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场品味国粹的盛宴 (新书评论2篇)

1已有 1059 次阅读  2016-07-10 15:42   标签color  台州  晚报 
台州晚报 2016年7月9日 人文副刊

                一场品味国粹的盛宴
                      ——王楚健新书《无梦到江南》被省图书馆收藏

                                                                         记者    陈 剑                   

  最近,王楚健收到浙江省图书馆的一张收藏证,告知他的文化散文集《无梦到江南》被该馆收藏了。这是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台州作家王楚健的首部文化散文集,不久前由线装书局出版社出版。该书17万字,分《行旅,神游》、《静悟,解惑》、《随笔,诗意》、《集藏,品鉴》四个部分,共40篇文化散文、随笔,涉猎国学研究、艺术鉴赏、文物保护、生活美学等。

  本书有两大特点:一是荣获全国性文学大赛奖项的单篇散文高达五分之一,既体现了这些作品的不同凡响,又反映出国家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大文化散文越来越被重视的程度;二是文风严谨,语言优美,图文并茂,积极推广国粹,充满主流文化和正统艺术色彩,其中不少作品是近几年特约为《美术报》、《中国国土资源报》、雅昌艺术网撰稿的。

  在《无梦到江南》中,一个人、一条街、一座山、一泓泉、一条鱼、一张桌、一杯茶、一幅画、一本书、一首诗、一把琴、一曲歌、一块石、一片瓷、一枝花……都足以营造古典的文化意境,引人入胜,那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也是汉语言淋漓尽致地运用的魅力,佳句如“将壶中泡好的茶倾倒杯中,一股青绿呈旋涡形涌入,太极一般滚动,乾坤精华浓缩在此”、“我回头望望,突然发现风雅与流俗、梦想与现实、清静与喧嚣在此泾渭分明,它们之间只隔着伏羲会馆这道没有槛的门”、“秋风有点凉意,拂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声响,仿佛远年的孤魂,飞天一般游荡在这爱恨悲欢的孤山”等等,在书中俯拾皆是。

  更引人入胜的是,作者表现手法自然清新,时而将江南的神山秀水与古今画家宣纸上的山水交相辉映;时而通过品读诗词、鉴赏书法、研究青瓷、文物考古、品味茶道与欣赏昆曲,怀古之情喷薄而出;时而“穿越时空”探寻历史遗迹,让人不知不觉中跟他一起“孤山夜游”、“天台神游”、“心驰雁荡”、“回首九峰”;时而追随他一起会见王羲之、苏小小、林和靖、苏东坡、岳飞、徐霞客、赛金花、陆小曼、张大千等名人大家,读画吟诗,品茶论道,触摸古人的灵魂,在思想上获得深层的感悟。曾经师从文化部艺术品鉴定委员会委员吕献珍和国际良渚学研究专家李加林学习,以及广泛结交书画家、收藏家的阅历,使王楚健传统文化功底扎实,在作品中谈艺论美驾轻就熟,观点独立文笔新颖,深入浅出地挖掘生活的艺术,表现出鲜明的汉民族文化意识和理性思考色彩。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吴文峰在一篇书评中,以“获奖专业户”和“枕边书”来称呼王楚健和《无梦到江南》。吴文峰曾引用南宋辛弃疾的词句“王郎健笔夸翘楚”,既为藏头诗,又赞美他文采斐然,王楚健马上以“吴越文荟翠九峰”来应和,引为一段佳话。吴文峰称,读到王楚健代表作之一《回首九峰天际碧》时格外亲切,在散文集出版发行的同时,这篇作品一举斩获“大好河山”中华全国诗文联赋大赛散文奖银奖,可谓双喜临门。

  王楚健将自己定位于中华传统文化推广者、江南文化拾遗者,在《“水土流失”的国粹》、《青藤论茶》、《游学之悟》等散文中都能够找到托物言志的痕迹。行将掩卷,记者读到本书的《跋》,不禁怦然心动于这句话:“岁月会让人生老病死,但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文字不老不灭。我仍然要重申,留下散文集的意义,是为了放到最低的位置,把它作为一块砖石,让后人走在回归传统文化的正道,有此一步的平坦、踏实。”

  是啊,金钱会因人的离去而散尽,而好的文字因有思想光芒的穿透能流传下来,远比一个人要存活很久很久,甚至永生不朽。

---------------------------------------------------------------------------------------------

中国国土资源报   2016/7/6  社稷坛副刊


我欲因之梦吴越

——读王楚健散文集《无梦到江南》

吴文峰 

     年前,曾写过一篇短文《新书到手连夜翻》,被中国国土资源报编辑任晓路老师修改后以《书卷多情似故人》在社稷坛副刊发表。近日,我接到文友王楚健快递来的散文集《无梦到江南》,一气读完,竟做了半夜的梦。

王楚健,浙江省台州市国土资源系统的一名纪检干部,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笔名吴越江南。高大儒雅,文味十足。2013年春,我奉国土作协之命,从济南出发,前去采访全国十大“国土资源执法卫士”之一——温岭市国土资源局大溪分局局长黄友正,有幸相识。他指着他办公室墙上的一幅书法让我看,说他的姓名就含在其中。我仔细品读,果不然,上面有一句“王郎健笔夸翘楚”,随后是“到如今、落霞孤鹜竟传佳句”。这是南宋辛弃疾的一首词,由一位晚清的文人书写,被他无意中淘到了,如获至宝。当时,他业余正师从文化部艺术品鉴定委员会一位专家学习书画古陶瓷研究。“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词中的王郎,应该是指《滕王阁序》的作者王勃,也是曾写过“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王勃。

从此,我们也成了知己。常常在节假日,收到他游历江南的照片和信息。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没成想,还不到三年,王楚健竟写出了17万字的一本书。作为一面之交的朋友,还把那次偶遇写进了“自序”中,让我惭愧至极。

我坐在济南的灯光里,手不释卷,品读他写江南的文字,心潮逐浪。

《无梦到江南》是一本文化人写的文化散文。共分《行旅,神游》、《静悟,解惑》、《随笔,诗意》、《集藏,品鉴》四卷。从《西塘梦寻》开篇,到今年春节在苏州完成的《伏羲会馆赏昆曲》,前后跨越十余年,收录文章近四十篇,笔触多涉吴越故国,这也是他从一名边防警察到报社记者编辑再到国土资源工作者不停跋涉的屐齿旅痕和“心灵鸡汤”。文中,作者时而将江南的神山秀水与古今画家宣纸上的山水交相辉映,放射出迷人色彩;时而通过品读诗词、鉴赏书法、研究青瓷、考古文物、品茶论道与欣赏昆曲,喷薄出怀古之情,时而“穿越时空”探寻历史遗迹,触摸古人的灵魂,在思想上获得深层的感悟。他是将自身作为事件的记录者、调查者、见证者、解读者,把所见所闻和历史、文学、艺术、美学、哲学等知识,一股脑地放入思想的熔炉,托物言志,借景抒情,提炼吸取,转化为一种新的文化观念,消融在文字中。让人不知不觉中跟他一起“孤山夜游”、“天台神游”、“心驰雁荡”、“回首九峰”享风花雪月;蹑手蹑脚地随他一起会见王羲之、苏小小、林和靖、苏东坡、岳飞、徐霞客、赛金花、陆小曼、张大千等名士风流,读画吟诗……难怪当地文联的领导在《台州湾畔笔墨香(总序)》中称其为:“谈艺论美驾轻就熟,观点独立文笔新颖,描写了艺术化的生活,表现出鲜明的传统文化意识和理性思考色彩,有着深厚的人文情怀和终极追问。”

《无梦到江南》里的配图很美,或书法或绘画或摄影,相当一部分是王楚健自己的藏品和书画家朋友“客串”的作品。“雅集楼”是现代海上画派代表人物程十发先生十几年前所写,挂在他住了18年的老房子里。后来,又得了一幅岳飞手书的“墨莊”碑拓,遂把它用来给书房命名(据考证,“墨”意为藏书之室,比喻藏书之富)。王楚健视岳飞为偶像,抱定“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的人生理想与“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生活态度,常常自勉:身在墨庄,心系天下!这一点,从他的《西湖散记》里能真真切切地体悟到。

有朋自远方寄书来,不亦乐乎。收到《无梦到江南》,我曾立马给楚健打电话表示祝贺和感谢,同时借问其笔名,他轻声一笑:“江南吴越之地,曾是无数中国文人的精神家园、儒家文化的精髓之地,也是我一直神往的地方。然而,当代的江南,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江南了,用此笔名,也代表着我寻找江南的情结。”

吴越,旧指吴国和越国,一个在太湖平原,一个在宁绍平原,历史上相克相生,一会儿卧薪尝胆,一会儿越甲吞吴,曾让人民不聊生。现在的吴越,泛指江浙一代,北有苏州,南有杭州,成了天堂的代名词。吴带当风、越女齐姬、吴根越角、吴牛喘月,哪一个成语没有故事?住在江南,这种情结还用找吗?

“王郎健笔夸翘楚,吴越文荟翠九峰”是王楚健写给我的离别赠言。他的书中有一篇《回首九峰天际碧》,我读了两遍,得知“九峰”原是他故乡黄岩“永宁山”中的九座山峦,分别称灵台、文笔、华盖、宝鼎、双阙、翠屏等,古代曾建有九峰书院,留有《九峰读书图》传世。学生时代,王楚健曾远眺此山,发现山峦像极了一位美女的形状,心中陡然升起文学“女神”的意象,一直伴随在梦中。最近,他从一幅古人留下的书法作品中,读到了“回首九峰天际碧,可能无梦到江南”两句,遂提笔成文,发表后获得了“大好河山”中华全国诗文联赋大赛银奖。今年以来,王楚健已获得了五个全国性文学征文奖项,可谓真正的“王郎健笔”。

《无梦到江南》最后一页,王楚健写到:“岁月会让人生老病死,但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文字不老不灭。我仍然要重申,留下散文集的意义,是为了放到最低的位置,把它作为一块砖石,让后人走在回归传统文化的正道,有此一步的平坦、踏实。”

这页的最后一段特有意思:“我想对若干年后在旧书摊淘书的年轻人说,如果你们买下了这本书,我会非常感谢的,因为你们没有让它废弃,而是让它继续流传,继续发挥微薄的作用。”看到这里,我淡淡一笑,翻回他在前面写的“愿为江南文化拾遗者(自序)”:……接待来台州采风的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会吴文峰先生,很是投缘,也受其作品高产的鼓舞,决心在文学创作上倾注更多的精力;《中国国土资源报》副刊编辑陈蓉看到网上投稿,主动与我联系,交流文学艺术,使我的文章更贴近副刊的栏目……他们都是我回归文学之路的良师益友。”

海内存知己。感谢楚健把我们当成朋友。这些年,我也曾多次做江南游,大都来去匆匆,无锡寻祖——梅村祭拜泰伯祠堂,乌镇看水——东栅参观茅盾故居,绍兴漫步——兰亭体悟曲水流觞,西湖泛舟——秋夕远眺雷峰夕照……掩卷后,我关灯上床。是夜,一梦到天明。梦中,我又回到吴越江南,看日出江花,望春来江水,观钱塘秋潮,听姑苏晚钟,赏三潭印月,品越调吴歌……

我想,今后的日子里,《无梦到江南》将成为我的又一本枕边书了。睡前读一段儿,会夜夜梦到江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