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戏 说 憨 石

1已有 183 次阅读  2019-03-14 13:46

戏  说  憨  石

马明宸

     李维涛先生是艺术馆的园艺师,除了画画、养花、种草之外,他还雅好奇石且颇富收藏。老李家中各种名目、各色样相的花石盈架满院,其中有几株盆栽花木是老李七十年代在他二十几岁时栽植的,已经养了四十多年了还伴随着他。因为喜好,老李就把点工资和积蓄也全都用在花石上面了,自己住的却还是五十年代的破旧老房子,八、九十年代花石市场好的时候,有人要用新房子换他的花石,老李舍不得,依旧蜗居在自己的陋室里,以“憨石”自号,醉心侍弄他的花草竹石。多年的园艺经验积累,使老李对于很多动植物品类的生理结构和各种矿石的物理化学特征如数家珍,他也称得上是半个博物学家了。老李每年休假外出旅行,必到盛产奇石美玉的名山胜水之间,收罗和捡拾奇花异草以及苍松怪石。

     其中有次老李到西藏在雅鲁藏布江边上捡得一块奇之又奇的石头。此石质地为石灰岩,是块扁长形青灰色的卵石,形状如人的肾脏器官,大小有成人的两个拳头并起来那么大,形状大小可人,堪为案头奇珍。其中更为神奇的是在整体统一的青灰底色上面,迥然横贯着一道白色的花纹,这白色花纹与青灰底色之间的明度和色彩反差很大,清晰明朗、色调和谐。更有意思的是这道白纹曲折的形状极富意味:其中一侧的盘曲形状就像在飞机上拍到的长江与黄河一样,九曲十八弯,又像雅鲁藏布江的航拍图,极具艺术气息。立起来看又像大漠孤烟袅袅升空,曲折有致。另一侧的白纹盘曲则相对平缓,并且处在靠近底部的一侧,也像小溪长河一样,上面还有一个模糊浅淡的白色椭圆形纹,与下面的条纹组合起来,有“长河落日圆”的诗意。此外还有一奇,那就是横贯卵石的白纹在全石上是整条连贯的,是一个缠绕了一周的三维立体的盘曲椭圆环,这说明这块奇石乃是火山喷出时的一块石核,是岩浆上下左右涌动之中不动的的中心。所以老李断定这肯定此石定是自为一体、自成一格的天心和石胆。

得了这块石头,老李便如获至宝,大快平生,说不负自己几十年的苦心寻觅,看来此生与石有缘。回家之后,老李就请人专门照这块石头的形状定做作了一个鸡翅木的器座,与酱色的木质纹理一衬,奇石更添雅致。老李觉得这块石头代表了他此生的际遇、眼光和才识,他认为这么好的东西,不能整天封存起来,于是他就向单位的领导报告,免费提供陈列在了艺术馆展厅楼梯口对面壁角的一个小乌木桌上,供观众赏玩,也算是为艺术馆再添一景,无偿提供给单位使用。顿时艺术馆里的气氛又添了几分古雅,增色不少。驻足细赏的人很多,领导和同事们都羡慕不已,钦佩老李的运气和眼光,说要买这块石头的价格肯定下不来三万块钱,老李听了很有成就感。

没想到半年之后的一天,艺术馆里的看守人员报告说这块石头竟不翼而飞了。老李听罢,头一晕、眼前一黑,但是他又在表面上装出来很轻松和超然,说丢就丢了吧,反正是自己主动自愿摆放的,馆里既没有出资购藏,更没有提供展出费用,就算自己的倒霉吧,其实老李很是心疼,他觉得忽然间跟找不着自己了似的。馆方立刻报了警,警察来勘查了失窃现场,又调去了监控视频。然后就问这块石头值多少钱,老李说是捡的,没花钱,警察说这不行,没有价值就不能立案,非要老李出个价码,老李说应改能卖三万块钱吧,馆里领导说五万吧,价值越高破案力度越大。就这样这块石头就被定价为五万元人民币了。

后来警察局通过查看视频资料,还真找到了盗窃过程,那贼是顺手牵羊,趁四周没人的时候把石头裹胁进了自己的风衣里带走的。但是贼只留下了一个侧面的形象,不好确准正面肖象,所以几个月过去了此案仍没有侦破。忽然有一天,警察又上门了,说这段时间国家有关部门正好在开展严打行动,要加大此案的办理速度,但是目前这个石头的价值还是太低,没法立为重大要案,希望再重新给这块石头估个价,这样就可以加大人力物力投入办理,尽快破案。于是双方方也没给老李商量,就又拟了一个一百万的价码,就这样,一宗“博物馆价值百万的奇石失窃案”就成立了。

警方加大了侦破力度,调去了更长时段的视频资料,经过多方细致比对,终于确准了贼的正面形象。并且还惊奇的发现这贼还是这个艺术馆里的常客,看来是一个有着高雅志趣的贼。警方就把确定了的贼的正面形象发给了艺术馆里的保安人员。又过了半年,忽然有保安报告说看到一个与照片形象很相似的观众,馆里立刻报警,警察马上出动,对嫌疑人进行了抓捕。

经过审讯,这果然是偷窃了那块奇石的贼,他主动把石头交了出来,警方就通知老李到警察局去认领石头。老李到了警局,一看果然是自己的那块奇石,高兴得都哭了,然后他很生气地看了那贼一眼,只见那贼面白瘦削,有四五十岁的年纪,戴着眼镜,文静谦和,不像想象中的小偷形象,倒像个高级知识分子,老李暗自诧异。警察问贼说,为什么偷石头,贼说太喜欢了,没想到天底下还能有这种东西,实在禁不住就拿了。老李听了就故意气鼓鼓地反问贼,说这块石头哪有什么好,那贼说了几句石头的审美特征,没几句话却全都说在点子上了。老李一听,是个行家,一下子气全消了。警方又问贼,说今天为什么还敢来,贼说还有块石头也喜欢的不得了,老李一听这贼惦记的另外一块石头也是他提供给馆里的,顿时有点遇见知音的感觉,心内就不由得转怒为喜。老李就问贼说,你知道盗窃案还在侦破过程中,再来不怕被抓吗。贼说“惦记了好几年了,有一年没见了,实在受不了了,就忍不住冒着被抓的风险来看一眼。老李听了,都不由地暗自佩服起此贼的玩石境界来了,觉得这贼不但是一个有着高雅志趣的贼,而且还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贼!

警察却说“这块石头价值百万,盗窃者依法要判处坐20年大牢……”,话还没说完,那贼一听顿时整个人都软了,本来就很白皙的面庞上更没有人色儿了,想辩解但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哆嗦着瘫倒在地。老李听罢却不由得慌了,他是玩儿石头的,只懂石头,更爱惜知音,却不懂那么多的党纪国法,一听二十年大牢,老李慌忙说:“别、别,警察同志。这块石头虽说价值连城,其实是我白捡的,一分钱也没花,一块石头,说它百万也行,说一文不值也可”。警方本来花费了点力气,侦破了个百万大案,想报功请赏的,却没想到老李如此开解。后来他们一合计,觉得其实这个案子的侦破自己也没花费多少力气,况且又是人家艺术馆里的人员自己发现的,并且石头的这个价值也是虚的,所以也就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再加上失主老李替贼求情,他不承认馆方提供的百万价码,最后警方也不好再作坚持,所以就只得对那贼说服教育了一通,给无罪释放了。

贼走出警局,看见老李正抱着那块石头在不远处站着,似乎是在等他。二人心照不宣,相视一笑。老李拿着石头问贼说:“喜欢啊?”,贼点点头,老李说“送你吧,交个朋友,都是玩儿家”。贼接过来失而复得的石头,很郑重的向老李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又诚邀老李去鉴赏他的收藏,说也要回送老李一个,二人把臂言欢而去。

 

(作者系北京画院研究员、人民日报社神州书画院特约书画家、《中国艺术博览》杂志副主编,本文为<<李维涛展览画集序三>>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