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去其繁章 采其大要 ——丁雪峰

3已有 229 次阅读  2018-06-01 06:41

山水画可谓时空的合一体,形式美的规律更多地集中在虚与实的审美意识方面。艺术既是一种创造,就应把客观存在的真实化为主观情思的表现,画家追求的最高境界不但在画内,而在画外;不但在笔墨之内,而且在笔墨之画内笔墨有穷尽,画外意境无穷尽,这也是“虚”和“实”的辩证关系。体现出“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效果。 

    从艺术处理角度讲,历代画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如画论中“山实,虚之川烟霭,山虚,实之以亭台”山水画中山是实,水是虚,树石填塞是实,烟云提空是虚,深处消之以淡,实处间之以虚以充实和空灵的对比使境界空旷,引向深邃。所谓虚实相生,实处以美的可感形象和虚处互为作用,摆实布虚,把虚实作为一对相互制约而又统一的概念来对待。实处确立审美意中心,虚处开拓境界,作为“象外之旨”来调动观赏者的联想和想象。转实为虚,以虚代实,使虚的空间处置化为实的生命,将画意引伸到神妙的境界。实是直接描写,虚是间接映衬,两者从具体和抽象中相互渗透引发,增添意境,使欣赏者心旷神怡,乃臻妙境。山水画中常利用云、气、烟、雾、岚、霭等留白示意,生动空灵若朗日午照晴空里有一览无余之憾,不若云烟飘渺利用虚实变化显得富有生动趣味。


    南宋画家马远、夏圭大胆简化物象,“去其繁章,采其大要”在虚实空间结构上强化主观意识,突出某一主体来构成画面审美点,以简洁开合,熔铸了作者的审美理想,来加强艺术感染力“马一角”、“夏半边”的左虚右实或右虚左实式的空间结构,大虚大实,黑白分明,纯化画面的构图方法,都属简化之举。元王蒙布局素以繁密取胜,但也有一反常态之佳作,如《丹山瀛海图卷》右实左虚,讲究“实处不窒,虚中有物”,全然取鉴南宋章法,特别能在虚处着意,使人感到“目力虽穷,而情脉不断”。画家纵观整体,运筹全局,大大扩展了山水画空间表现的意境深度和诗情意趣,拓展了有限的画面空间。马、夏作品充分体现了中国绘画美学讲究含蓄、空灵、内在的美,强化了自然美的规律,充分发挥了虚与实形式美法则,使画面获得鲜明、生动、深邃的艺术效果。


    山水画中运用“实者虚之,虚者实之”的规律,利用空白以实带虚,以虚带实,很符合辩证法则。虚灵不滞于物,质实中求神妙,以实处形象去引发观众的想象,使画面虚处得到延伸和扩展。山水画讲究空间境象的空白,是将情思寄于造化,化景物为心象,实际上就是虚实辩证关系。中国画重视空白,将它看作也是一种绘画语言,是画内形象的外化因素,实处向虚处开拓,两者结合产生情意来扩大画面容量。虚实美的形式由表层结构逐步发展到深层结构,既制约着内容,又表现出自身的审美功能。


    从历来山水画创作实践和艺术表现方面,似乎可以这样去理解,即在山水画中,取与舍,紧与松,详与略,有与无,黑与白,轻与重,浓与淡等各种对立统一的艺术手法大都是以虚实关系作为主导,从这个虚实大范围中引伸出来的。虚实两者对立统一,相互制约。“取舍”,取是“追写物状”,舍是“剪裁略取,取典型性形象特征,意味着“以少胜多”。取与舍在画面上体现为虚与实,取是具体形象,舍为虚拟反衬,善于取舍,能取得“言简而意赅”的艺术效果。古人所谓“黑中见白,白中见黑,将留白作为调节画面虚实关系的表现手段。此外,“轻重”常和浓淡概念联系着的,“浓重求实,轻淡化虚”,山水画中韵律、节奏的空间变化,靠墨色的轻重节拍来展示从实到虚的神妙的意境。所以古人画论总结“墨色轻重有变,使虚实精神俱到” 


  黄宾虹讲:“虚处非先从实处极力不可,否则无由入门”《黄宾虹画语录》因为画不能绘虚,只能从实处着手而引伸意趣,所以画越显虚灵,实处处理要越是精彩。如果实处不精彩,虚处难出意趣,虚的结果便是空洞了。虚实本来是一对哲学范畴的概念,转化运用到绘画美学和艺术表现上,特别是在山水画表现上得到普遍、广泛、生动的反映。

山水画“虚”、“实”辩证观的认识,从山水画创造来讲,着眼点在于通过画面有限的形象去表现无限的意象,能将自然美升华到艺术美。中国绘画美学中对这方面问题的认识,是经过长期艺术实践过程的。反映了中国民族,文化心理的审美意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