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嫁接高手刘溢

82已有 7834 次阅读  2012-10-17 09:35   标签Microsoft 

      

        自国门打开,中西文化就上演着一场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舞台剧。日子久了,谁也打不败谁,就开始彼此妥协、合作,就此产生了艺术圈众多的融合派、折中派、嫁接派高手。画家刘溢就是一位成功的艺术嫁接高手。

       提及刘溢,现实中了解的人不算多,但是说到他画的《搓麻将的女人》,网上的点击率之高据说只比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梵高的《星月夜》差一点,可见人气之旺。说起来,这幅画构图并不复杂,五个各具民族特点的裸体女人正在打麻将。画的技法很写实,但是细节的呈现却又很荒诞,具有故事情节却又没有结局。正是这种实与虚,真与怪,现实与神话,时尚与古典的结合,给了读者一种自我暗示和对照。这样一幅画也在有意无意间与政治、经济、性、暴力等最时髦的话题挂上了钩。它似乎成了一道谜题,每个读者都希望从中寻找到自己的答案,于是画成了游戏,欣赏者也成了游戏的参与者。画不再简单地寻找它的读者,而是与它的读者打起了哑谜。艺术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让人大吃一惊。这就是嫁接的魔力。

       从生物学的角度讲,嫁接的植物亲缘关系越近,嫁接的成功率越高;亲缘关系越远,嫁接的成功率越低,但是却会产生许多怪异的品种和奇绝的现象。刘溢的画自然属于亲缘关系比较远的嫁接。中西文化、古典与观念、政治与经济、女人与男人、写实与抽象、直接与间接、感性与理性……还有夹杂于其中的一丝幽默和玩笑都成为刘溢嫁接的素材。这样的尝试让你从中发现了一个惊奇的让人无以复加的世界,甚至这个世界比达利的超现实主义还荒诞。因为没有惯性的视觉审美习惯做铺垫,刘溢开启的完全是具有超现实主义和魔幻现实主义的大门,所以读者会感到非常惊奇和刺激。这也是刘溢的的作品总会引起许多读者的关注和争论的缘由吧。

       当然,刘溢的嫁接是有风险和前提的。他是文革后第一批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在中国受到当时学院派最扎实的写实训练,与陈丹青、杨飞云、朝戈等同属一批人。这种写实的训练使他具备了古典风格的细微表现能力,以致在他后来作品变形、怪诞和夸张时都因为有这种写实的精微做保障而给读者留下了切入的空间。同时,由于刘溢后来旅居加拿大,不仅画画而且研究中西文化的异同,这就使他从观念上更多地具有了多元性和独立性。当这种扎实技术与多元思想结合在刘溢的笔中形成化学反应后,就自然产生了与众不同的刘溢艺术效应。

       这种艺术效应就是让你看完了刘溢的作品后有一种眼睛发直、头脑发蒙、身体发抖的本能反应。你看,画面很写实,技术功夫精微雕琢,但偏偏人物与环境呈现出一种虚空感,还不是虚假景观,是一种真实情境的心境蛮荒,像另一个星际社会。怪诞、诡异又生机勃勃,总是隐含着某种不确定的因素,而这种不确定性,使他的画有了无数的解读。这种不确定感使习惯于寻找答案的国人审美受到了挑战。很多人在他的画前会感到不舒服,但是又有种非常新奇的偷窥感。不知是嫁接过程中技术的作用还是画家有意为之的表达效果。但不可否认,他使惯于接受的读者开始自我的审视和分析。

       画后的刘溢有很多新奇的观点。比如:艺术家就应该是,关起门来折磨自己,打开门来吓唬别人。把艺术当作吓唬读者的东西,这本身就让希望寻找安乐椅的读者不能理解。但刘溢本也不希望给这个讲求秩序和规则的世界增加一抹亮色,所以他的作品让人惊奇也就不难理解了。

       不过,嫁接虽然可以结出奇异的果子,但这个嫁接还是要有可遵循的原则,必然要有画家自身的心理控制和边界,如果一味放任,一旦嫁接出了怪胎,可就大大的不好玩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6 个评论)

 36 12
 36 12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