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去俗尚雅——丁雪峰

19已有 1461 次阅读  2017-12-20 07:55

  齐白石作品

   “媚俗”是一个贬义词,通常用来批评那种有意迎合、讨好、巴结庸众、低级趣味的艺术行为,在事物面过度过量的夸张模拟以达到炫耀等目的的行为,为固有的观念服务。逊志斋集·原序说:“流而不可止者势也习而不可变者俗也 。”齐白石说: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

    画家心地不干净,人俗而导致的画格之俗。媚俗不好,媚外、媚洋、媚上、媚下、媚土豪、媚名家、媚潮流,都同样不好。衡量艺术作品是否是庸俗,主要是探究作品本身是否具有艺术价值。

   该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掩盖本色,然后才有了进行价值评价的前提。雅与俗是中国画格调的一个范畴,一个画家,他的学识 阅历 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个人的胸襟宽阔与否,都决定着这个画家的绘画格调,这也成了一个画家作品高低雅俗的一个原因。

  

   潘天寿作品

    怎么样避开俗气是最重要的,应该在文学、历史、哲学、美学等方面去修养,开拓眼界,还要有宽广的胸襟,高尚的品格。这些都是奠定作品格调的重要因素。北宋画家韩拙的《山水纯全集》中有:“作画之病者众矣,惟俗病最大。”黄庭坚在《豫章黄先生文集》中也说:“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雅与俗并列存在,它们是由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不同而产生的。

    一个画家如果单纯的从笔墨技法上提高和改善,是改变不了其作品之俗气的。这是个心灵上的,思想上的问题。只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通过提高个人的修养与阅历,具备高尚的人文品格与审美情操,才能或有所改变作品中的俗气。

  

  王雪涛作品

     在中国文化中装腔作势、狐假虎威、市侩、目光短浅、名心过重的人,都被人看做“俗”。而只有那些真实质朴、品德高尚、学问深厚的人士才可以称“雅”。在画家眼里,如果眼界不高,识见不明,则不足以言画,而俗则更是不入品鉴了。有修养的画家崇尚自然之性,追求天人合一,并以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情怀洗涤自己的胸襟。画家只求艺术的表现与情感的抒发,也一样会去愚而生智,去俗而至雅。

    目前,由于经济繁荣出现中国画热,大量的艺术官员、文化名人、爱好艺术的投资人及时尚界人士,大都根据中国画的表面形式和自己的认识经验作为标准来品评中国画作品。另外,八、九十年代的一部分代表艺术家急功近利的商业化,拍卖业不负责任的市场炒作,也误导了新兴阶层和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价值判断。

    由于这些掌握了大量权力、资源的群体参与,因此出现了对中国画判断的简单化和曲解化倾向,比如,他们觉得只要是名家作品就一定有价值,实际上是否名家只是艺术品诸多因素之一;中国画重要的是一种文化精神和非主流态度。另一方面,中国画被等同一种时尚精神,这也是一个普遍误解,杰出的中国画艺术恰恰是要跟主流时尚保持距离。

   现在的中国画繁荣是各阶层在参与艺术收藏、拍卖、举办展览和评选、媒体报道中来完成,这每一个环节由于判断的简单化和曲解化,必然以走弯路、付学费和资源浪费的模式付出代价。

   

    李苦禅作品

    过去,中国画一直被认为是一项高雅艺术。时至今日,这一观念被不断混淆甚至颠覆。艺术变得越来越任人摆弄。显然,这与当今对于中国画的审美标准缺失、对中国画的良莠度缺乏辨识力所导致的施权、谋利之举泛滥,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

    因为媚俗,人们就往往用社会意志代替个人追求。扭曲自我的价值判断以迎合时尚的价值取向。一旦两者之间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分裂,整个价值判断体系就会完全失控,善与恶,美与丑,好与坏从此无从判别,甚至形成善恶两极的同位合一。为了短期的商业效益,而不惜牺牲崇高和责任。

    在“眼球经济”的招摇下,艺术界的名家效应、商业炒作、隐私曝光等低俗的、恶俗的、庸俗的、低趣味的媚俗现象大行其道,更可怕的是把这些媚俗的东西通过权力的作用搬上公共场所、艺术殿堂,用狭隘、浅薄的泛艺术取代有深刻理性和美感的艺术,使受众失去思想的震撼和心灵的深度,远离了崇高和责任。

 

梁崎作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