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拔地南还是巴丁南丨留法艺术学会的唐一禾

已有 312 次阅读  2019-08-23 22:39

去年(2018年)8月份我在巴黎度假时,写了《武艺旧影丨唐一禾与巴黎中国留法艺术学会》一文,主要叙述唐一禾参入和发起组建“留法艺术学会”的经过。其中,谈到常书鸿住所“拔地南路16号”。


此文刚刚推出,便收到了唐一禾之子唐小禾教授(著名画家、原湖北美院院长)的来信。他告诉我,他的一位朋友董强(北大教授)认为这个地址是错误的。


董教授指出,拔地南正确的地址应该在巴黎十四区,即现在的Rue Bardinet


1934年《艺风》杂志“中国留法艺术学会专号”


看官们可能觉得奇怪,我为什么会搞错了拔地南呢?


原因有二个。


其一、现有资料中提及到这个地址的,只有《艺风》杂志和常书鸿的回忆录。


《艺风》在19348月出版的“中国留法艺术学会专号”上,刊登了常书鸿的一篇文章,他写道:“那时候我们有四五个人都共同的在拔地南Bandinet)路十六号Atchier居住…。”


但他在晚年的回忆录《九十春秋》中,又说是在十六区的巴丁南路。二者译名不同、地区也不一致且前后矛盾,把我原本糊涂的脑浆更搅成了一团糟。


《艺风》杂志上刊登的“中国留法艺术学会启事”


然而,我还是认为他1934年的记忆力更靠谱一些。


他说的街名Bandinet与正确的街名Bardinet相比,不知是拼写错误、还是印刷中的疏忽,总之第三个字母的r变成了n拔地南巴丁南也就傻傻的分不清了。


其二、因我不懂法文、对巴黎的街道也不太熟悉,既便打开我的脑洞、让想象力在巴黎的天空上飞翔,也想不出来BandinetBardinet之间到底错在了哪里。


我反复查询了30年代的巴黎地图、也问了好多个巴黎人,都没有得到所以然。


无奈之下,只好利用谷歌地图的近似词查询。但谷歌把位于巴黎左岸的拔地南,指到了右岸的巴丁南了。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非常感谢唐小禾教授和董强教授,终于使我搞清楚了一个模糊的历史地点。


这不仅对于湖北近代美术史感兴趣的读者而言、既使从研究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史的角度出发,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拔地南路的路牌


街道左边的楼房是16号


前几日,我特意在巴黎十四区的蒙帕纳斯订了一家旅馆,住下后便拔腿直奔拔地南路、意欲一探究竟。


拔地南路(Rue Bardinet)长约100多米、南北走向;南边从艾瑞伯.卡通路起始、北边至迪.艾尔萨路为止,都是一个丁字路口。


这是一条相对封闭、僻静的小街。


据董教授说,自19世纪末便有许多艺术家在此聚集,可以看得出来两旁的建筑物都上了年头了。


但街道中段的一些老建筑正在被拆除,有一些已经被所谓的新式楼房所取代了。


幸运的是,如同一个多年未曾谋面的老朋友,16号依然矗立在小街的北端,正在默默地等待着东张西望、四处打探的我。


拔地南路16号公寓大门


16号的门牌


16号公寓的立面


16号一层的陶艺工作室


16号的庭院


这栋门牌为16号的楼房,外观呈浅土黄色,高约有6层、体积庞大,是典型的集合式公寓楼,建筑风格带有明显的折衷主义特征。


折衷主义在19世纪未至20世纪初流行于巴黎,它的特点是可以根据需要,将不同历史时期的建筑风格混杂于一体,但特别注重造型比例和外观装饰。


目测拔地南16号应该建造于上世纪初,而巴黎的门牌号码一百多年来基本上没有任何变动。


站到它的面前,看官们的问题又来了。 


这栋楼与唐一禾有什么关系呢?


有关系,盖因此处就是“中国留法艺术学会”最初的地址。


留法艺术家的群像


留法时的唐一禾


唐一禾(前排右1戴眼镜者)与常书鸿、曾竹韶和王临乙等人。


唐一禾(前排左2)与常书鸿、吕斯百、曾竹韶和郑可等人在一起


我们来看看常书鸿是如何描叙的:“…因为这里是预备为画家或雕刻家的工作室,远离着布尔乔亚生活方式的另一个世界中,自然没有一切外国礼教的拘束,所以当时就决定在我们Atchier中举行。”


法语Atchier意思为“车间”,指的就是工作室、即一般西方传统上的画室。


拔地南16号公寓住房的空间比较宽敞,为了吸引艺术家居住,大约使用了工作室这个高大上的名义,以招睐租客。


彼时的拔地南,已经形成了一个以艺术家活动为主的街道。现在仍然有一些艺术家在此居住,16号一层的门面基本上还是工作室。


常书鸿前面所说的四、五个人,指的是吕斯百、王临乙、曾竹韶和秦宣夫等人,他们一同居住在拔地南16号。


看官们都晓得,唐一禾与他们的关系非常密切。


尤其与常书鸿,他俩在巴黎美院的同一个画室、受业于同一个教授(阿尔伯特.劳伦斯),又有共同的艺术志向和兴趣,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唐一禾位于巴黎第七区帕森敏热路28号的公寓


那么,唐一禾为什么不住在拔地南16号呢?


这纯粹是一个经济的问题。


常书鸿从里昂中法大学转入巴黎美院时,握有官方的奖学金,当时应该是一笔不菲的钱。他的妻子陈秀芝家里也很富裕,足够负担他一家人的巴黎生活。


而唐一禾则不然,他是赴巴黎勤工俭学的学生,手头十分拮据,根本无法支付相对来说比较昂贵的、拔地南16号工作室的租金。


我曾于2017年寻访过他的住处,地址名为帕森敏热路28号,这是一条小巷中的5层楼房,他租住了其中的一间斗室。


房子外观与拔地南16号不可同日而语,无任何装饰。在讲究艺术与品味的巴黎,可能是最简陋的建筑之一,没有之二。


尽管唐一禾不住在拔地南,但16号却是他课余生活中来往最多的地点。


1932年圣诞节,唐一禾(后排中)与常书鸿、虞炳烈、王临乙和吕斯百等人的合影。


1932年4月2日,在留法艺术学会成立的当天,唐一禾(后排红圈内)与大家的合影。


常书鸿在《九十春秋》中写道:“更难得的是在巴黎又和吕斯百、王临乙、曾竹韶、唐一禾、秦宣夫、陈士文、刘开渠、王子云、余炳烈、程鸿寿等一些老同学和朋友见面。


…我们选择了巴黎第16巴丁南一个画家住宅区安家。以后,以我家为中心,每一个周末或过年过节,我家就成为聚会聚䬸的地方。”


其时,巴黎的地铁已经四通八达、交通非常的方便。


唐一禾从住处到拔地南路大约6站地,每逢周末他必然会来到这里,与常书鸿等人欢聚一堂、抱团取暖,上谈天、下谈地,无话不谈。


唐一禾素描习作.石膏男人体


唐一禾速写习作.坐着的女人体


当然,谈论最多的话题还是艺术。


1932年的新年聚餐来了18个人,在唐一禾和常书鸿等人的提议下,大家决定搞一个留法艺术家的组织,并着手开始了筹备。


经过多次会议的讨论,42日在拔地南16号常书鸿的家里,“中国留法艺术学会”正式成立。唐一禾当选为第一届委员会的委员,并负责文书股的工作。


“中国留法艺术学会”是中国美术史上最具影响力的海外艺术团体,也是中国现代美术发展十分重要的推动力量。


1933年,留法艺术学会活动的合影。前排左起:周轻鼎、唐一禾、陈秀芝、滑田友、周思明;后排左起:吕斯百、马霁玉、张悟真、曾竹韶、陈世友、秦宣夫、常书鸿、王临乙。



唐一禾在巴黎卢森堡公园


毫无疑问,唐一禾是其主要的倡导者、组织者和实践者之一。


他在拔地南16号的艺术活动,不仅对中国美术事业作出了个人的贡献,而且对于把湖北现代美术提升到全国的层面,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其实在巴黎,Bardinet中文的官方翻译为博迪南


但是,不管是拔地南巴丁南还是博迪南,都成为唐一禾、常书鸿等人艺术精神的真实写照。



201984日写于德国奥斯纳布吕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