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广美六十载丨战斗在(武汉)张公堤上

1已有 35 次阅读  2019-11-08 21:44

1953年,中南美术专科学校(简称中南美专)刚刚在武昌解放路上立足,翌年便遭遇了一场百年罕见的特大洪水。


我的“广美六十载”文件夹中,有一张名为《战斗在张公堤上》的中国画。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1991299062320.png

《战斗在张公堤上》(中国画·1955年)关山月、黎雄才、孔宪明、陈金章、梁世雄、谭荫甜等集体创作。


画面中的天色昏暗、风雨交加,一大群人在堤坝上与洪水搏斗;有的人出没于齐胸的水中,有的人奋力传递着沙包,有的人高声地呐喊呼救……。


波涛汹涌、浊浪拍岸,尤其是倾斜晃动的地平线、摇摇欲坠的电线杆,无不渲染着一派危急、紧张和忙碌的气氛。


这张画,表现了师生们抗洪保坝的真实情景,是专门为1955年的“第二届全国美展”而创作的。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1994310551440.png

正在创作《战斗在张公堤上》的梁世雄等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1995834343270.jpg

《战斗在张公堤上》作者合影:(前排左起)关山月、黎雄才;(后排左起)孔宪明、陈金章、梁世雄、谭荫甜。


湖北自古以来号称“千湖之省”,省会武汉三镇地处长江、汉水交汇与泥沙淤积的洲滩上,两江穿城而过、湖泊星罗棋布。


因此,武汉又有“江城”之别名,凭藉“黄金水道”的地理优势,商贾云集、人稠物穰,一举成为了中南地区最大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有一利必有一害。


据《武汉地方志》记载,几乎每三年发一次洪水,“暴雨终日,水溢,庐舍人畜淹没无数”,瓜众们的生命财产屡遭损失、苦不堪言。


历史上,武汉人民与洪水作了不屈不挠、不罢不休的抗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修堤筑坝便是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日常。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1998826847890.jpg

1931年鸟瞰水灾中的汉口,完全是一片泽国。


张公堤,就是汉口的一条挡水大坝。


随着清末汉口蛮夷各国租界的设立,大量人口亦迁徙至此,十里洋场、人满为患。所谓的“居民填溢、商贾辐辏,为楚中第一繁盛处”。


为了防范洪水的侵扰,1904年时任湖广总督的张之洞,报请朝廷批准后,开始建筑环绕后湖的长堤。


大堤以堤角(原广佛寺)为起点,向西越过岱家山、折向西南经过姑嫂树、到禁口为止,全长约27华里,瓜众们把它叫做“张公堤”。


另外一条堤以邹家街(原皇经堂)为起点,由南向北、经过长丰垸到禁口,与张公堤相连接,约7华里。一般称之“张公横堤”或“小堤”。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00999775380.jpg

张公堤示意图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05696199180.jpg

1911年辛亥革命时起义军守卫张公堤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07586220520.jpg

约1930年代的张公堤远眺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09971621650.jpg

《张公堤第三段》(速写·1954年9月13日)黎雄才


两堤加起来共有34华里长,堤顶宽约8米、堤高约6米,超过了铁道路基的高度。张公堤的筑成,不仅有效的防范了后湖水患的蔓延,也极大地促进了汉口的繁荣。


1954年的那一场洪水,比以往的时候来的更早、更大、更猛烈一些。


由于受到上游暴雨的影响,长江5月份便出现了洪峰。武汉的降雨量也超过了同期均值的3倍,致使长江、汉水持续猛涨,汛情越来越危急。


各处的堤防吃紧,尤其是张公堤。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13282382010.jpg

正在加固张公堤的人们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15081617120.jpg

张公堤上装卸泥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17946135500.jpg

用树枝藤条编制防浪的设施


面对汹涌而来的水患,514日中南行政委员会发出了防汛的指示,武汉各有关部门迅速作出了布置,组织了近20万人的抗洪队伍。


为了确保全市的堤坝万无一失,滴水不漏,实行了由各个部队、机关、学校和工厂轮流守护,分段包干的办法。


分配给中南美专的是张公堤东西湖边的一段。


7月1日上午,中南美专宣布成立校防汛委员会、防汛办公室、防汛突击队和中南美专宣传队,全校师生停课6个月,参加抗洪救灾。


校领导胡一川、阳太阳、杨秋人和关山月等,不但亲自带领师生们上堤抢险,还号召大家用画笔记录武汉军民抗洪的英勇事迹。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20039759070.jpg

胡一川校长在东西湖工地作动员讲话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22568198870.jpg

中南美专的师生抢修张公堤的溃坝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24736940250.jpg

《张公堤工地》(速写·1954年9月15日)黎雄才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26337070340.jpg

《张公堤上吊车》(速写·1954年9月24日)黎雄才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28097456850.jpg

《张公堤上打夯》(速写·1954年9月20日)黎雄才


此刻的张公堤,多处溃囗、危在旦夕。


筑坝急需大量的泥土,中南美专的师生经过几十天的苦战,日以继夜、风雨无阻,硬是把解放公园的一座小山搬到了张公堤上。


虽然很辛苦,也有不少的乐趣,例如吃鱼吃到吐。


那年武汉的鱼多到吃不完,全是灾民从灾区打捞来上的。有关部门大力动员瓜众们买鱼吃,买一斤鱼便发给一两油票作为奖励。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29997029110.jpg

某年长江日报的一篇报道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31360087460.jpg

1954年防汛人员佩戴的胸章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33336931540.jpg

《张公堤外的民船》(速写·1954年9月25日)黎雄才


10月初,抗洪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中南美专荣获武汉防汛总指挥部颁发的一等红旗奖和三等红旗奖,4个二等功、5个三等功和2个表扬;学校还编辑出版了16期的《防汛快报》。


10月11日,正式恢复上课。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35374780480.jpg

1954年10月汉口举行抗洪胜利的游行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37089031970.jpg

1954年10月武昌解放路上庆祝抗洪胜利游行的队伍


读文至此,翻阅了一些老图片之后,看官们脑洞里出现一个问号。抗洪期间的黎雄才老师,为什么画了这许多的写生呢?


恕我实话实说。


盖因其时正处在一个非常特殊的历史时期,对于中国画而言,近现代曾经有过二次重大的生存危机。


一是在清末民初,康有为、蔡元培、陈独秀等人,认为“美术的关健”是“观察自然”,猛烈地抨击了中国画的写意传统和摹古风气,号召进行“美术革命”。


此次危机,导致了贴近生活、外师造化的广东“岭南画派”和上海“海派”的产生。


二是在1953年,第二次全国文代会提出了中国画不科学、不写实的问题,要予以废除或者改造。接着中央美院取消了国画系,著名画家李苦禅等人只好去卖电影票。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43514953700.jpg

《採土加固张公堤》(速写·1954年9月25日)黎雄才


国画如何改造,一时也没有明确的定论。


中南美专也有很多著名的国画家,除原武昌艺专的张肇铭、方康直之外,还原华南文艺学院的关山月、黎雄才等人。


在此特殊的时期,他们普遍觉得压力山大、人心惶惶。


大家都知道,黎雄才是岭南画派的传人、时任副教授。他虽然不争论、不纠结、不消沉,但并不服周。


他与关山月等人积极响应学校的号召,带着画夹和毛笔、深入张公堤第一线,边抗洪、边作画,留下了大量珍贵的现场速写。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45590497520.jpg

武汉防汛图卷》(中国画·1955年)黎雄才


依据这些速写稿,黎雄才创作了国画《武汉防汛图卷》,并参加了“第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


这幅长卷以整个防汛的时间为主轴,分成十二段画面展开。张公堤作为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反映了惊心动魄的抗洪场面及过程。


《战斗在张公堤上》与《武汉防汛图卷》等作品一经问世,便激起了美术圈的极大关注和反响,被认为是用传统笔墨表现新时代、新社会和新生活的典型范例。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47818265540.png

中南美专1954年修筑的堤段现在是府河公园


作品的成功,表明了中国画的技法和形式,不但能够介入现实生活,还可以描绘宏大的叙事结构,同时也终止有关其存废之争的七嘴八舌、一地鸡毛。


中南美专抗洪救灾的活动,“在党的坚强领导下,表现了相当好的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精神,特别在美术宣传工作上是有一定成绩的…。”(取自《中南美专195410工作综合报告》)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08/157322049912027230.jpg

​如今的张公堤


1954年的汉口张公堤,不仅给师生们的革命意志带来了一场艰苦卓绝的磨练,也使得中国画的发展主动成功地应对了一次挑战。


“战斗在张公堤上”的精神,深深地融进了广美六十载的创业情怀。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