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适可而止 过犹不及——丁雪峰

5已有 287 次阅读  2018-05-22 07:21
 

  昨天是小满,农历二十四节气中,“小暑”之后是“大暑”,“小雪”之后是“大雪”“小寒”之后是“大寒”,然而“小满”之后却没有“大满”,而是“芒种”。

    为什么呢?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根本思想就是“天道忌满”。《易经》有“日中则昃,月盈则食”,也就是物极必反、过犹不及。所以至为刚健的乾卦在第五爻“飞龙在天”之后,紧接着就是第六爻“亢龙有悔”。这告诉我们,做人做事都不可太满,须留有余地,自己才有回旋、不受反噬。此乃最为深刻的人生之道。

    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一种自我的克制。《元史》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宋元之际,世道纷乱,学者许衡外出,天热口渴,见道旁有梨树,人们竞相摘吃,只有许衡不为所动。人问之,答曰:“非己之梨,岂能乱摘?”有人讥其迂腐,:“兵荒马乱之时,这梨树是没有主人的,摘吃无妨。”许衡正色道:“梨虽无主而我心有主。”好一句“梨虽无主,而我心有主”!即便被人讥讽,许衡仍以自律之心坚守内心的准则。心有主见,懂得自我约束,会控制自己的欲望,才能谓之为有修养。不是我的我不拿,原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却说易行难。

   抗战期间,清华、北大及南开大学迁至云南,组成西南联大,梅贻琦任校长。时任云南省主席龙云,因女儿报考西南联大附中落榜,让秘书长去找校长梅贻琦疏通。因为梅贻琦主持西南联大,得到过龙云许多支持,他们关系很好。但秘书长为难地说:“我打听过了,梅校长的女儿梅祖芬也没有被录取。”龙云顿时愕然气消,从此不再提及此事,让女儿上了一所普通中学。而且龙云有君子之风,并没有因此影响相互关系,对西南联大的支持一如既往。 

 但是人放纵容易,克制却难。贪权、求名、逐利的人大多数不肯罢休多多益善。一些人没有钱的时候,物质欲望特别强烈;有了钱以后,权力欲望就会上升;而在官瘾、钱瘾都满足以后,求名的欲望就会更盛。欲望是一个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 

  一些把艺术当权术的,凭借手中的权势,呈一时之能,仿佛只有他们才是艺术的推动者更有甚者无视于艺术的真谛,试图在艺术的净土中去建立起他们的霸权。将自己作品推向市场,推进殿堂后,则有既得利益者前呼后拥,阿谀奉承。于是,便认为自己是大人物了,或以其哄抬物价的画名,招摇过市,或以其因头衔而成的身价,狐假虎威,不知天多高,地多厚。 

  遗憾的是,正如鲁迅先生所言“文章得失不由天画家最终要用作品说话。一个画家画下的什么,百年以后,还可读可品,或许,才可称之为成功。所以,画家若要名声不朽,我想最起码的条件,恐怕就是要经得起一定年头的淘洗。借助头衔混得三年五年,一二十年的成功,即使富得流油也是不算数的。近几十年内,虽然一些画家,曾经像焰火那样闪亮,忽然间闹出过很大动静。但由于画跟不上,一些人就像站在河边打水漂一样,石子撇出去,也许溅出,也许并未溅出什么水花,就永远地沉没了。

  苏轼《登玲珑山》诗云:“足力尽时山更好,莫将有限趁无穷。”人生的任何追求都是遗憾的,越是不易得越要追求。但是,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可望而不可即的距离,一旦迷失方向便前功尽弃

  画家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千万不要忘记自己是一个画画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