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无处安放

2已有 372 次阅读  2016-07-20 04:45   标签日记本  美术馆  记录 
小时候有个习惯,喜欢把记忆留存在日记本里,无论是喜悦的还是悲伤的,只有记录下来之后,才能放下。写进日记本仿佛就是加了封印。
画画似乎也是一样的。
这幅画画的格外艰难,之所以艰难,是因为几乎把过去的画又重新画了一遍。每一幅画就好像一段记忆,比如最远处的那幅雏菊,已经最模糊了。
这幅美术馆的场景在我脑海里存留许久了,终于还是完成了。所有的作品成了永久的陈列。
本来想画的久些,或永远也不想画完,但终于还是用一夜的时间就完成了。
终于有了陈列,但也终于,无处安放。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