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自由的尺度 | 侯珊瑚:突破限制,回归内心自我的天性

已有 88 次阅读  2018-05-13 11:34

侯珊瑚

HOU SHANHU

 

1962 出生于中国北京

1983 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

1993 旅居美国纽约和奥兰多佛罗里达州

2014 回到中国,现生活工作于北京,自由艺术家


个展:

2017 “态”侯珊瑚个展,台湾大象艺术空间馆,台中

2014 “态”侯珊瑚2014新作展,太和艺术空间,北京

2013 “态·初”侯珊瑚水墨画展,太和艺术空间,北京


联展:

2018 艺术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北京;“自由的尺度”——中国当代水墨走向欧洲,卡萨雷斯博物馆,意大利

2017 Ink Asia 2017 水墨艺博,香港会展中心;Art Taipei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台北世貿会展中心;“视界·场域”大象十年特展,台湾大象艺术空间馆,台中;Art Formosa 2017 福尔摩沙国际艺术博览会,台北        

2016 Ink Asia 2016 水墨艺博,香港会展中心;ArtTaipei 2016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台北世貿会展中心;“蜕变”第四届中国-意大利当代艺术双年展,北京马奈草地美术馆;艺术北京2016,全国农业展览馆

2015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4”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Ink Asia 2015 水墨艺博,香港会展中心;第四届韩国釜山国际艺术博览会“Asian eyes on paper ”专题展;艺术北京2015,全国农业展览馆;“水墨 SHUIMO世纪变革与艺术新路”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另一种乌托邦-上海抽象系列展·边界”上海明圆美术馆;“全国综合材料绘画双年展”宁波美术馆

2014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综合材料绘画展,河北博物馆

2013 5+5中西女性当代纸本艺术联展,西班牙-中国巡展 (北京、巴塞罗那、广州)

2012 迈阿密国际艺术博览会



突破限制,回归内心自我的天性

——侯珊瑚访谈


库: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虽然您的作品是抽象的,没有模拟客观物象,但看上去又总会产生一些诗意的联想,比如像荷塘、水甚至是微生物等等,或许这也正是因为它们本身就不是诉诸于可见的形式,而是内心的?或许可以称之为“心象”?


侯: 我的水墨作品“态象”系列是一种内在状态的外化与显现, 它表现的不是客观现实中的可见事物, 而是把不可见的东西表现出来。水是生命之源,自然中所有的生命现象, 都与水的作用有关。水与墨的结合, 能够使运动中的形态在宣纸上呈现出来, 我的作品正是利用了水墨媒介的自然性。所以, 画面中的元素有其自然的普遍意义, 很容易给观众带来各种不同的联想。而对于艺术家来说, 选择适合于自己心性的材料, 并找到一种表达方式, 是非常重要的。


库:水墨语言天然具有自性与生长性,看似很偶然的画面效果被艺术家的眼睛所捕捉,并保留下来,这就变成了选择的必然。“无齐无不齐”,在这个过程中,艺术与人的内心是否有一种相互发现,相互推进的关系?


侯:“象”与“心”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相互的发现。尤其是抽象艺术, 它是没有参照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我在宣纸上做了大量的试验, 用水墨与西方的各种水溶性颜料相结合,出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发现了一些水墨媒材所特有的形态元素, 并试着把它们提炼出来,形成自己画面中的符号语言。


首先是对材料的了解, 水墨是一种非常敏感的材料, 灵活多变, 难以驾驭, 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艺术家必须忠实于媒介自身的特性,顺应材料的意愿,不能强迫材料去做不适合它性能的事。对材料过份地强求,就等于摒弃了材料自身的表现力。只有当艺术家与材料之间形成一种默契的关系时,这种材料才能为表达其观念发挥作用。每一种材料都有它自身的局限性, 人也是一样。对物质媒介和自我能力不断发现与认知的过程, 同时也是一个认识自我的过程。 


库:您的绘画不属于西方语境下的抽象主义,也不属于中国传统的意象,对这两者的资源您作何取舍?


侯: 我的绘画是根据它自身的形式发展而来的, 创造一种形式就仿佛创造一个生命。从一个元素的发现, 到多种元素的组合, 各元素之间的内在结构相互联系和依存, 并在运动中, 不断变化、游移、演变和生成。一切变化都必须遵循形式的内在规律。


“态象”的生成, 既不是传统笔墨的“意象”描绘, 也不是西方抽象的理性结构。而是在身体与媒介的互动状态中所形成的一种痕迹, 这种痕迹的墨象形态, 是在临场状态下的随机生发, 在各种不确定性中, 寻找内在秩序的建立。我不喜欢在画之前有预设的命题或构图,否则会影响自己的自由发挥。我喜欢在势态生长的过程中,寻找应对的方式。它们是内在生命状态的自然流露与显现。


库:在您的艺术中,显然有意识的放弃了部分对画面的主观控制,让其自然生长,这首先是一种精神上的努力,即承认自我的局限性,放下了自己的“执着”。这是否也与老庄的“无为”思想的影响有关?


侯: “无为”是东方道家思想的智慧和境界, 它并不是要做一种玄妙的“无用论”, 而是在“无为”的基础上有所作为。所谓的“无为而为”, 即自然而为, 顺其自然。 抽象艺术是从无到有的创造, 画面中的造型、结构、一切形式元素之间的关系靠什么建立 ? 看似一切都是人为的安排, 但这种关系的协调性必须符合自然的规律。放下自己的“执念”, 就是不带任何先入为主的观念, 敞开内心, 去体验未知的无限可能性, 去发现那永恒的自然秩序,它是一切生命和创造的法则。


库:一幅画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结束是很重要的。您的很多作品都保留了大量的空白,画面氤氲的效果有时看上去像随意而就。它们的创作过程真的这样轻松吗?何时是一幅画应该结束的时间节点?


侯: 宣纸落墨不能改的特点, 要求要有娴熟的技巧, 简约与空性的把握需要自我控制力的取舍, 而每一个步骤的实施, 仿佛都是一次决定成败的冒险。


我的这种创作方法, 虽然在每一步的层面上充满了随意的偶然性, 但从整体的把握上却是一个非常严格的理性程序。画面中那些自然生成的氤氲效果, 在空间中形成不确定的聚合结构。做画时, 既要放任自如又要随机把控, 经验的积累来自于对水墨材料的细微体会和各种失败的教训。 只有在创作过程中不断反思和总结经验, 才能尽量避免失误的发生。艺术实践是一种个人的体验, 没有现成的捷径可走, 必须自己去面对所遭遇的具体问题, 并找到解决的办法。


库:科学让我们通过探索外界来了解世界,而哲学与宗教却让我们回归内心去探求“道”。在中国哲学看来,本质上“无内无外”、“无大无小”,了解自己才是领悟“道”的根本路径。这是否也是您的“艺以载道”的方式?


侯: 中国古代艺术精神强调“艺以载道”、“进技于道”, 一切艺术的形式都必须超越“技”而走向对“道”的把握。然而, 在艺术的实践中, 人们往往总是不自觉地在适应着某种习惯性的模式,被“技”所束缚。我觉得,真正的艺术家要敢于经常使自己处于一种未知的状态,技巧上的娴熟和重复是需要警惕的。在创作中, 最好的能力不是完全控制,而是要允许“意外”的发生, 在不断的偶遇、发现和寻找的过程中去体悟“道”的真谛,这样才能使自己生命的潜能充分地调动出来,实现自我的突破。


艺术的本质是突破限制, 回归内心自我的天性。“态”由心生, 艺术家只有回归内心的真实, 在艺术中其生命的状态才会自然地由内而外转化出来。


▲态象系列TW1725 82x123cm 纸本水墨 2017



自述

文/ 侯珊瑚

从2011年起,我的水墨作品以“态象”系列+编号命名,不再单独使用其它题目,是因为我觉得,我的作品虽然形态各异,但表达的内涵却始终如一,“态”是我在创作实践中一直思考的一个观念。它与我的创作方法、画面构成、造型方式等,种种形式要素的建构都是一体的。


从字面上看,“态”的繁体与简体字的组合有两层不同的含义。


▲态象系列TB1508 248x124cm 纸本水墨 2015


繁体字的“態”是“心”与“能”的组合。意在“心之所能必见于外”。“態”是指内在状态的外化与显现。而简体字的“态”是“心”与“太”的组合。“太一”即宇宙,“态”是心灵与宇宙万物的合一关系。


这两层含义,也正是我在创作实践中,不断感知与体验的。它使我不断思考,人与自然、物质与精神、个体生命与世界之间的存在关系。


▲态象系列TW1718 180x96cm 纸本水墨 2017


我在画面中所运用的造型方式,一方面,来自于水墨媒介本身的自然“质态”;另一方面,来自于身体内在的精神状态。“态象”的产生,既不是对可见事物形象的具体描绘;也不是来源于文字符号的变体。画面的生成是在各种不确定的境遇中,寻找结构之间的组合关系和内在秩序的建立。我无法预设画面的最终结局,只能在势态生长的过程中,寻找临场应对的方式。“态象”是在身体与媒介的互动状态中所形成的一种痕迹,这种痕迹的墨象形态随机生发、无法重复,犹如一种即兴的演奏或舞蹈,它们是内在生命状态的自然流露与显现。


▲态象系列TW1728 125x89cm 纸本水墨 2017


在水墨的“质态”处理上,我尊重媒介的意愿,充分发挥宣纸和水墨随机渗化的自然特性,并尝试用水墨与西方现代水溶性颜料相结合,产生出一些特殊的肌理效果。在墨的运用上,将墨色分解为不同的明度层次,形成负有质感的对比关系。画面中那些自然生成的晕染流体,在空间中形成不确定的聚合结构。创作的过程更多是关于一种流动与凝固、放任与把控、偶然与必然的碰撞或相遇,一切运动的变化都必须遵循其生命形式的内在规律。


▲态象系列TW1616 180×96cm 纸本水墨 2016


绘画对我来说是一种对世界的感知与表达方式,与水墨媒介的接触,其实就是与自然本身的沟通。物质媒介与生命意识相互渗透与融合的过程,就是“心与物冥、天人合一”的本质性体验。


“态”即“心之能”,“心”与“能”是相互的发现。在与水墨的接触中,我越来越体会到,必须把自我摆在一个适当的位置。过份主观地强调自己的控制能力,其实是在遮蔽自己的眼睛。要放下自我,承认自己的局限性,学会观察与聆听,接受与顺从。保持心灵的敞开,才能感受宇宙无限的能量,在不经意间,发现世界的奥秘,那永恒的自然秩序,一切创造与生命的法则,在每一个微小的事物中,无处不在。


▲态象系列TY1704 97x124cm 纸本水墨 2017


一件好的艺术品,必然是一件秩序的杰作。在个体的创作过程中去体悟上帝创造的整体秩序,并不断调整自身的参与状态。感悟自然的秩序,即感悟“太初之道”,是人类精神的最大乐趣和愉悦。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约翰福音1:1 )


天、地、人本为一体,自然的秩序、生命的秩序、心灵的秩序,在时空交融之中汇集成“象”,我企图抓住的,就是那个不断流变,不断生成的秩序结构,它存在于永恒的变化形态之中,在每一个瞬间与我同在。


▲态象系列TW1714 180x96cm 纸本水墨 2017


有关“自由的尺度第五回展——中国当代水墨走向欧洲”的后续报道,敬请持续关注太和艺术空间微信公众号!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