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参照与拿来主义-艺术的语境与当代价值

1已有 190 次阅读  2017-11-12 23:37

 参照与拿来主义-艺术的语境与当代价值

 

艺术自身既然有语言,相应的也就有语法和语境。一个艺术家的成长过程,自其牙牙学语起,到能够伶牙俐齿地用较为符合语法规范的说辞来表达艺术理念;这需要一个历练其语言能力的艰辛过程。而一旦跨过了这个门槛,其自身的标志性价值将会凸现。现实当中,艺术家大多以个体行为行使其话语权。搞艺术的人和接触艺术的人,似乎都与生活贴和的很近,诸如,艺术爱好者与艺术鉴赏者,艺术家与知名艺术家,评论家与媒体达人等,不经意间大家也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从已知和已发生的事物中找寻特定的语境界定方式与标准。

艺术成果固然是人类智慧的集合,是漫长而又复杂的历史文化的结晶体。但从古至今前前后后,又有多数从艺者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的创作家?而艺术家这一名头自始至终都是极少数人的专利,这是艺术史展现给我们的清规戒律般的不变信条。从事艺术活动的个体,对艺术规律和艺术内涵茫然无知,你让其如何摆脱模仿和借鉴的束缚,这是“艺术价值论”自身的宿命。

正如维吉尔在《田园诗》中所说;“各人都受他本人的嗜好驱使,假如对自然的观察不能成为文学家或艺术家主要的兴趣,你不要期望他能够做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果真如此吗?当我们留心审视当代的艺术活动时,能看到那些缺乏基本语言表达能力的人,在自觉或不自觉的状态下胡言乱语或自说自话,但也能检索出超然于宿命之外的艺术超人。

那么,当被界定的语境被置于当代社会经济生活的大环境中审视时,“参照”与“拿来”便不再是原封不动式的照搬或借用了,而是在似曾相识的语义环境里,沿着清晰的“艺术语法”的脉络,被重新定义和诠释。正如当今的“新古典流派”,“古典”并非前人的专利;简洁、优雅、单纯、沉稳和精致等标志性特征;都有可能在“再创作过程”中被发挥性的重塑。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