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新学院派|湖北美院教师作品展与“学院基础”

12已有 2182 次阅读  2016-05-15 21:22   标签湖北美院  学院派  教师 


五月中旬,正恰春未夏初的时节,地气上升、万物生长。藏龙岛新湖美的校园内,芳菲争艳、草木葱茏,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每逢此时,学院要举办一年一度的教师作品展。今年第五届的主题是--“学院基础”,架势还是蛮扎实的。

常言道,丑媳妇也要见公婆,学院基础到底怎么样?是骡子还是骏马,拉出来溜一遭便知道了。


展览开幕式

藏龙岛展馆

昙华林美术馆

昙华林美术馆

湖北美院教师的作品,带有深刻的地域文化烙印和特色。

武汉地处天朝的中部,它的政治环境不如北京,国际化程度不敌上海,商业繁华亦不比广州,是一个非驴非马、不伦不类的“大县城”,素来具有“城乡结合部”的典型特征,充斥着“码头文化”的氛围。

所谓“码头文化”,便是“天高皇帝远”,敢于挑战权威。其特点是没事找事、无事生非。在冒险闯荡、标新立异的同时,又善于见风使舵、投机取巧。

这里既是南北交融、风云际会的高地要津,又是人来客往、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传统与现代、文明与低俗的冲突并存;物质与精神、创新与守旧的矛盾交集。地域观念淡薄,人员流动性大,一拍即合、一哄而散。

这些因素导致了艺术生态的不平衡,人文氛围也不够健全。但是,却保持了难得的淡泊和宁静,为新艺术的孕育和生长,提供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

湖北美院的前身为“武昌艺专”,与天朝历史上几个艺专相比(上海美专、杭州艺专、北平艺专等),它创办于1920年,资格仅次于上海艺专(1912年)。在时代的变迁中,武昌艺专历尽沧桑、起伏沉浮;聚少离多、一言难尽。


《光月明前床》 李昊

《非扫勿视》 魏召

《美好时光》 罗实

《移动的风景1》 黄海蓉

《我的有机系列》 田苏娜

《梦中人》 华蕾

《2015年2月18日的肖像》 邓洧

《竞技系列No.1》 刘翔宇

《蝶戏》  熊明非

《PO·PO》 刘小嫦


《爬行体 Creeping body》 曹丹

《觅经》 李冰

自1985年湖北美院建立至今,整整三十余年,经历了几个重要的发展时期。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门洞开,引发了虚张声势的“新潮美术”运动。与世界隔绝了几十年,“85新潮”是一次继清未民初之后,对“世界艺术潮流”的再汇入和再追赶。

现代艺术各种奇葩的表现形式重出江湖,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态势,蔚为壮观。

湖北美院恰好欣逢其盛、与时俱进。聚拢了一大批才华横溢、有所作为的中青年艺术家,风生水起、志得意满。

至九十年代初,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商业浪潮,大家无奈作鸟兽散。有的出洋、有的前往沿海、有的干脆跳海或改行做设计,坚持下来的人则七零八落、七上八下,默默地潜行。

世纪之交的后十年里,社会财富猛然暴增,各种艺术名目纷纷出笼。国际资本的流入,某些风格的作品被天价炒作,使得少数艺术家一夜暴富,名利双收。

天朝开始实施的“文化战略”,体制内艺术机构大量收罗艺术家,批发了各种的院长、院士、馆长和主任的头衔,应了那句古话“欲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两股好风款款而来,交叉地吹进了校园,一些人因此受惠,功成名就、不亦乐乎。大有“暖风薰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当汴州”的感觉。

随后“扩招”兴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管是理工,还是农林,所有的大学都开办了美术专业,你追我赶、此起彼伏。

谁知2008年前后,金融危机风暴呼啸而至,大潮退去,开始裸泳。失去金钱的光环,昔日风光已经不在。

随着新校园的搬迁,教师们不得不两线作战、四处流窜、人心浮躁,画室中已经很难放稳一个安静的画架。



《梭No.6》 陈君

《梦魇》 田喜

《封--尘埃》 魏传涛

《风景》 李建平

《玛卡瑞纳》 母贝旎

《工业革命-1》 吕昊霖

《疏影-7》 李琪

《自述》 张春

《青岛一家人的幸福时光》 金纾

《布面油画》 佚名

《一窝猴》 王晶


《山》 王晨林

经历了如此几番的折腾,冰火二重天。

岁月亦不饶人,随着50后的教师们逐步退休,“学院基础”似乎有点青黄不接、趔趄而行了。

令人欣慰和羡慕嫉妒恨,近年来的藏龙岛上,慢慢地又聚集了一批年轻的艺术家,他们大部分是70后和80后,正在不声不响地走入教学和创作舞台的中央。

他们与50后、60后的不同之处显而易见。一是学历高,人文素养更加丰富;二是多有留洋跨海的经历,眼界更加宽阔;三是自小在图像的环境中玩大,形象的思维更加活跃。

当代艺术创作已进入了全球化、信息化、碎片化的时代。各种图形、观念和流派如排山倒海、纷至沓来,历史与现状、过去与未来,产生了种种的冲突和不靠谱。

如何找到个人明确的艺术定位,令他们徘徊不前、苦逼思索。如同一叶叶孤独的小船,在茫茫大海中寻觅和飘泊,说翻就翻。

《碎城系统+10》 李华

《混沌(1)》 贾峰

《春之祭》 朱泳思

《莫名黑-2》 谭大利

《2008年9月22日到2008年12月11日——1到81》 詹蕤

《午后之一》 余萍

《小虎》 杜鹏

他们远离意识形态的教条,不关注社会的现实,也不喜欢盲从,更不愿意拉帮结伙、大轰大闹。他们躲藏进内心的深处,娱乐嘻戏、轻描淡写,从群体的文化折腾转向个体的潜心研究。

他们不照搬西方艺术的教条,转向至本土社会的问题情景。孤独、寂寞和虚无是偏爱的主题,或者根本无主题;自我、自强和自立是隐藏着的愿望;无奈、观望和等待才是真实的状况。

他们注重个人的视觉体验,在方法或形式上,不拘泥于这门那派。如写实,决不是现实主义、照相写实或表现派;如抽象,也不是行动艺术、至上主义或极简派,他们厌倦被贴上任何标签。

他们既打破了现代艺术的桎梏与约束,又未抛弃传统艺术的核心与本源,欲创造一种融合传统与当代的表现方式,我称他们为“新学院派”。


《身体2015 NO.2》 徐文涛

徐文涛的作品《身体2015 NO.2》,平铺直叙、直接了当。透明的水流之中,青春美丽的侗体,动态极不稳定,显得妖娆多姿。

色调温暖欢乐,细节充分写实,传达的意味却是空洞的。缺乏任何性感、伦理和社会属性的暗示,排除了一切的暧昧和神秘,给人一种平庸和司空见惯的感觉。


《睡袋》 李继开

李继开的人物,有一张呆萌、茫然不知所措的娃娃脸,令人窒息和费解。小脑袋与成年人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暗示着内心与外界尖锐的冲突和对现实生活的无奈。

压抑的天空和隐约的地平线,比例失当的景物或道具,带着某种超现实的意味。表现主义的线条与笔触的运用,强化了画面的矛盾和失衡,有一种异常不安的氛围。


《比烟花暗淡.给龙升平造像记》 于轶文

于轶文的作品《比烟花暗淡.给龙升平造像记》,灵感来源于乡村,又不是泛泛的“乡土主义”。他用浓郁的黑色所撷取的湘西片断,超越了现实主义的陈词滥情,展现了视觉精神的深度体验,表达了对历史与文化、个性与权利的关切。

他的画面上,色彩凝重、气氛沉闷。尽管笔触纵横、交错涂鸦、看似潇洒,却处处透露着对生活苦逼的无奈,发出了对人性和生命的呐喊。


《悲观主义的花朵NO.4》 高虹

高虹的作品《悲观主义的花朵NO.4》,优雅但不完整的脸庞上,大而迷惘无助的眼睛,充斥着难以察觉的内心忧郁、挣扎和痛苦,画面上弥漫着迷茫、期盼和焦虑的气息。

她的画,传达了个人与现实之间的某种疏离或排斥,体现了女性艺术家特有的敏锐感受和微妙心理

《无题》 唐骁

唐骁是使用抽象语言的画家,冷静、理性的作品与他开朗、乐天的性格形成了强烈反差。作品为《无题》,当然,有题也是然并卵。

他试图表达一种极其简化的平面空间,追求严谨单纯的几何造型。准确精致的色彩关系、谨慎微妙的笔触,对于材质歇斯底里的运用,给知觉形成了巨大的挑战,使得观众的内心几乎崩溃了。


《后波普.人民大会堂》 张炼

张炼的作品《后波普.人民大会堂》,使用丝网手绘、复印刻画、图片感光以及叠加套印的技术手段,造成了画面梦幻般的华丽空间,契合了表现当代都市景观的主题。

隐藏在画面深处的,是他对传统文化与现实世界之间冲突与割裂的思索,给人以时空交错、愡然隔世的强烈感受。


《七月生灵》 邵昱皓

邵昱皓是水彩画家的异类,他大胆地将亚光水溶漆、丙烯等与水彩颜料混搭使用,加上擦、泼、刮、划的各种技术,强调了画面的肌理和质感,打破了传统水彩画的局限。

他的作品,具像与抽象结合、写实与写意并存、传统与当代交叉,产生了复杂与模糊的空间语义。


《QUEEN》 刘宾

刘宾的画带有一种戏谑的成份,中规中矩的圆形构图,远看是古画、近看是新画、细看是“乱画”。所谓“乱画”,就是以乘人不备、出奇不意的结构和笔法,令人耳目一新、忍俊不禁。


《游丝--象(风地观)》 张松涛

张松涛的作品要搞哪样,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吗?他运用了电源、电线、电阻丝等奇怪材料,创作了十分惊讶的空间景观,让人产生了周易风水、五行八卦的胡思乱想。

他在空间中竭力寻找形态的运动与生命,尝试构造自我意识和观念中的艺术样本。他的语义已脱离了所谓“雕塑”或“装置”的限定,带有形而上的玄学概念。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沙滩上。

“新学院派”的作品,敢于直面当代人的心理困扰和精神异化,契而不舍地拷问和追寻人类生存的基本价值,汇聚成一波全新的艺术浪潮。

“新学院派”的教师们,逐渐地崛起为稳固的中坚力量,形成了支撑湖北美院的学院基础。


《脸面(FACE)》  藏龙岛散人(谢跃)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