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雅昌专稿】贾廷峰:我的书房在天地之间

已有 195 次阅读  2017-12-29 09:46
【雅昌专稿】贾廷峰:我的书房在天地之间

雅昌艺术网专稿裴刚 著 2017.12.28

     在不断变换的历史境遇中,传统与当代、艺术与生活的关系混杂而密切,如何在这个宏大背景中找到与中国人生活、精神二者之间的共振,使千年文明的中国文化资源在当代中国得以转化发展,是近几年大家共同的话题。恰逢其时,不久前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书斋·追古——中国生活艺术展”从中国人的“书房”为切入点,做出“以小见大”的回应。

  策展人智吉(佘文涛)力图通过文化学者于丹、古琴艺术家王鹏、艺术策展人贾廷峰、设计家梁建国、设计家吕永中、文学家祝勇、传统文化推动者李亚鹏、文化学者田家青、禅修者、画家王子璇等九位当代生活艺术家与九位古代文人墨客的跨时空对话,与大家一起探讨当代中国人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过程中,如何结合现代的生活方式,使中国传统文化当代化的同时,获得安顿身心的生命状态。

  如今须发皆花白的贾廷峰,在30年艺术行业的沁淫岁月里看惯了风霜雨雪,与唐代伟大的诗人白居易相望而铸成的当代“三然书房”,恰是此时老贾的人生意境吧。一个老旅行箱与几本常相伴的旧书,就是老贾人生之路上精神归依处,也是他所追求的无处不在的“书房”。曾几何时,老贾曾言“艺术之名度己度人”,这次生活艺术展大概是另一种方式的“度”。借此大展的机缘,当代著名艺术策展人贾廷峰与雅昌艺术网畅谈古今文人的生活艺术。

当代“三然书房”主人贾廷峰

  Q&A

  Q:雅昌艺术网 裴刚

  A:当代著名艺术策展人 贾廷峰

  生活艺术

  Q:从太和村做村官开始,您的个人生活里就带有一种要改变个人命运和众人命运的使命感。之后下海从事艺术品经营到现在已经30年,您怎么去看自己做的这些事呢?

  A:曾有记者问我毕业于什么大学?当时我说“我毕业于惊涛骇浪的社会大学。我没有受过一天美术院校的训练,一天都没有。”

  当很多中国人用耳朵和眼睛在区别看艺术品的时候,我其实是用心在触摸,我的经历非常的特殊。最早当村官、公安、乡长,到当《艺术收藏》杂志主编,再到做拍卖行的老板,开画廊,写文章、签约艺术家。这一圈走过来快30年。

  我对艺术的认知是生命体验,他远远超越书本,书是人写的,总有偏厚,总有倾向。可是艺术对于我是“救赎生命灵魂的一种方式”。

  自开创798太和艺术空间,我做过水墨、雕塑、油画、装置、影像等等,各种方式我都尝试。我一直用艺术的方式跟我的人生之发生碰撞,似乎是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融为一体。我的办公室有一幅字“不此不彼”,我一直在践行这四个字。我也修禅,此彼,手心、手背、光明、黑暗在我这儿试图是一体,我也见证这个东西,但是谈何容易,没有那么简单。我面对社会的种种情境,面对艺术的种种情境,面对内心的种种情境,想在这一点上达到平衡,这是非常艰难的,当然乐趣也在这里,尤其是不同的艺术家提供给我不同的精神养分,很过瘾。

当代“三然书房”展览现场

  Q:刚才提到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这个话题画廊业界普遍在思考问题,您怎么看?

  A:二十年前,没有开画廊的时候,我同样提出过这个话题。我不会平白无故做一个展览,每个展览都有我对人生、对艺术、对生活的一种思考。

  太和艺术空间在798快十年,大多数展览与当代水墨有关。中国的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我们真的要立身于自身的长进,不能依赖古老的传统,也不能仰赖于西方的当代艺术。这一点非常明确,所以我提倡当代水墨。当代水墨是来源于中国古老内部生发出来的,有当代人生命温度的,有独特艺术表现的艺术是我要做的,这也是我的一种世界观,也是我的一个生活方式。

  包括我的修行,我经常有时候到山里面去受戒、修行,闭关,拒绝任何的干扰。每年有两、三次,在终南山,在北京周围的一些山里。一方面入世最大的勇气入世,面临这个世界的很多问题,面对它。然后面对它、处理它、解决它;一方面我又回到自身,回到原点,回到我的灵魂的归依处,这个归依处是我心里希望得到的,我想成为的自己的那个样子。那个样子就是入世出世之间,是一体的。

当代“三然书房”一角

  对书房的概念

  Q:此次“书斋-追古”展中“三然书房”如何构思的?

  A从小看着我父亲在批斗以后,深更半夜在一个煤油灯下在写字。这是我对书房的第一感觉,不管批斗再晚,劳动再晚,回来总用一些废旧的报纸,临一些黄庭坚、苏东坡、米芾的字帖。

  这个给我印象特别深刻,所以在我的书房概念里更多是一种寄托,一种温暖,一种慰藉。不局限于各种场。所以,我的书房在天地之间,天是我的书房,地是我的书房,我当然渴望一处安静的居所作为我的书房,但生命无常,随时是颠沛流离。这种奢望有时候一辈子不一定能达到,如果有不妨放大一点。我可以在随时随地,我出差旅行到哪儿,哪儿就是我的书房,山川自然山川是我的书房,这样我可能化解很多的烦恼。

  Q您的书房是化解烦恼的地方。

  A让我安顿心灵的地方,看书,写字,听音乐,给自己对话,跟自己相处的一个地方,不局限于某一种空间。像我的生活颠簸惯了,四海为家。这个时候我可以不跟世界上任何人在一起,我一个人独处在那里。

  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是可以汲取能量的地方,一定要跟自己相处,因为这世界太喧嚣了。

当代“三然书房”主人贾廷峰旅行中的动态“书房”

  喜欢的书

  Q您喜欢读哪一类书?

  A我对书天生最热爱,小时候就开始。我小时候偷我妈的钱偷了三四年,大概5岁到8岁之间,而且天越黑,下着大雨、刮着大风我夜里越有经验,不睡觉了。两三点就偷偷爬起来偷我老妈的钱,每次偷不多一毛钱,然后偷完以后干嘛,天不亮就狂奔,跑到安徽阜阳一个叫文集的小集镇的新华书店,蹲在那里眼巴巴地等着那个店员开门。我小时候是无比热爱书。包括海明威的书,还有《约翰-克利斯多夫》,这都是我心中的英雄。我读的书非常杂,哲学的,佛教的,艺术的,生活的,音乐的,非常杂。这个杂也滋养了我。

  Q最近几年在看什么?

  A最近两三年我出差总是带一到两本佛教的书,是我心里的一个安慰。最近再看弘一法师(李叔同)的书,看了无数遍了还在看。

  书房的形态与承载

  Q从这些因素来看,你怎么去考虑书房的样貌或者形态?

  A首先是朴素、自然简约、空灵,要有书香气,没有什么过多的渲染,越单纯越好,这可能符合我的性格越单纯越好,没有任何的渲染,甚至是不要色彩,我喜欢朴素的东西。我对禅宗特别感兴趣,当下学问,这个是最有兴趣。

  Q书斋这个东西本身还是一个物质的形态。在你看来会承载什么?

  A真空妙有,这个空承载万物,承载宇宙,也是一种心静的体验,因为我经历了太多,这个时候需要淡定起来,越淡越好。不仅书斋,包括我的画廊,包括我以后的人生也越来越返璞归真,极简的人生。我在物质上奢求不大的,如果是奢求,如果说有奢求的话也是为了满足我的另外一种愿望,因为还有有很多人需要我。

  Q就是一种责任。

  A也不能顿首空门吧,你总是在社会上生活,还有你的宿命,你的责任,你的承担,跑不掉。

  现在才明白他的一种良心用苦,就是永远的就是一句话,十几年如一日,忠厚很重要,忠厚是一个人的品德,这是根。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样,忠厚是最原始的东西,你的初心这是不能变的。这也是书房最精髓的地方,然后读书还有一个体会就是说人还真不能成为书呆子,我见过无数读了很多书的人,满腹经纶的人,一到入世完全不能学以致用,这是很可悲的。

  尤其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这一点我是自己的看法,完全图的是学究气,这是要不得的,你的学问,你的所有的经验,书上的知识带给你的一定是面临这个世界的问题时能解决问题。甚至是开悟解脱这是至关重要的,不然你读的书越多,越没有智慧,对众生、对自身、对家庭都起不到好的作用。这方面我见了很多,很多博导、甚至博士读的书比我们多百倍,但是到了社会上,遇到务实的问题,就自私自利,狭隘至极。这一点要很清晰,希望我不要做这种人,不要成为障碍。

当代“三然书房”展览现场

  理想与现实的转化

  Q类似于书房的理想,以什么方法转化出来?

  A我的画廊也是我的书房,它在完完全全演绎我的理想,我的审美、我的艺术追求,我度己度人的一个道倡。我每个展览也是那是我的书房,画廊这个书房也挺大的,它是面对社会开放的,完全是我的一个书房。

  Q这是学以致用的一个空间。

  A这个空间既是战场又是抚慰心灵的一个道场。

  Q这个书房是动态的书房,不是一个静态的。

  A动静等观,我喜欢在剧烈的动荡的过程当中刹那定。这可能是我的一个特点,我不是在一种非常静态的过程当中寻求一种动的禅定,我可能越跌宕起伏,越颠沛流离,最终体验安静的力量越特别。

当代“三然书房”展览现场

  传统文人的入世情怀

  Q所以这次书房展涉及到对中国传统文人的一种他们的精神的对话,大家也会去思考在传统中,哪些才是今天应该去弘扬和传承的。

  A我喜欢孟子,那种入世的情怀,富贵不能疑,贫贱不能疑,威武不能屈;也喜欢王阳明,可以办书院,也可以带兵打仗;也喜欢庄子,庄子的《逍遥游》太过瘾了。我也欣赏曾国藩这样的文人,所以文人并不是懦夫,也不是弱智的人。这一点我要更正一下,很多文人内心很强悍的。他还会为生民立命,为万事开太平。我崇尚这样的文人,比如说辛弃疾、李白、杜甫、白居易、岳飞。他们有入世情怀,他可以为了的一个民族,可以说是献身的,这是真正的文人,而不是逃遁,跑到终南山,跑到某某一个山里,这就安居下去了,不管人间疾苦。我喜欢大文人。

  Q谢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