容易接融,他功力扎实,作品来的快,常常给了我们不少面子,补了不少缺口,往往在不少地方,给一些由于时间原因没有得到作品同志延迟了上桌就餐时间,有好几次是酒足饭饱之后再在画上补盖了章,一想到这一点,深深地感到老一辈画家们的那种大气,那种无私,是现在这些所谓的画家们根本看不到的。
   朱白亭先生留在世上的作品多,名气大,与他的大气所分不开的,他的画桌前围的人最多,他画的快,一张又一张,有求必应。我不会忘记有一次在送他笔会回家的路上,关于我买画的事,他还向我表示了赚意,把我搞的很不好意思,相比之下,我无地自容。
   过去合肥这个地方画画的本来就很少,画好的那就更少,专业出来的更是凤毛麟角,朱白亭就是属于那凤毛麟角,而且还是老牌的。
     不知道为什么要写朱白亭先生?生命中有过交往,他和戴维详先生是一条马路之隔。每一次书画活动都是接他和戴维祥桐城路的同一个地点,每次接他,他都早先一步准时地站在那里,等我们的车子来接,从来没有拖拉过,一到笔会地方他最先进入画画状态,那边有一个欢迎仪式什么的,丁加心先生便推他出来说上几句话,朱白亭先生很会说话,说出的话很有水平。后来我们成立了安徽新安书画研究院,分别都给他们按排了一个副院长职务,朱白亭先生的履历上有上了新安书画研究院副院长的职务。
    记的有一次在安庆路和六安路口原当涂县委书记后来省乡镇企业局副局长姜持如家里,本来我是有其他事的谈,后来聊的主要是朱白亭先生。姜持如先生告诉我朱白亭的哥哥也是画家,画的也好,还拿朱白亭哥哥的作品让我欣赏。他哥哥的画名在当涂芜湖二地是相当有名。我先后去姜持如先生家二次,谈论朱白亭先生成了我俩主要的话题了。谈他的画好,谈他怎么被划成右派的,朱白亭先生是一耿直之人,不会拐弯,很容易得罪人,朱白亭笔下的八哥,意味深重,不同有别的犟悍,我特别推重,能看出朱白亭先生心垒结块。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从朱白亭先生第一次在合肥市工人文化宫的画展,到后来八十年代每隔十天半个月见上一次面,,如今我在合肥的日子,一下子合肥的当时世界,一咕噜全都出来,合肥师范学院我认识的仅有二个人,二个人都是右派,一个朱白亭,一个李众楫,李众楫先生去安庆师范前,我俩关系相当,是我当时小家的常客。后来他去了安庆我俩还保持着书信来往。尚记的第一次单独和朱白亭先生聊天,我便提到了李众楫先生,这么一叙,似乎距离拉近了一些,同属右派行列,朱白亭先生对李众楫颇有同情心,李众楫先生坐了很多年的牢。那个时代的右派几乎都是能人,朱白亭是画家,是画家里面的能人,朱白亭画的好,是合肥画家里屈指可数的,画画,是一门综合艺术,是一格局加境界之事,单以他右派的个人苦难经历,就注定了他比别人画的好上一筹,他的每一笔是从心里出发。之所以我要写老一辈画家,老一辈画家对艺术的那一份真诚,是现在这些所谓的画画的无法找到的也是不具备的。
    看看现在合肥这地方当红的画画的,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搞不明白的是,怎么还没有活出个明白?钵满盆满的那油腻的味道,满脸春风的言不由衷,分不清那句话是真话,那句话是假话,话都不是从心里出来,更何况他手下的笔呢?
    为什么要写老一辈画家?面对着一个个都是不得了的画画的,扺的我喘不过气来,自个儿运上一口丹田之气,找上一个通道,写上一些,在云端竖个牌位,不能让当下认钱不认人的画画的全都给占了。
     回忆一下合肥的朱白亭先生,除了心中纪念,还存有一份自己认为的使命,能写就尽量写上一点,为了以后的不要忘记,让后人们知道合肥这个地方,有一位叫朱白亭的画家画画画的好。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