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杨飞云谈艺录之一

2已有 823 次阅读  2012-09-21 02:59   标签background  微软雅黑  color  style  飞云 
杨飞云谈艺录之一
                                                                                                           韦 羲
 
        杨飞云院长的办公室和画室连成一体,随时画画,随时工作。本来在谈工作,结果往往谈到艺术,条件反射似的。今天,我无意提到一个民国油画家的名字,杨老师又立刻条件反射:
 
        “技术不等于艺术,民国那批油画家技术简单,却画出大师境界的画,格调很高,为什么?因为那代人文化还在,他们的艺术有中国精神。这是一个启示,我们现在技术比那时进步太多了,可是文化掉下来了,所以这个时代不是要不要传统的问题,而是有没有传统的问题,我们的局限性和底气不足就是这一点。”
        这是第一次听到他谈到民国油画,我以为说得好,不知道他这样看民国油画,正如从前我不知道他喜欢后期印象派,因为我向来是民国油画的爱好者,就记了下来。
   
        杨老师这类突然一句两句条件反射似的跑出来的警句,照我私见,比严肃的上课、正经的采访、长篇的宏论要精辟,给人印象深。所以,我忽然想,何不把杨老师平时所说记下来,在这里与大家共享,曰:杨飞云谈艺录。
 
        那些三流画家技术好得不得了,他们画的大场面,那些千军万马,有的技术甚至比大师还完美,但是比不上大师的一张肖像,一张小画。
   
        大师不是用技术震撼你,是技术之上的神韵、是品位的高度和情感的深度。
 
        伟大的人物画本质上是面对死亡、灵魂、和永恒的艺术。古埃及人、古希腊人画画好得不得了,他们那些留在墓室里的死者肖像好得不得了,他们为了灵魂而画。
 
        埃尔·格列柯是一个画灵魂的画家,他的画黑白为主,颜色淡淡的,但给人丰富的色彩感,像中国的浅绛山水。依我看,东西方艺术其实格调相通。
 
        中国人讲的逸品,我体会就是非常松,松动的里面有艺术。
 
        委拉斯贵支到了晚期越画越松,但是更鲜明,别人是越深入越紧,他却能够越深入越松,非常高。
 
        委拉斯贵支的妙处,要临,不临不知道。
 
        欧洲绘画有前三杰和后三杰,前三杰是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后三杰是塞尚,梵高和高更。
 
        我们过于强调文艺复兴的人文精神,结果忽视了文艺复兴的宗教背景,其实,文艺复兴主要还是宗教绘画,赞美上帝赞美神,人们都是虔诚的,然后呢,画家们在仰望上帝的眼神里加进了人的精神。
       
        文艺复兴是神和人结合的时代,文艺复兴因为这个伟大。

        后来的绘画为什么达不到文艺复兴的高度,因为都是人的东西,神的东西去掉了。后来,西方绘画更多的贴近人,贴近现实社会,最后达到内心表达,但也带来大问题,就是终极价值失落了,神性没有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