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大锥用纯笔墨、纯哲学、纯现代到巅峰 ——对昌硕、宾虹、白石三老分析与突破之道

2已有 675 次阅读  2016-11-17 10:18   标签style  哲学 

             用纯笔墨、纯哲学、纯现代到巅峰

             ——对昌硕、宾虹、白石三老分析与突破之道

                           作者:大锥

           大锥作品  70cm×70cm  16万元每平方尺

  文人画诞生于北宋,至明完全成熟,其特质也由“书画同源”一改而为“书为画源”,书法融入绘画达到登峰造极。心学及庄禅的加入,文人画更是如虎添翼,使之成为集书法、哲学、绘画三合一的超绘画形式,高度远在纯绘画之上。

  文人画造就了“文长院落”现象。大师皆是文人,而不是画院职业画家。

    清末先辈以金石笔法入画,雄奇苍茫,一振靡弱画风。杰出代表有上世纪的“四大家”。面对每况愈下的笔墨和意境,更有 “文人画的回光返照”和“最后的高峰”的哀叹,我对此观点不以为然。

    因为从文人画两大核心价值,即笔墨与哲学分析,我认为尚有空间,可以超越。

齐白石作品

    我的思路是用纯笔墨、纯哲学、纯现代突破,三者缺一不可。

    纯笔墨,即用笔上追求纯书法用笔,蔑视速写加入些许书法意味的劣质线条。

    我的用笔,从书法中来。在幼年较扎实的“颜筋柳骨”根基上,以石鼓文为中心,隶学张迁,行学王羲之、米芾、王铎、黄庭坚,草学张旭,杂粹融合。意图在“平、留、圆、重、变”基础上入大,形成史上最圆、最厚、最苍、最重、最大特质笔法,同时又能圆中有方、曲中有直,达到化精钢为绕指柔的“绵铁”境界,这是由技术难度和中华文化内涵决定的终极高度。从而避免白石僵直,“曲”有不足;昌硕气促韵短,“留”有缺憾;宾虹性平气弱,“重”有余地。

    我的用墨,以破墨、泼墨为主,五法具备。意图极尽变化,并彰显清华,避免白石闷,昌硕闹,宾虹浊。

 吴昌硕作品 

  纯哲学,即不满足入世的情趣,追求超凡脱俗。

    我的思想,不屑于昌硕的愤、白石的朴、宾虹的文。在儒家有为的基础上,精研释道,意图形成“儒为本、释为调、道为乐”,不无为,不入枯禅,有别与八大山人,形成儒释道融合,通过神遇自然,物我合一,达到“宁静致远”的东方哲学最高境界。

    纯现代,即有别于以往的图式,与时俱进。

    我的形式,借鉴极简、抽象现代思维。取舍上,求笔简意长,寥寥几笔,胜过满纸笔墨;造型上,概括提炼,求超脱物形。

黄宾虹作品 

   身处伟大时代的今天,我们要有为往圣续绝学的志向,更要有昌硕、石涛诸先辈“自我作古空群雄”的气概,追求“百尺竿头,更上层楼”,从而实现中国画伟大复兴。

    愿我的狂文对同仁起树信心、指方向、促行动的作用。

    本文是无知狂徒的叫嚣,还是旷古奇才的不羁,读者自辩。收藏我的作品前,务必请优秀专家鉴别一下。

大锥作品  70cm×70cm  16万元每平方尺


齐白石作品


吴昌硕作品


黄宾虹作品

收藏热线:13926184196  张先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