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监狱一一艺术 艺术一一监狱 _____1972 合肥柴油机厂

已有 233 次阅读  2020-07-10 14:15
监狱一一艺术
艺术一一监狱
       _____1972    合肥柴油机厂
    刮大风,下大雨,前面来了个白毛女,
    去年的合肥开始了文化艺术方面的冒鲜的事情,在合肥南边的合肥监狱(合肥柴油机厂)旧地,创建了一个1972,合肥柴油机厂文化艺术区。开张的那一天俺是在北京得知的,去了合肥电话告诉孩子,叫他们带着他们的孩子去看看,享受头一泡艺术新鲜的感受,尤其对小孩未知世界浸润有着人生意义上不同有别的帮助,人生第一次的重要。关于艺术,关于艺术方面的那些事,像俺北京798的老革命对家乡的文化艺术方面的事还是赋予热情,近上几年时常回到合肥,回到合肥总会去上一些艺术场所。
    去年从北京回来后,专门特别去了合肥监狱,合肥柴油机厂,缘于曾工作于安徽省农机公司的原故,早些年去过几次合肥柴油机厂,印象最深的上厕所进的是干部厕所。实在是不好字面理解,犯人则是?如果延伸在其高墙之外。
     监狱文化,艺术监狱,监狱那方面的事,神秘,恐怖,不为外界所知道,保密有法,监狱里的生活,进去了方才知道,进去了未必全部知道,监狱这个地方,是装满故事的地方。
    世界,是不需要懂的,得过的且过,沉寂了,啥也不用去想,管什么国际国内,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统统地置搁一旁。
   文字码成了文章,吃饱了撑的发慌,出力不需要讨好谁,自个儿留下自个儿胡思乱想,百年之后的后了百年,生命太XX的缺乏力量,清风不识字,天下无文章。只是高兴,只是爱好,图视天下,哲学的问题,只能文字码码砌砌从里到外的表述,世界发言,哲学+艺术,约等于艺术流氓。艺术流氓,一个全新的概念中的内核,盐油不进,重色重味天开异想,全然不知生命意义的波长,生造来的艺术+金融,大水淹了龙王庙,XX的放了大火一把,烤熟了大地,烧沸了河江,抽掉了中国人类全部的理想。生命被其重重包围,仅是一住的问题倾其亲朋好友,霸占了一生的全部时光,一辈子只为房子奋斗。凄惨的月月的银行,只能免强地维持活着,透支了后三十年的全部生命沾亲带故的家当。一生过着负数的日子,艺术怎敢领命,不敢围观,月子到了,是银行的追缴的帐单,活下来已是求爹告奶的虚脱,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不以物先,已是物先,怕了断粮,皇皇天下,百分之九十的人精疲力尽,还怎么艺术?只是一种的奢望。又了艺术+金融,XX的大白天说疯话,傻子买傻子卖,还有一半傻子在等待,骗子就是这样茁壮成长。
    艺术与监狱,监狱与艺术,1972,合肥柴油机厂,崭新的翻版,在全国范围内,关犯人的监狱与不招人待见的艺术发生了强行搭配并有着不可告人目的的企图,以艺术的名义,招揽另外,艺术生态荒芜,靠什么慈补营养?
    如果真是艺术,以其灵魂的独自开放,不想着其他,不借以名义,果真是城市里人们精神去处的一座教堂。
    合肥有了监狱艺术场区,或逆或顺,都是一件好事,值得称赞,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最起码的现在合肥的人民有了可以去的地方。1972一一合肥柴油机前后去了四次,合肥着实地没地方可去,合肥有了这一地方,会带动整个城市生命的起色,早晚的事,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大时代下,相信总会有上一天艺术俘虏人的思想。
     世界,中国,原本想好好的2020,大面积的开始就位艺术中国,全部地进行艺术+金融,文化创意,文化产业政治经济战略方针路线,不曾想到缺少一项宇宙监测,忘记把年的生辰八字排码占卜,鼠年除夕,庚子翻脸肆意嚣张。
    2020的起跑线上的各就各位,前奏的音乐声起,只待枪响,全面例队进入。庚子鼠年,多舛一个世纪的破碎,击中,覆颠,血本无归,又重新智慧聪明,该出现的倾其了全部,一个世纪的轮回,庚子,鼠年的灾难,地狱下的,,,推开了地门,湧出地面,向着四周远方散去,警告的更替,孕育着世纪的又一轮重新洗牌。
   香港的赤柱监狱,台东绿岛监狱,北京秦城监狱,苏州监狱,提蓝桥监狱,,,合肥监狱一一一合肥柴油机厂。
    1972  合肥柴油机厂,监狱成为了艺术场区,一个小地方学大城市的艺术范的装模作样,合肥人的几多艺术?先天性的缺乏营养,先天性心脏缺血,先天性腰肌劳损,先天性大脑缺氧。艺术家的稀少,还有艺术家的饲料,没有马,马也不吃草。1972,合肥柴油机厂高高的围墙,艺术氛围,艺术环境,艺术养料,合肥,整体的艺术,合肥画展没酒喝,开幕式直接闭幕式,是那几个人还是那几条枪,几百万人口的城市,艺术说上的是了借口豪言壮语,安徽八老。
    那一天因为了艺术家杨重光先生的艺术,又一次去了合肥柴油机,《时间废墟》几度沧凉,静静地伫立,致敬了!杨重光先生,为合肥这座城市点滴艺术血液,看不懂,坚信会有那一天懂的时侯。那一天一个小时之内,光顾者仅是个我,深感杨重光先生在这座城市享有着如此的孤寂悲凉。
    孤独者有孤独的理想,孤独是别人的所言,还是西土瓦平的那句老话:“合肥有杨重光已经足够。”去年一次酒桌上,一名与杨重光同校的艺术理论工作者,言谈中对杨重光先生有毁贬之词,噎的我一时无语,随后淡然一笑,并非恶意,合肥的艺术生态原来如此,合肥人缺少举手之劳的点赞,习惯了鲁迅的风范。
     一辈子了,不再捡三挑四,全然的释然,原本安渡晚年,致而不再故乡。
    怕的是灵魂的孤独。
     合肥崔岗艺术家村,每次故乡之后必去之地方,只是因为了一个人,好几年了,时常崔岗,从未踏过一家艺术家门槛,怕惊了艺术家的梦想。
     1972,合肥柴油机厂,因为了杨重光,又走进高高的围墙,合肥理应艺术,也是艺术,有十几位当代艺术家时不时搅动,只知道单刚,只知道刘义付,艺术的浪花就是这么翻动起来,在阳光下奉献成长,从不问怎样,明明知道没有土壤,偏偏找一块地精耕细作,慢慢培养。
    合肥生长宰相的地方,古为今用,中西结合,倒板子的咖啡馆里***,EngLing,真得味,土腥+咖啡,双味并重。
     那一年合肥古玩城,有人买了魏立刚书法作品,足见合肥有旺的那一天,合肥之大,合肥之小,一二个人,几个人,十几个人,艺术家,策展人,调配了梁克则先生,大地美术馆,都是好的兆头意向,崔岗村的当代艺术馆,美其名日,管不了那么多,有了总比没有好,总有人光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972,合肥柴油机厂,监狱一一艺术场所,家电博物馆也是博物馆,小小的火车也是火车,怀旧了,也是一种记忆,拍婚纱也是好的去处,断壁残垣,高耸的烟筒,厂房里孩子们的画作,对着阳光真诚开放,一幅幅大师作品,看了之后总会得到启发,总会有上思想的思了会想。当代雕塑,当代艺术。
    写下了旧监狱形态下的艺术场地,意在一个忽悠,产生于另外一种经济点,平常人的那种照搬出来的翻版,新意上的没有,在合肥这个地方,似乎已是超前,直白了想经济上的效益,那个点在那里?一年,二年,,光撒种子不收庄稼,也长久不了,没有灵魂的地方,注定了生命力的不强。
    文化创意,必然又必须的经济发展战略,无模式可言,已经落伍的旅游门票形式早已淘汰,也不现实,监狱一一艺术场区单一的单方面的想了当然,谁艺术,谁倒霉,灵魂是不能用来赚钱的。全国一二三,无争的事实,全部落花流水,文化创意,文化产业,艺术+金融,异想天开。
    1972   合肥柴油机厂,只能打造成一座不收门票的公园,艺术肯定了是一谎言,合肥的区域性局限了只能这些这样,人为的发展和自然地无秩生长,缺少民间的力量到了最后都是枉然。
    写完了,1972一一合肥监狱,没坐过牢的人是大多数人,没进过监狱的人多的去了,如今又与艺术联烟嫁接,总比逛商场要高级的多了。
   《监狱一一艺术,艺术一一监狱____1972    合肥监狱》在全国范围内大了冒鲜,挤身城市艺术行列,可喜可贺。合肥人说合肥一线城市,XX的中国人的鸡蛋炒了鸭蛋,为什么不是前线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