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记忆中的风景丨刘一原与汉口三民路老会宾楼

已有 256 次阅读  2019-09-22 22:47

日前,名为“刘一原从艺60周年历程展”的绘画展,在昙华林湖北美院美术馆隆重开幕了。


展览呈现出刘一原教授各个阶段的艺术创作,题材多样、内容丰富,牢牢地吸引了瓜众们的眼球。


但我格外关注的是他青少年时代的速写,技法娴熟、生动准确,真实地记录了60年代老武汉的城市景观和市民生活。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296135941130.jpg

《三民路·会宾酒楼》(速写·约1964年)刘一原


尤其是一幅题为《三民路·会宾酒楼》的作品,禁不住让人旧梦重温、百感交集。


老会宾楼是汉口一家著名的酒楼,不但有名,而且历史也很悠久。


大约在1930年左右,汉口动工修筑三民路。这是连接民权路、民族路的交叉处(铜人像转盘)至中山大道六渡桥的重要通道。


路虽不长、仅286米,却是汉口老城区的咽喉所在、交通要冲。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298279432930.jpg

约1940年代的三民路(往六渡桥方向),老会宾楼的圆亭子高高在上。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00197028790.jpg

约1987年的三民路(往铜人像方向),老会宾楼顶上的圆亭子已没有了(1982年拆除重建)。


汉阳金谷酒楼的老板朱荣臣消息灵通,赶在三民路铺设前,便在此黄金地段修建了一栋商铺楼。马路竣工时,这家命名为的“会宾楼”的酒楼也开张了。


酒楼共设有三层,一楼卖大众化的小吃、二楼宴会餐厅、三楼是私密的包间;楼顶带小亭子平台上辟为“夜花园”,晚上是跳舞、打牌和吃宵夜的场所。


朱荣臣头脑精明、经营有方,会宾楼生意红火、日进斗金,很快便名扬武汉三镇。


1938年日寇占据汉口后,一个日本商人为了争夺他的生意,企图鱼目混珠、以假乱真,在三民路上也开了一家会宾楼。


朱荣臣气不过,麻着胆子跑到日本领事馆里讨说法,结果可想而知。但他还是不服周,便在招牌上加了一个“老”字,变成了“老会宾楼”。


抗战胜利后,京剧大师梅兰芳、电影明星胡蝶等曾来此赴宴;一时间达官显贵、社会名流纷至沓来,使它成为老汉口首屈一指的大酒楼。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03110931430.jpg

约1940年代的老会宾楼


刘一原的速写大约作于1964年。


在他的画面中,老会宾楼顶上的圆亭、与新新大旅馆的塔楼隔巷而立、双雄并列,显得分外地引人注目。


天空上电线纵横交错,马路上跑着1路电车;有的人用板车拉货物、有的人踩麻木或自行车;有的人牵小孩、有的人挎菜篮子…。


一派熙来攘往、忙碌祥和的街景。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12530640910.jpg


约90年代重新装修过的老会宾楼


观画至此,看官们的问题也来了:刘一原与老会宾楼扯得上么事关系呢?


当然扯得上关系。


艺术源自生活,眼见为实、有感而发,才能够跃然于画纸之中。


刘一原是一个道地的汉口伢,小时候痴迷绘画,拜著名的国画家郑少峯为师。郑少峯毕业于武昌艺专(湖北美院的前身),时为东湖印社社长。


1959年17岁的刘一原,由郑少峯介绍进入徐松安的“画室”做学徒。


徐松安可不是一个泛泛之辈,他是张大千的入门弟子、汉上鼎鼎有名的书画篆刻家。曾担任武昌艺专教授,与蒋兰圃、张肇铭和王霞宙等共同发起过“梅社”。


民国时期画家的朋友圈,多与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富商巨贾交往,少不了吃喝应酬、推杯换盏,老会宾便是他们日常频繁出入的场所。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09675736790.png

现在的老会宾楼


老会宾楼还有一个关于武昌艺专的故事,叫做“筹薪寿”。


1947年底,武昌艺专从四川江津迁回武汉不久,惨淡经营、难以为继。眼看年关将至,教职员工的薪水还没有着落。


时任校长的张肇铭,也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国画家。


他坐困愁城、进退无门,无奈之下想到一个筹款的法子,面向社会举办自己50岁的寿宴,并发帖广邀各界人士赴宴。


宴席就设在老会宾楼。


张肇铭、王霞宙、张振铎和徐松安等著名画家挥毫泼墨,当场售卖;加上来宾们奉送的红包,总算筹到一笔款子,让大家过了一个年。


这就是所谓的“筹薪寿”,其实当时的张肇铭早已满了51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14555440010.jpg

《民权路·茶摊》(速写·约1965年)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17278384040.jpg

《三民路·麻木三轮车》(速写·约1964年)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19144324310.jpg

《人物》(速写·约1964年)刘一原


徐松安“画室”在六渡桥南洋大楼的三层,刘一原住在民权路。每日他到“画室”打卡,都要经过三民路的老会宾楼。


那个时候的文艺青年,人手一册速写本从不离身,就像现在的手机一样。刘一原见到了有趣的景象或人物,立马会掏出本子画几笔。


在老会宾楼里,他啃肉包子、吃阳春面的同时,还忙着画速写。这些瞬间变化的形态被记录下来,简炼概括、生动传神,不惟是一件件独具创意的艺术作品。


他一边吃一边画,一边回味着前辈画家们的趣事逸闻,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对酒楼更多出了一份眷恋。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0668422810.jpg

90年代的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2319285170.jpg

刘一原的研究生毕业证(1981年)


中国画讲究人品与画品的关系。


大约1985年至1993年,我与刘一原是老湖美17栋四楼的邻居。16平方的房间,他研究生毕业、分配了两间,我本科毕业、只能住一间。


看官们都晓得,美院的老师不用坐班、也没有办公室。


刘一原并没住在这里,把二间房当成了画室。他上午9:00来画画、下午4:30走,准时打卡、天天如此,几年如一日。


刘一原在创作中


在我眼里他是老师的辈份、格外尊重,他却不以为然,平等待我。夏天他穿着裤头背心、或干脆打个赤膊,扒在地板上画画,挥汗如雨、乐此不疲。


画到高兴开心时,常常喊我去观摩,一定要我发表意见;有时与他最要好的尚扬、皮道坚等老师过来咵天,也喊我过去打酱油。


他们只谈论艺术,从来不扯学校的鸡毛蒜皮、家长里短。


我最敬佩的就是这样的人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4541634650.jpg

《天籁之音》(水墨·约2002年)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5982085420.jpg

《折》(水墨·2018年)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9514646740.jpg


《幽环》(水墨·2012年)刘一原


老会宾楼的出名,靠的是独具特色、别有风味的菜肴。例如黄焖丸子、粉蒸肉、芙蓉鸡片、和全家福等,色香味俱全、名扬海内外。


特别是一道创新的菜品叫做“葵花豆腐”,将鲜嫩的豆腐去皮揉碎,加入虾仁、火腿、鱼茸等配料烹饪,再以鸡蛋皮丝装饰,令人称绝。


实际上,这个菜的味道极其清淡,所谓的“至味无味”,给食客一种抽象化的味觉。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34864473730.jpg

画室中的刘一原


刘一原也是一个美食家,懂得绘画与烹饪的原理完全一样,依靠艺术家对于画面形色的创新,而中国画的精髓又在于表达内心的情绪。


因此,他一直在探索着自已的“心像风景”,即心灵之象而非客观的物象。


在他的画面上,形的异化是自然而然地产生的抽象,逐渐形成了与众不同的叙事结构和诗情画意,也成为独特的个人艺术范式。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36666098920.png

如今三民路的街景


老会宾楼折射了老汉口的精神,那就是不服周、不妥协,敢于创新和持之以恒。


这一种精神,也集中地体现在“刘一原从艺60年历程展”和他的作品之中。

 

日前,名为“刘一原从艺60周年历程展”的绘画展,在昙华林湖北美院美术馆隆重开幕了。


展览呈现出刘一原教授各个阶段的艺术创作,题材多样、内容丰富,牢牢地吸引了瓜众们的眼球。


但我格外关注的是他青少年时代的速写,技法娴熟、生动准确,真实地记录了60年代老武汉的城市景观和市民生活。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296135941130.jpg

《三民路·会宾酒楼》(速写·约1964年)刘一原


尤其是一幅题为《三民路·会宾酒楼》的作品,禁不住让人旧梦重温、百感交集。


老会宾楼是汉口一家著名的酒楼,不但有名,而且历史也很悠久。


大约在1930年左右,汉口动工修筑三民路。这是连接民权路、民族路的交叉处(铜人像转盘)至中山大道六渡桥的重要通道。


路虽不长、仅286米,却是汉口老城区的咽喉所在、交通要冲。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298279432930.jpg

约1940年代的三民路(往六渡桥方向),老会宾楼的圆亭子高高在上。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00197028790.jpg

约1987年的三民路(往铜人像方向),老会宾楼顶上的圆亭子已没有了(1982年拆除重建)。


汉阳金谷酒楼的老板朱荣臣消息灵通,赶在三民路铺设前,便在此黄金地段修建了一栋商铺楼。马路竣工时,这家命名为的“会宾楼”的酒楼也开张了。


酒楼共设有三层,一楼卖大众化的小吃、二楼宴会餐厅、三楼是私密的包间;楼顶带小亭子平台上辟为“夜花园”,晚上是跳舞、打牌和吃宵夜的场所。


朱荣臣头脑精明、经营有方,会宾楼生意红火、日进斗金,很快便名扬武汉三镇。


1938年日寇占据汉口后,一个日本商人为了争夺他的生意,企图鱼目混珠、以假乱真,在三民路上也开了一家会宾楼。


朱荣臣气不过,麻着胆子跑到日本领事馆里讨说法,结果可想而知。但他还是不服周,便在招牌上加了一个“老”字,变成了“老会宾楼”。


抗战胜利后,京剧大师梅兰芳、电影明星胡蝶等曾来此赴宴;一时间达官显贵、社会名流纷至沓来,使它成为老汉口首屈一指的大酒楼。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03110931430.jpg

约1940年代的老会宾楼


刘一原的速写大约作于1964年。


在他的画面中,老会宾楼顶上的圆亭、与新新大旅馆的塔楼隔巷而立、双雄并列,显得分外地引人注目。


天空上电线纵横交错,马路上跑着1路电车;有的人用板车拉货物、有的人踩麻木或自行车;有的人牵小孩、有的人挎菜篮子…。


一派熙来攘往、忙碌祥和的街景。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12530640910.jpg


约90年代重新装修过的老会宾楼


观画至此,看官们的问题也来了:刘一原与老会宾楼扯得上么事关系呢?


当然扯得上关系。


艺术源自生活,眼见为实、有感而发,才能够跃然于画纸之中。


刘一原是一个道地的汉口伢,小时候痴迷绘画,拜著名的国画家郑少峯为师。郑少峯毕业于武昌艺专(湖北美院的前身),时为东湖印社社长。


1959年17岁的刘一原,由郑少峯介绍进入徐松安的“画室”做学徒。


徐松安可不是一个泛泛之辈,他是张大千的入门弟子、汉上鼎鼎有名的书画篆刻家。曾担任武昌艺专教授,与蒋兰圃、张肇铭和王霞宙等共同发起过“梅社”。


民国时期画家的朋友圈,多与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富商巨贾交往,少不了吃喝应酬、推杯换盏,老会宾便是他们日常频繁出入的场所。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09675736790.png

现在的老会宾楼


老会宾楼还有一个关于武昌艺专的故事,叫做“筹薪寿”。


1947年底,武昌艺专从四川江津迁回武汉不久,惨淡经营、难以为继。眼看年关将至,教职员工的薪水还没有着落。


时任校长的张肇铭,也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国画家。


他坐困愁城、进退无门,无奈之下想到一个筹款的法子,面向社会举办自己50岁的寿宴,并发帖广邀各界人士赴宴。


宴席就设在老会宾楼。


张肇铭、王霞宙、张振铎和徐松安等著名画家挥毫泼墨,当场售卖;加上来宾们奉送的红包,总算筹到一笔款子,让大家过了一个年。


这就是所谓的“筹薪寿”,其实当时的张肇铭早已满了51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14555440010.jpg

《民权路·茶摊》(速写·约1965年)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17278384040.jpg

《三民路·麻木三轮车》(速写·约1964年)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19144324310.jpg

《人物》(速写·约1964年)刘一原


徐松安“画室”在六渡桥南洋大楼的三层,刘一原住在民权路。每日他到“画室”打卡,都要经过三民路的老会宾楼。


那个时候的文艺青年,人手一册速写本从不离身,就像现在的手机一样。刘一原见到了有趣的景象或人物,立马会掏出本子画几笔。


在老会宾楼里,他啃肉包子、吃阳春面的同时,还忙着画速写。这些瞬间变化的形态被记录下来,简炼概括、生动传神,不惟是一件件独具创意的艺术作品。


他一边吃一边画,一边回味着前辈画家们的趣事逸闻,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对酒楼更多出了一份眷恋。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0668422810.jpg

90年代的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2319285170.jpg

刘一原的研究生毕业证(1981年)


中国画讲究人品与画品的关系。


大约1985年至1993年,我与刘一原是老湖美17栋四楼的邻居。16平方的房间,他研究生毕业、分配了两间,我本科毕业、只能住一间。


看官们都晓得,美院的老师不用坐班、也没有办公室。


刘一原并没住在这里,把二间房当成了画室。他上午9:00来画画、下午4:30走,准时打卡、天天如此,几年如一日。


刘一原在创作中


在我眼里他是老师的辈份、格外尊重,他却不以为然,平等待我。夏天他穿着裤头背心、或干脆打个赤膊,扒在地板上画画,挥汗如雨、乐此不疲。


画到高兴开心时,常常喊我去观摩,一定要我发表意见;有时与他最要好的尚扬、皮道坚等老师过来咵天,也喊我过去打酱油。


他们只谈论艺术,从来不扯学校的鸡毛蒜皮、家长里短。


我最敬佩的就是这样的人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4541634650.jpg

《天籁之音》(水墨·约2002年)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5982085420.jpg

《折》(水墨·2018年)刘一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29514646740.jpg


《幽环》(水墨·2012年)刘一原


老会宾楼的出名,靠的是独具特色、别有风味的菜肴。例如黄焖丸子、粉蒸肉、芙蓉鸡片、和全家福等,色香味俱全、名扬海内外。


特别是一道创新的菜品叫做“葵花豆腐”,将鲜嫩的豆腐去皮揉碎,加入虾仁、火腿、鱼茸等配料烹饪,再以鸡蛋皮丝装饰,令人称绝。


实际上,这个菜的味道极其清淡,所谓的“至味无味”,给食客一种抽象化的味觉。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34864473730.jpg

画室中的刘一原


刘一原也是一个美食家,懂得绘画与烹饪的原理完全一样,依靠艺术家对于画面形色的创新,而中国画的精髓又在于表达内心的情绪。


因此,他一直在探索着自已的“心像风景”,即心灵之象而非客观的物象。


在他的画面上,形的异化是自然而然地产生的抽象,逐渐形成了与众不同的叙事结构和诗情画意,也成为独特的个人艺术范式。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22/156916336666098920.png

如今三民路的街景


老会宾楼折射了老汉口的精神,那就是不服周、不妥协,敢于创新和持之以恒。


这一种精神,也集中地体现在“刘一原从艺60年历程展”和他的作品之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