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广美六十载丨中南美专的百花齐放

1已有 68 次阅读  2019-11-10 20:31

1956年9月中旬,武昌解放路中南美专的校园里,树影婆娑、秋风送爽。


某日上午,在西洋式绘画楼二层的会议室里,一群人站在房间中央的大桌子四周,后边围观了许多打酱油的瓜众,七嘴八舌、笑语喧天。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774550770300.jpg


原中南美专的绘画楼


咦,看官们忍不住好奇了,他们是谁、在干什么?


桌子上铺陈一张极大的宣纸,还放着砚台和各色的颜料碟。只见这班人轮番登场、挥毫泼墨;搞的一个个手忙脚乱、不亦乐乎。


片刻之间,各色花卉争相怒放,各类鸟禽翩飞起舞…,一派欣欣向荣的气氛跃然于纸上。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776860076720.jpg

《百花齐放》(中国画·1956年)集体创作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778905133310.jpg

1956年9月,张肇铭(左5)与赵合俦(左1)、吕圣逸(左2)、闻钧天(左3)、张振铎(左4)、王霞宙(左6)在雅集中,后面墙上的作品是花鸟画《百花齐放》。


看官们更加好奇了,画几朵花、几只鸟,用得上如此的兴师动众、大张旗鼓吗?


您可千万别小瞧了,花鸟画里的学问大着呢,且让我来长话短说。


大家都知道,1956年之前的时期,有关部门曾经连续地组织,召开了二次全国性的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


随后发起了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对俞平伯“新红学”的批判;对胡风文艺思想的批判以及对“丁玲、陈企霞等小集团”的批判……,等等。


一系列的思想运动,反映了某些人对文艺家的地位和属性认识不清,不信任、不支持,甚至于产生了排斥文化人的倾向。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780938831150.jpg

1953年张肇铭(左1)与黎雄才(左2)等在中南美专。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782485979540.jpg

张肇铭(右3)与关山月(左1)与谢之光(左2、黎雄才(左4)等人合影


在第二次全国文代会上有人提出中国画不科学,无法表现火热的革命斗争和建设;尤其认为花鸟画属于封建糟粕,应予以废除。


中央美院带头积极响应,不但把中国画系改为彩墨画系,还安排花鸟画家李苦禅等人做电影院的售票员。


由此造成了画家们“处处担心、唯恐失足”,创作的热情不高、缩手缩脚,甚至搁笔不画;作品的主题单一、数量剧减,而且概念化、公式化十分盛行。


中南美专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一些国画家人心浮动,处于徬徨不安之中。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795163988010.jpg

1956年春张肇铭与长孙张明建在中南美专校园都司湖畔的木桥上


1956年早春1月,北京传来召开了知识分子问题会议的讯息。就象一枝报春花,预示着有关政策即将进行重大的调整。


紧接着,有关部门提出了在文艺界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著名的诗人郭沫若欢欣鼓舞,率先启动了写作《百花齐放》的诗集计划。


中南美专隔壁的电影院片子突然多了起来,国产的和外国的都有。如“梁山泊与祝英台”、“天仙配”、“流浪者”和“章西女皇”…等等,五花八门。


大家心情舒畅、眉开眼笑,学校领导也下脱下清一色的中山装、换上西服革履,还常常参加学生们搞的周末交谊舞会。


9月,武汉知名的画家们为了表达对“双百方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拥护和感激,齐聚一堂,共同创作了一件巨幅传统的花鸟画作品。


这便是本文开头出现的场景。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796913589800.jpg

张肇铭(右1)与关山月(左1)与黎雄才(左2)等人合影


这次活动是中南美专副校长关山月提议的,由副教授张肇铭和黎雄才共同筹划、发起和协调的。


参加“雅集”的画家拢共26位,大约来自于三个方面:


中南美专的关山月、张肇铭、黎雄才、方康直、杨之光…等;武汉艺术师范学院的王霞宙、张振铎、徐松安、汤文选…等;湖北省属及武汉市属其它机构的蒋兰圃、谢竹村、端木梦锡、闻钧天、黄松涛、赵合俦、吉梅魂、邓少峰、王文农、武石、何磊、吕圣遗、曹立庵、钟鸣天…等。


画家们在创作的过程中,分工配合、天衣无缝。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00006916430.jpg

张肇铭画牡丹和秋海棠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01746141080.jpg

黎雄才画松树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03220221930.jpg

杨之光、何磊画兰草和山花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04915243340.jpg

关山月画红棉花和小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06366363840.jpg

张振铎芙蓉花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08202630420.jpg

王霞宙画紫藤和八哥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10289624180.jpg

谢竹村画鸽子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12406414120.jpg

汤文选画燕子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13816628420.jpg

徐松安画山石


张肇铭画牡丹和秋海棠,黎雄才画松树,关山月画红棉花和小鸟,蒋兰圃画玉兰,谢竹村画鸽子,王霞宙画紫藤和八哥,张振铎画芙蓉,端木梦锡画梅,闻钧天画菊,徐松安画山石,赵合俦画八哥、鹌鹑和乳鸭,曹立庵画岸坡,邓少峰画月季和芙蓉,杨之光、何磊画兰草和山花,钟鸣天画竹叶,汤文选画燕子,等等。


这群人中间有一位岁数略长的画家,显得特别地兴奋。他神采飞扬,一边挥洒笔墨、一边谈笑风生,与往日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他叫张肇铭。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18144232320.jpg

中南美专时期的张肇铭


那么看官们的问题又来了,张肇铭为什么这样的开心呢?


假若您看一看他的资历,便恍然大悟了。


他是道地的武昌人,出生于1897年。1920年考入北平艺专,师从王梦白、陈师曾和姚茫父学习中国画,毕业后到武昌艺专任教。


1929年被聘为武昌艺专校董事会的成员、后担任教务主任;1940年获民国教育部颁发的教授证书;1946年出任武昌艺专的校长。


他是武汉画界的领军人物,品格出众、画艺精湛,与王霞宙、张振铎一道被合称为“国画三老”,在本地的艺术圈里具有极大的影响力。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20549079200.jpg

1956年春,张肇铭(后排右3)与关山月(前排右1)、黎雄才(前排左1)等国画教师们,在都司湖畔的木桥上合影。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22882284800.jpg

1956年秋,张肇铭(左1)与黎雄才(左4)、关山月(左9)等在北京中苏友好宫前。


大家也晓得,中南美专是1953年由中南文艺学院(前身武昌艺专)、广东文艺学院和广西艺专等学校所组成。


当时教师的职称,基本上参照了民国时期的资格。但张肇铭仅被聘为副教授、国画教研室主任,而与他年龄相仿的王道源、王益论等人是正教授。


对于时年60岁的张肇铭,无论是从资格、经历,还是能力、名望上而言,都产生了很大的落差。


他是一个从旧社会过来的花鸟画家,为人本份、行事低调,从未发表过任何的意见和怨言。但我认为,他的内心深处一定会感到压抑和苦闷。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27786521290.jpg

1957年,张肇铭在中南美专主持教研室会议。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30391380690.jpg

1957年张肇铭(中)与国画毕业生段吉璋(前排左)、马宝诚(前排右)、刘济荣(后排左)、侯中鸣(后排中)、汤清海(后排右)合影。


随着1956年的春暖大地、百花齐放,有关张肇铭的好消息也不断地传来。


先有人事部门的通知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即将把他的职称转为正教授;后有校领导说,马上任命他为校工会的主席。尽管是个虚衔,级别却相当于副校级。


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有关部门决定不取消中国画专业,他可以正大光明地从事心爱的花鸟画教学与创作了。


巨幅花鸟画高1.80米、长4.05米,作品完成后被命名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图”,930日发表于《长江日报》。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32683673330.jpg

发表于《长江日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图”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81591282500.jpg

郭沫若的题词


10月中旬,有好事者将这幅画专程送到北京,请著名的诗人郭沫若题字。


他题道:“百花齐放,武汉国画家廿六人合作于中南美术专科学校,一九五六年十月十一日,郭沫若题。”


不知道是无意疏忽、还是有意而为。总之,他将“百家争鸣”4个字漏掉了。至此,这幅作品被命名为《百花齐放》、正式宣告完成。


我一生喜爱唐诗宋词,但最佩服的诗人却是现代的郭沫若,说三遍。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36972146380.jpg

《海棠花开》(中国画)张肇铭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1110/157338851092571610.jpg

《端午时节》(中国画)张肇铭


《百花齐放》在随后的11月中旬湖北省第一届美术展览上,一举获得了“特等奖”。


这件作品,不惟是一个时代变迁的真实写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