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沾花惹草”之后——再说蠢疯的画

13已有 1399 次阅读  2015-03-12 17:32   标签蠢疯  水墨 

“沾花惹草”之后

——再说蠢疯的画

/冯国伟

 

画其实是艺术家的影子,有光的时候很清晰,没光的时候,尽管你看不见,但它依然存在。蠢疯的画就有很强的生活印记和心灵印痕,无论在日头下或月光下,都会拉出长长的清晰的影子。

2011年冬季,我曾去开封城拜访蠢疯,并有过一次彻夜的长谈。蠢疯“跳来跳去的生活”不乏故事性和戏剧色彩,也曾土豪白领,也曾落魄失意,也曾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九死一生……但那是他选择的生活,无论对错,他都要“自作自受”。他的涉猎非常广,现代诗、摇滚乐、现代书法、装置行为、雕刻、设计,集藏大量瓦当和汉画像砖,并开了一家艺术道场——度空间,策展,写文章,还画画……我觉得一个人的精力玩这么多东西,有些过滥。但蠢疯玩什么都有“豁出命”去做的舍得,不是脑门一热的三两天热度,倒样样都搞得风声水起。我当时直觉,这个人狠,对自己狠,对生活狠,对艺术也狠,自然与众不同。

随后蠢疯给我展示了他的“沾花惹草”系列水墨作品,让我一下看到了这个外表坚强的人内心脆弱的一面,更恰当的说是内心柔软和温情的一面。他笔下画的不是大家熟悉的松梅竹兰等传统题材,而是那些无人问津在田野里自开自败的野花野草,虽然无人关注无人喝采,却自有风华、气象和格局。能看出他的画也是“豁出命”画的,一腔热血毫无保留。他作品中那种孤寂、寥落、野蛮和温情让我感动。那是一种朴素而又深情的歌唱,里面有蠢疯的艺术心象和情感寄托。对了解他生活经历的人来说,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画是属于个人的吟唱:“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不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蠢疯当时说了一句话:以前觉得自己是一条滥命,丢在那儿都行,现在有了女儿,我要好好活着。我也有女儿,蠢疯这句话击中了我。正因为如此,我后来为这批作品写下《蠢疯的那些花花草草》一文时,完全是情感驱使,在文章结尾冒出两句劝诫:

有了女儿,我要回家;有了花草,要珍惜它。

这已经越出了人与画对话的边界,有教诲之嫌,但当时觉得似乎非如此不可,才能一吐心中块垒。

几年过去了,在博客和微信上,还是能时常看到蠢疯四处奔走于郊野,继续着他的田野考察;也继续在搜集瓦当、汉画像砖,他的“汉铭艺术馆”也得到政府支持,正在筹建中;也在关心着粮食、女儿、花草,更重要的是一直在坚持画他的“沾花惹草”系列。

今年年前,蠢疯给我发来一批他最新创作的水墨作品,以“后沾花惹草”命名。集中观看之下,体会到了蠢疯加一个“后”字的含义,因为这一批作品较之几年前确实有了很大的变化:

其一是构图上更有层次。蠢疯早年从事工艺美术,年纪轻轻就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不是假的。他木工活好,设计能力强,雕刻水准高,这些都被他带到了水墨作品中。因此他的水墨画有非常强的雕塑感。花花草草之间的穿插非常有层次,也非常清晰。这种空间的造型能力经过几年笔性锤炼,越来越自然地转化在了笔墨上。如同蠢疯长年收集的古旧物什,褪去火气,越来越温润和细腻,视觉效果越来越舒服。

其二是作品立意更加多样。早几年蠢疯笔下主要画的是花花草草,主线是分明而单一的。所寄托的情怀也是孤立而偏执的。这一批作品,能看出蠢疯的视野越来越开阔,人物、山水、花鸟都进入了他的画面,虽然焦点还是他的花花草草,总有一两棵虬劲苍老的老树枝干横亘在画面正中,但背景中的山水、人物、寺庙却传达着不同的信息,或野游、或独步、或观花、或禅思,意趣愈发多样而活泛。

其三是作品基调温和了。蠢疯早期的沾花惹草系列,孤寂落寞,不合于众,对应着他生活的状态和心理暗示。这一批作品却有了更多暖意,从色调、构图、主题包括意境都有变化。花草不再表达其枯寂,开始表现其傲放。即使画面中反复出现的仍然是那种老树秃干,但总会有几朵鲜花绽放在空寂的枝头。花开了,色暖了,画面热烈了,有了尘世的温暖但又不污浊,是一种清亮的激越。这是不是意味着回归家庭的蠢疯心变得柔和了?

更多的变化是一点一滴的,只有前后对比才能体味出它的区别。如果说前期蠢疯的花花草草更在意它那种野生状态和生存方式,重在物象、重在自我;那么这些最新的沾花惹草作品更在意的就是这些花花草草的生命力,重在交融,重在心境。这种画面的变化其实是人的变化,人到中年的蠢疯显然低调、内敛了许多,对很多事物的看法不再硬碰硬,开始以柔克刚。这种变化并不激烈,但很厚实,不但表现在画面上,甚至表现在他的面相上,以前那个愣头青年变得慈眉善目起来。

这是比较自然的一种生长形态。艺术本就是一个自然生成的过程,作品与艺术家的生活、状态无法分割,也无法断裂。不能简单地以时间跨度比较优劣。都是生命的阶段,各有其美,只要自然而真诚的绽放了,就是最好的作品。

从人生的角度而言,我是欣喜于蠢疯这种变化的。人到中年,早已不需要争蛮斗狠。画也如此,会浸着绘画人的心迹产生变化,这种暖意所产生的情怀和慰籍自会是另一番景象。

蠢疯的女儿一天天在长大,他的花花草草也在一天天成长。因为有了成长,所有的可能和设想都会存在。我看到了“沾花惹草”之后的变化,那么,“后沾花惹草”之后呢?倒让人满怀好奇心。

且等待。

 

 

2015-3-10于兰州

 

(后记:春节前后,一阵忙乱,一月余未安心读书写作。写起文章来竟然就有了些许生疏感。好在蠢疯的人和他的画还是比较了解的,所以写些零散的感受。这是羊年春天的第一篇艺评文章,算是开笔之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