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中国画改造的得与失——丁雪峰

8已有 632 次阅读  2017-07-10 06:58

    中国画经过两次论争与改造,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关于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的理论,在50年代已成为画家非常明确而一致的指导思想,从而使整个美术界出现了表现现实生活和描绘大自然的热情。尤其是人物画家们,几乎全部都投向现实生活的怀抱,使人物画真正解决了画新时代社会生活的问题,真正实现了由画古人到画今人的转变。而且,由于在艺术教学中,学生们普遍接受了素描、速写的锻炼,使造型能力大幅度提高。蒋兆和等人物画家找到了一种融合传统笔墨和西画写实技巧的人物画发,带动了人物画的普遍提高。叶浅予的舞蹈人物、黄胄笔下的少数民族风情,则受益于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速写。

    1954年,李可染、张仃、罗铭的江南写生,开启了当代山水画的新风。江苏傅抱石、钱松喦、亚明、宋文治,西安石鲁、赵望云、何海霞、黄胄,广东关山月、黎雄才等人纷纷走向大自然。他们视大自然为第一要义,认为反映生活是主要的,传统过于陈旧,完成了前辈人没有完成的写生课题,从而使山水画贴近了自然。

    花鸟画家潘天寿、郭味蕖,工笔画家于非闇、陈之佛、刘奎龄等人,也通过写生和技巧的完善,使花鸟画有了新的意境和情趣。正是由于这批艺术家接受了一种新的艺术观,在生活里找到了鲜活的艺术源泉。在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初步实现了中国画由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的全面转换。使中国画在社会主义时代精神、人民大众的审美要求、艺术家的个性和较高的艺术技巧之间取得了统一。

    以生活为创作源泉,长期深入生活,通过写生加强作品的现实感和感受的丰富性、亲切性,以扫除旧山水的空虚与模仿,是革新派画家所走的共同道路。1900年以后出生几代人莫不如是。问题是一种政治热情,实际上已经忽视了艺术家的个性和思想自由,忽视了审美功能多样性的艺术规律。导致了旧形式和新内容的矛盾,或者借用西画的写实方法与传统中国画风神的矛盾。

    于是他们中大多数人的作品缺乏足够的精神内涵,仅停留在写生的层面上,没有充分发挥艺术家的精神与个性。既要升华到写生层面之上,为作品注入精神内涵,又不返回模仿与空虚,就成为艺术家突破的关键。潘天寿李可染、石鲁傅抱石、蒋兆和、黄胄是从这一时期走出来的杰出代表。李可染启蒙于传统绘画,复学西画,再深入传统堂奥,主张“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用最大的功力大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他的山水画融入西画素描与光影,重视意象凝聚,使古老的山水画艺术获得了新的生命。人物画以极简的线条表现出对象的神态,笔墨淋漓似青藤之超逸,我们从李可染的人物画可以看出他对传统有高深的认识。潘天寿,虽去生活中写生,也经过这一时期的改造,但是他能坚守自己的立场,坚持走传统的路,主张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追求一味霸悍,又化霸悍为神奇。石鲁也是从写生入手,但是他的作品,尤其后来的作品,又回归到写意一路上来,更是生活实践与主观情感的统一,是自然与人实现精神交流的结果。傅抱石在艺术上崇尚革新,在继承传统的同时,融会日本画技法,追求大气磅礴之气象。蒋兆和则坚持描绘下层社会的现实人物,参用西方,有更深刻的内在表现。黄胄注重写生、速写,他的画极注重造型,线条粗犷、遒劲、气势磅礴。笔墨淋漓尽致。他的人物画把西方绘画的色彩块面与东方柔美流畅的线条相交融,使画面充满灵性和神秘感,大有狂放原野的情怀和鲜活的个性,一扫传统中国人物画的旧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 zxm66 2017-07-10 17:15
    老一辈从小开始奠定了几十年深厚的传统功力,书法功底和国学修养,再去写生,笔墨不偏离传统文脉,别开生面,而现在美院的学生从素描起家去写生,只能叫毛笔写生,距离国画愈来愈远。
  • 贺炳昆 2017-07-10 23:36
    分享到朋友圏!
  • 紫云飞 2017-07-10 23:58
  • 申扶立1 2017-07-11 12:28
  • 丁雪峰 2017-07-11 18:44
    zxm66: 老一辈从小开始奠定了几十年深厚的传统功力,书法功底和国学修养,再去写生,笔墨不偏离传统文脉,别开生面,而现在美院的学生从素描起家去写生,只能叫毛笔写生
    所言极是!
  • 丁雪峰 2017-07-11 18:45
    紫云飞:
  • 丁雪峰 2017-07-11 18:45
    申扶立1:
  • zxm66 2017-07-12 10:49
    有传统笔墨功底的写生,写出大自然生动之趣,无传统笔墨功底的写生,愈写愈死。
  • 蔡健 2017-07-18 16:41
    好文章!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