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从武汉到杜塞丨当代艺术搞得什么名堂?

已有 32 次阅读  2019-09-20 22:31

每年从武汉来到撮尔小国德意志,总要造访一下杜塞尔多夫。这回,干脆直接飞到这里先住上几日,再转道奥斯纳布吕克。


您肯定觉得怪怪的,为什么我如此喜欢杜塞尔多夫呢?


看官,它与我们大武汉有许多的相似之处。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898040041580.jpg

杜塞尔多夫


尽管它的人口与武汉没办法相比、仅仅只有60多万,但类似于长江、汉水的两江交汇,莱茵河与杜塞河也在此处结合,形成了一个响当当的水陆小码头。


尤其是德语“多夫”的意思为“小村庄”,犹如武汉被称作“大县城”一样,简直就是大武汉在蛮夷之地的小翻版。


更有意思的是,城里还有一所著名的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简称“杜塞美院”。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06449230880.jpg

杜塞美院大楼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07900255800.jpg

办公楼入口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09160295750.jpg

办公楼室内过道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10358170540.jpg

过道墙壁上的人物浮雕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12197729160.jpg

工作室的走廊


不消我来多说,看官们都晓得一般设有美院的城市均为政治、经济和文化的重镇。就像武汉自称为“国际化中心大都市”,杜塞尔多夫亦是如此。


无形之中,与武汉的湖北美院相似,杜塞美院也有一个高大上的“当代艺术”头衔。


倘若能乱点个鸳鸯锅,把两所学校放上桌面上做个比较,可能会产生一些有料的、有趣的和有味的东西。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种比较既是真实的、又是愚蠢的和危险的。依我三脚猫的功夫,根本不敢七扯八拉。如果真的扯清楚了,回武汉后肯定要挨打。


有一种比较叫做看破不能说破、牛头不去对马嘴。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13537094140.jpg

杜塞美院的铭牌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14904931430.jpg

工作室走道上的艺术作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16225383590.jpg

走廊里的窗户

目前的杜塞美院声称,它保持着“当代艺术”的重要地位。


我所理解的“当代艺术”,只是一个时间的概念,指现阶段正在产生的艺术活动,而不是一个独立的“艺术史模式”。


按照蛮夷的编年史,艺术活动大约分为史前、古典、现代、后现代与当代等阶段。


德国、意国与法国等,虽然都是撮尔小国,但性格却稀奇古怪、各有千秋。意人虔诚执着、法人浪漫不羁、德人呆板固执。


由此导致了意大利人种情古典派、法兰西人热爱现代派,当代派则非德意志人莫属。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17449521810.jpg

杜塞尔多夫K21美术馆


因玩当代艺术多半是找死,上天无路、下地无门,需要有极大的忍耐力和思考力。而这二种蛮力,恰恰是德国人的擅长。


杜塞美院于1772年左右创建、历史蛮悠久的。但在前几个阶段中并不出彩,它堀起于“后现代”与“当代”之间。


二战结束至现今,杜塞美院产生了一大批蜚声国际的艺术家,代表性的人物有保罗.克利、海茵次.马克、奥托.皮勒、贝歇尔夫妇和托马斯.鲁夫等人。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约瑟夫.博依斯(Joseph Beuys)。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18666914210.jpg

博依斯与作品《脂肪椅》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19945567530.jpg

K21美术馆内博依斯的作品之一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21568917730.jpg

K21美术馆内博依斯的作品之二


他是茵河畔的小城克列弗尔徳人,19215月出生。天生仼性倔强、狂热固执。少年时因喜欢表演,曾跟随着一个马戏团四处流浪。


青年时热衷于政治、盲目崇拜,加入了希特勒青年团;二战时他担任了一名轰炸机的飞行员,参加了对苏联的作战。


在一次轰炸克里米亚地区的战斗中,他驾驶的飞机被击落,舱内的战友当场死亡。他在肋骨和四肢全部折断的情况下,幸运地被营救了回来。


依靠当地鞑靼人提供的动物油脂、奶制品,他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重返战场后,他又四次受伤并被切除了脾脏。


这一切,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创伤。


战后的1947年,博依斯进入了杜塞美院学习。他的生活经历和阅读量,促使了他对于战争的深刻反思,逐渐地意识到暴力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他认为艺术天然地有一种反抗暴虐、促进和平的潜力;可以让瓜众产生信仰,重新构筑人与人、人与物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


他的作品以装置和行为艺术为主要创作形式,并提出了“社会雕塑”和“人人都是艺术家”的概念。作为一个杜塞尔多夫的艺术家,他有幸成为了当代艺术开山鼻师式的人物。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23436856640.jpg

头盔·二 235*190 布面油画 1970 吕佩尔茨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24917614220.jpg


田园风光·二 275*201 布面油画 1969 吕佩尔茨


还有一个艺术家名叫马库斯.吕佩尔茨(Markus Lupertz),曾经于20179月在湖北美院举办过展览,广为武汉美术圈的瓜众们所熟知。


他出生于1941年,1948年随父母从捷克逃亡至德国。


他的童年时代经历了残酷的二战,因热爱艺术、长大后先后入科利菲尔德艺术学校和杜塞美院学习。1986年被聘为杜塞美院的教授,后担任院长达十余年。


他与博依斯虽然有一定的交集,但并不喜欢博依斯而更多地倾向于架上绘画。


他的作品,不论是油画还是雕塑都充满了沉重和阴暗;他把纳粹时期的标志和符号,如钢盔、鹿角等表现在绘画中,形成了晦涩难懂的隐喻。


当我在杜塞美院提及他时,似乎没有人还记得他。在年青一代的艺术家眼中,吕佩尔茨所钟情的新表现派,早已经是昨日的黄花。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26281169630.jpg

院长 丽塔.麦克布瑞德(Rita McBride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27998375190.jpg

丽塔.麦克布瑞德(Rita McBride)的作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29701651070.jpg

马丁.格斯特纳(Martin Gostner)的作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30729969260.jpg

迪迪埃尔.韦迈恩(Didier Vermeiren)的作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32104117600.jpg

约翰尼斯.舒茨(Johannes Schutz)的作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33254841900.jpg

马塞尔.奥登巴赫(Marcel Odenbach)的作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35186262230.jpg

托马斯.格伦菲尔德(Thomas Grunfeld)的作品

如今的杜塞美院,以国际化、多元化和个性化的教育模式为特色,许多教授都是来自于世界各国知名的当代艺术家。


例如,丽塔.麦克布瑞德(Rita McBride)是美国人、著名的概念艺术家,现在担任院长的职务。


马丁.格斯特纳(Martin Gostner)是奥地利人;托马斯.格伦菲尔德(Thomas Grunfeld)是德国人;而迪迪埃尔.韦迈恩(Didier Vermeiren)则是比利时人,等等。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37322989380.jpg

2017年展上的师生们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38926712220.jpg

2017年展上的中国学生作品之一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41393493660.jpg

2017年展上中国学生的作品之二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42977639260.jpg

2017年展上中国学生的作品之三


杜塞美院还有一个最为自豪的地方,那就是它的开放性。


每年的二月份有一次“年展”,大约持续一周的时间。与湖北美院不同,年展并非仅仅是毕业作品展,而是每个班级和工作室的小伙伴们都要参加的汇报展览。


这个活动完全对公众开放,相当于一个小型的艺术博览会,每年的访问量达四、五万人。许多学生在活动中成为艺术新星,受到了顶级画廊的青睐。


如著名的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一年级时候的年展中,便收到了一些来自于阿姆斯特丹和科隆画廊的邀请函。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44409437770.jpg

低年级学生的绘画作业之一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46219036630.jpg

低年级学生的绘画作业之二


与杜塞美院一样,湖北美院也有一些专业关注当代艺术的创作教学。但由于教育体系的差异,尙未能够形成系统的研究与教学模式。


大部分艺术家打的是游击战和麻雀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到处放空枪。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0/156898947820263530.jpg

教学楼里的楼梯


那么,最后的问题来了。


当代艺术究竟搞得什么名堂呢?


在我眼中,无论是武汉、还是杜塞尔多夫,当代艺术搞得是艺术科技化、图像符号化和作品文本化…等新的板眼,形式多种多样、语言纷乱繁杂。


如同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但是无论如何,当代艺术的观念与内涵非常明确:就是反思、批判扭曲的价值观与人性观。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