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南唐灭亡之时,属于李煜先生的时代才真正开始

1已有 1669 次阅读  2016-06-23 22:20   标签启功  李煜  易石 

南唐灭亡之时,属于李煜先生的时代才真正开始


启功先生有一首诗是专门评论南唐后主李煜(yù)的,“一江春水向东流,命世才人踞上游。末路降王非不幸,两篇绝调即千秋。”李煜是南唐三代君主中最后一个,因为是亡国之君,而且还是俘虏,没人追赠他谥号什么的,所以后人只能仿照汉后主刘禅陈后主陈叔宝之例给他命名为南唐后主,世称李后主。李后主“一目重瞳子”,即有一只眼睛有两个瞳仁,故其字重光。舜帝也是重瞳,其名重华。



这首诗比较好理解,只要上过中学的人,没有不知道李后主李煜的。一江春水向东流啊,流向东海不回头啊,而那些著名于世、为世所重的杰出人物总是高踞上游啊,李煜先生那也是才华横溢啊。虽然如此,但李后主在走向穷途末路之时,于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得金陵城外肉袒投降啦。好在我们的赵匡胤老师还算仁慈,非但没有杀他,还封了他一个违命侯的称号,因此之故,李煜先生可算作末路降王吧。只是好景不长,两年后的七月七日,李煜先生即被宋太宗赵光义赐毒毒死,赵光义没有他哥哥仁慈啊。要不然,李煜先生对中国文学诗词的贡献就大到天上去了。也许有人会觉得李煜先生太不幸了。不过,启功先生并不这么认为,启功先生倒是觉得,李煜先生做了末路降王并非是一种不幸,恰恰相反,如果不是这一段末路降王命运的捉弄,他也许就写不出那么好的词啦,真个是“国家不幸诗家幸”啊。李煜先生的词,美到只要其中的两篇绝调,就已让他名垂千古了。启功在题款中说:“二首小令,李重光已传,故文不在多。”是啊,乾隆皇帝写诗好几万,可有谁记得其中的一首呢?

不过,对启功先生所说的两篇绝调,从诗里我只能猜出《虞美人》这一调,因为第一句“一江春水向东流”已经将此调点明了。“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另一调不知是哪一调,我猜或许是《浪淘沙》吧:“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如果不是这一调,我再猜或许是《相见欢》之一吧。其一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其二是:“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我真搞不清启功先生所说两篇绝调的另一调到底是指哪一调了,我倾向于《浪淘沙》这一调。有知道者,祁望告之,不胜感激。

人们在感慨李后主的人生命运时,总喜欢引用这么一句诗:“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从启功先生的这首诗来看,启功先生是不会同意这句诗所表达的观点的。因为,如果没有做皇帝的这一段经历,如果没有人生前后的巨大落差,李后主断然写不出这么好的词来。就像毛主席,如果没有其政治、军事、战争的伟大实践,怎么能写出那么气势磅礴、壮怀激烈的诗篇呢?好的诗词都是将感情和艺术手法融为一体的,一般的诗词,不是太通俗,就是太晦涩,而李煜先生的词就将两方面的因素神话性地融合在一起了,没有丝毫雕琢,纯粹天然而成的口语化的语言,包含的却是一般人虽能体会、却难以表达的情感。至于其语句的清丽,音韵的和谐,更是空前绝后的了。可以说,南唐灭亡之时,属于李煜先生的时代才真正开始。

启功先生认为李后主做了末路降王并非不幸,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的。如果是从人生命运特别是从尊重生命的意义上来讲,李后主确实是不幸的。不过,也正是这种人生命运的不幸,恰恰造就了其艺术上的伟大成就。

历史上类似李后主这样的人可是不少,如作《玉树后庭花》的南朝陈后主陈叔宝、创“瘦金体”书法艺术的宋徽宗赵佶,都属此例。由此我想起孔老夫子的一句话来,即“君子不器”,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真正的君子(领导者、政治家)不能局限于只学习某一种具体的技能或专业,使自己成为某种具有特殊用途的器皿,而应当广泛地、深入地学习治国之术、治人之术,也就是统治之术,成为一个通才,这样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政治家。李煜先生作为一国之君,担负着国家强盛、人民富裕的重大责任,岂可只沉迷于诗词歌赋、风花雪月之中,而忘掉自己治国理政的角色呢?由是观之,今人当引以为戒。


如果你觉得本公众号还不错的话,就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加关注吧,同时推荐给你的好朋友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