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风景原生态——画家杨素明访谈录

18已有 4134 次阅读  2015-02-09 21:31   标签访谈录  原生态  风景 

风景原生态——画家杨素明访谈录

   

   记者:看到您的画很唯美,单独一幅或许没有一个主题,只是好看,但多看几张以后,感觉隐隐约约有一个主题,看完之后,这个主题不时地在脑海里回荡,谈谈您是怎样做到的?

杨素明:有的画家事先确定一个主题,再按照这个主题寻找素材,这叫主题先行,而有些画家则相反,我就是这样。先是一个画面打动我,我感到它的美我才去画它,事先没有考虑到什么主题,为表达什么、歌颂什么而去画。连续画了几张以后,表现手法慢慢确定,思路也渐渐清晰,想画什么,不想画什么,可以反映出来。首先是喜欢纯天然的东西,不喜欢人造的东西,喜欢随意的东西,不喜欢安排的东西。在我的画面当中看不到整齐的房屋、平坦的公路、漂亮的电线塔架等等这些现代工业文明的产物,这样的东西与我所看到的风景格格不入。

记者:但这些东西都是现实存在的,它们本身也有美感,为什么排斥呢?

杨素明:我希望我的风景画里是一些纯粹的、天然的自然物,山是自然存在的山,树是野生的树,花花草草都是野生的,河流小溪是自然形成的,绝不是人工修的渠道或堤坝。自然的景物是一种天然的美、原生态的美,与人工的美是两回事,二者放在一起极不协调,当然,我不否定其他画家可以这样画,也可以画得很好。

记者:那您是不是认为您在歌颂自然、赞美自然,像希施金那样的画家被称作“森林的歌手”。

杨素明:我没有那么伟大,我的作品也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歌颂自然是可以肯定的,画画嘛,除了审美的因素外,你总要赞美个啥或者批评个啥,否则没有意义。只不过我在赞美的同时也在表达我的不满。我经常在山谷、河流写生采风,看到的是我们人类文明对自然的介入,甚至是破坏性地介入,颇有感慨。有一次,进入一段河谷地带拍照,令我大吃一惊,整个河道被大型机械翻得面目全非,前后有五六个沙石料厂在这里施工开采,可是几年前我还来过这里,当年潺潺流水,碧空蓝天,可是现在,原来自然形成的河道已荡然无存。才几年工夫就成这样,我才猛然想起我们国家正在大踏步地进行城市化建设,把自然搞成这个样子,就是为了建高楼大厦。

记者:你排斥现代化的生活?

杨素明:我不排斥,但我认为城市建设和保护生态不矛盾,但后来想想其实是有矛盾的,要解决好这个矛盾是很困难的,曾经有人断言,人类的文明不是毁于战争,人类文明一定是毁在文明建设的步伐里。这里面有哲学问题,但我认为有一定道理。

记者:因此,您的作品也可以看作保护生态环境的呼吁。

杨素明:我对国家的大事无能为力,但在我的作品里表达思想是可以的吧。


秋水无声  布面油画  118×160  2013.6


山水风景7号 布面油画 118×170 2013.7


记者:您的作品很受大众欢迎,这和您的作品的通俗性有关,您在这方面是否有所考虑?

杨素明:目前国内油画的艺术追求或者叫艺术价值取向是非常多元的,有传统一点的,古典一点的,还有现代一点的,还有很时髦的当代艺术。我处在一个大众生活的正常社会里,我的油画是面对大众,因此,看得懂是我创作的第一要素。通俗性也就是其主要特征,但做到通而不俗,就有一定难度,艺术毕竟是引导人的,而不是迎合人的。

记者:您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杨素明:如果一味的迎合人们的口味,艺术势必走向艳俗,甚至恶俗,社会上有一些这类现象,如画店里出售的粗俗的名画复制品,还有一些低端的“行画”。既然艺术要引导人们,它就不能低俗。追求艺术的学术性,追求艺术本质一点的东西,就可使艺术雅致一点,高尚一点。我尽量使我的作品通俗一点又要高雅一点,二者兼顾,这样才能走进大众,引导大众。太学术的东西曲高和寡,观众少。

记者:我注意到您的作品里有一个山水风景系列,这个名称很有意思,是否有中西结合的想法?

杨素明:在中国画里面分为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这是两千年来约定俗成的内容。在油画领域里,它可分为肖像画、风景画、静物画,这两个东西方的画种完全可以一一对应起来,他们在表现内容上是一致的,高度的一致,只是叫法不同,这说明东西方艺术面临的对象是一样的。

记者:那么也可以说,人物肖像、花鸟静物这样称呼也是成立的。

杨素明:是的,你理解的非常正确。我的作品《山水风景》系列不只是名称的问题,我是想用西方油画的手法表现中国山水画的精神境界,这是我近几年创作的主要课题之一,目前也算小有成绩吧,其中一幅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新疆展区入围展。另一幅在新疆当代油画展中获得优秀奖,并被收藏。这也说明这一课题创作的方向是对的,是被认可的。


山水风景3号 布面油画  118×150  2014.6


山水风景1号  布面油画120×180  2007.10


记者:您的作品是很写实的,我们可以在其他展览看到有些画家的作品很写意,您为什么喜欢写实的手法?

杨素明:这是个人喜好不同,一般情况下,画家喜欢写意的多,喜欢写实的少。因为写实的慢,还费劲,出力不讨好。我用写实的手法画画,是因为它能深刻的表达我的意思,我想要的东西。有的同行认为写实的方法庸俗,我认为他是偏见,是他画不好写实。古典油画大多是写实的。

你所说的写意的实际上是写生的意思,我也有大量的这样的作品,画这样的写生的时候感觉和写实的不一样,用笔挥洒自如,心情无比舒畅。这两种方法我经常交叉作画,以抵消那种写实作品长期劳作的辛苦。

记者:您介绍一下您的写实作品的特点,我注意到同样写实的作品都有不同的特点。

杨素明:你问到了技术层面的问题。我的作品,大一点的都不是写生,就是那种被称作创作的作品,一般情况下创作时间很长,最长的达两个月。我说的技术问题是指油画语言的运用上,我用颜料厚,这样能够造成丰富的肌理效果,也能深入刻画细节。《石音石脉》系列作品运用这种方法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厚实的颜料在画面形成凹凸不平的粗燥面,形成对光的漫反射。远看是亚光效果,近看到处是光点闪烁,有金碧辉煌的感觉。如果在绘制的时候运用一定的技术手段,油画都不用上光油,都是光亮如新的。

记者:运用什么技术手段?

杨素明:技术手段就是,这里我不想多说了。

记者:哦!是保密的方法,不便透露。您刚才说到了创作,那么请您谈谈创作和写生的问题。

杨素明:写生是对照实景、实物和人物进行描绘的意思。创作的意思被许多人理解为关起们来在画室里构思、制作。其实这两种方法不应该有严格的界限,写生的时候加入自己的想法,运用已经成熟的、带有自己特点的手法,就是创作。反过来,创作的作品运用写生的资料也是顺理成章的。我很喜欢户外写生,亲近大自然,感受大自然,心情无比舒畅。目前,我的写生作品基本已形成自己的特点,可以熟练地描绘大自然。国内的画家近几年兴起一种户外写生热潮,参与的人很多,他们的特点已经非常多元化了。以前基本上是“印象派”的光色原理,现在出现了许多“写意”的手法,甚至抛弃光色原理,自成体系。

记者:什么是光色原理?您的写生是什么原理?有什么特点?

杨素明:简单地讲,太阳光看是白色的,但它可以分解成七种颜色,“印象派”把分解后的光色画出来就是光色原理。例如画绿草,可以将蓝色和黄色并置在一起而不是调和成绿色。我的写生不排斥这种光色原理,只不过更加突出油画的本体语言的特征,颜料厚实,有堆积感是主要特点,我的作品无论大小,无论写实还是写生都有这个特点。还有些特点是自己总结不出来的,是观众或批评家总结的,如果被业内人士认可的话,那么这种特点就是风格了。

记者:您画得都是新疆,您画过其他地方没有?您对新疆美术界的地域特色是什么看法?

杨素明:地域特色是一把双刃剑,它造就了许多成功的画家和作品,也框住了画家甚至评委的思想。在评委眼里,只要是新疆的作品,就必须是少数民族,大漠戈壁,除此以外很难入选获奖。新疆本土画家更是热衷于地域特色,很少在形式语言上探索,被上级表扬说是“油画大省”就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是大画家,其实与内地身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要认真分析,不能夜郎自大。

我自己画画多少也受地域性特征思想的影响,因为有些画展要参加,迫于无奈画一些所谓地域特征明显的作品。无论怎样,自己还是在艺术表现上,艺术语言上下功夫。

我去的地方不多,南疆没去过,内地也只有北京、上海、江苏等地,这些地方的画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说老实话,新疆题材的作品地域特色不是很明显,像《石音石脉》系列和许多的风景写生系列更像广义一点的中国北方。

记者:您的出生地在哪?是新疆吗?

杨素明:这和画画有关吗?

记者:我看到您的作品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虽然是大山、大河、树林和石头,我感觉您离它们很贴近,很熟悉,只有这样您才能画得如此感人。

杨素明:你在夸我!我是新疆人,我的出生地是一个在博尔塔拉河边的一个连队,小时候,母亲在河边的水磨工作,我就在河边玩耍,这只是美好的回忆,似乎与画画没有关系。如果一定要说有关系,就是从小亲近大自然,不像现在城里的孩子,五岁以前没见过泥巴和虫子。我的作品大多是本地的风景,我到这些地方很容易,去采风拍摄的次数很多,有一个叫哈日图热格的山谷,几乎年年去,有二十几次了吧,这个地方出的画也最多。

记者:听说您也画国画?

杨素明:画过国画,还搞过木刻,现在木刻已经不搞了,偶尔画画山水画,对油画有好处。

记者:您为什么喜欢国画?

杨素明:没有为什么,我喜欢喝茶也喜欢咖啡。


 石音石脉20号 布面油画  100×133  2012


石音石脉22号(薄雾)   布面油画  80×100  2012


石音石脉12号 布面油画 80×100cm 2011.11


石音石脉4号 布面油画 102×102 2011.10


石歌 布面油画 102×102 2006.6


山泉1号 布面油画 73×100 2004.5


石音石脉25号(静谧的山谷) 布面油画 90×120 2012


桦林组歌8号 布面油画 73×100 2010.1


石音石脉32号 布面油画 112×162 2013.8



风景写生135 75×55 2014.3



风景写生132 75×55 2014.3


风景写生127 55×75  2013.12



风景写生108 29.5×39.5 2012.12



风景写生96 17.5×24.5 2012.11



风景写生81 17.5×24.5 2012.6



风景写生130 50×60 2014.2



风景写生121 55×75 2013.12



风景写生59 布面油画 53×43 2012.2



风景写生64 布面油画 53×43 2012.4


风景写生27 布面油画 35×48 2011.12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