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如何得法——丁雪峰

已有 87 次阅读  2020-03-19 19:27

   与画友探讨学习黄宾虹,如何可以得法?近现代中国画家所最倾慕的人是石涛,黄宾虹、齐白石、傅抱石等人,皆以石涛为师。

 

   石涛的意义在于,强调以造化为师,我自用我法,摆脱僵化的形式复古,在传统积淀之上的自由创造。当代人学传统一路山水画多学黄宾虹。黄宾虹是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用笔如作篆籀,洗练凝重,遒劲有力。画风黑密厚重、黑里透亮。这两个人的画都属于文人画,文人画本来是无迹可寻,我们看石涛、黄宾虹所绘黄山,不拘于形,看不出明显的黄山之形,黄山之质,只有细细品味可以品出黄山之韵,黄山之精神气质飘渺于画面之中。与石涛相比,黄宾虹虽少了些荒野拙朴及潇洒、旷达之气息。却多了理性、平和与沉郁之气。

  我研究过黄宾虹,我能理解黄宾虹雄浑、深厚的笔意,领悟其变化多端之墨法。但是我也明白,那是黄宾虹在自身修养、个性基础上的创造,它属于黄宾虹,不是可以学来的,也没有必要学来。黄宾虹所谓横涂竖抹、信笔写来,是传统积淀深厚之后的激扬笔墨,写来全是心境。这一方面需要后天的累积,另一方面还是其天才的反映,情动于中,则可自由表达于外,无阻无滞,率性自由。

  欲读懂黄宾虹,与其心灵相通,非在笔墨间浸淫日久,积淀深厚者不可领悟。现在那些人没有下刻深功夫,只见黄宾虹之凝重深厚,不见其心。此实为学养、才力不逮,难谙其妙。又有技巧积淀浅薄者,徒学黄宾虹之程式,笔墨散乱,全无理路。我们见到北京、西安有学黄宾虹数十年者,多为此种,画中多有匠气、江湖气,却少有耐人寻味的书卷气与文化韵味。 

  对黄宾虹的学习,如果仅仅停留在摹形的层面,就不如去临院体画,或者学工笔。只是世人对此多无认识,临摹、复制黄宾虹的图式,笔墨非但不能传达胸臆,怡养情致,反而成为一片死寂。

我学山水画是从自宋代入手,直至清代,将中国山水发展的脉络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梳理,从院体入手,再融会文人画之精髓。主要原因在于,文人画本无定式,也无常法,为文人胸中臆气之流露,其质不可学。以今人之笔墨修养,才情气质,学文人画得其形者多,悟其本者少。文人画突破了院体谨严的形式边界,写意而已,这个“意”若无深厚的笔墨修养,一定的形式规范,则无可归依。文人画提供的主体价值不是一定的形式构成,而是其宁静的境界,自由的形式,非功利的艺术精神。

  形式的自由先来自有形,否则就极易走向谬误。学黄宾虹,一些人在形式上学的很像,但将黄宾虹率意的笔墨视为金科玉律,却荒谬了,文人画本身是解放天性的精神体现,机械的形式模仿,只能是得其皮毛。历史上的中国画大师未有徒学他人面目而成就者,多是从他人而入,由技悟道,成就自家笔墨。文人画精神的根本,是心灵的自由,是自我与天地的交流、对话。院体画也可以有文人意味,却不能酣畅地传达文人的心灵。只有到石涛、黄宾虹这样自由、个性的笔墨,才洗尽铅华,回归真我。近代中国文人画之衰,唯存图式之沿袭,精神凋敝萎靡,自然不能负载时人之情感。只有从文人画的自由精神出发,才能领悟其精神实质。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