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坚韧的探索,美丽的行走

已有 182 次阅读  2017-07-13 06:18
坚韧的探索美丽的行走
----品读颜伶油画艺术
“近年来,我一直在不断的变化中寻求自己的表达方式,试图用类似德国表现主义的方式通过油画的表现形式来诠释更多体现在中国绘画中的中国人特有的审美取向”。颜伶是一位外貌端庄秀美的女油画家,是我们很熟悉的军旅中青年画家中的佼佼者。当我看到上面的这段文字时,还是多少有些吃惊,她所选择的那种德国式粗放的近乎癫狂的表现主义,来作为她油画探索借助的标识性语言,这就与她美丽持重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走当代中国油画之路是中国油画重大的学术命题,当我们勾画中国油画发展的美好蓝图的时候,必然要在西方古典的现代和后现代的几大版块中寻找与中国文化价值观能够相融汇的支点,这是一个阶段性的必然选择。中国油画百年探索的最大价值正在于将这门外来艺术以东方式的开掘,来创造与西方迥然不同的彰显中国气派的油画艺术。在这个进程中,中国油画家们都不可回避地作出各自不同融汇支点的选择。颜伶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中经过十年的油画探索实践,在得意与失意的表达体会中,在经过非常深入思考后而作出的明确选择。从中可以看出,颜伶个人融汇支点的确立,正是她站在了中国当代文化的高地上,来展开向她更高目标建构的迈进。
西方油画的表现,深藏着对独立自主的本能欲望,到了二十世纪,表现主义爆发出的狂放状态,催生了德国表现主义和其后发轫的德国新表现主义,并将触发人性本质的赤裸裸的情感推到精神的极端。也许是生存和工作境遇的不能释怀,或是内心世界里有股郁结很久的情态,渴望自由的喷发,或是生活过分单调安闲产生的无聊错觉需要排解,颜伶对这类呈现极端性的语言表达方式的不加掩饰的向往和借助,正是她忠实地响应自己灵魂深处的呼唤,从而坚定了与内在情感相契合的系统性的探索。换句话说,颜伶是以西方强烈的表现式语言作为自我精神的关照。那么,中国艺术体现出的强烈精神性使她的艺术取向最终落实到中国审美精神价值这一根本上来。
中国审美历来注重表现,集中表现出来的就是“写意”精神,在“以西入中”的过程中,中国传统的写意与西方的现代主义艺术相遇,其中两者之间艺术表象的相似性,使中国几代油画家在这个领域里进行着融合性的探索和创造。同时也清醒地看到,西方百年来对个性形式的极端追求导致了绘画艺术的整体衰落,这也正反观出中国艺术精神的内在机制的合理性,时至今日在当代国际语境条件下更凸显出其独特的价值,这就是为油画的中国化提供了信心和推动的契机,这已成为许多中国油画家的共识。颜伶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变化,自然受到这股大潮的鼓荡自觉投入其中。依我看来,颜伶是将西方最具个性的艺术语言表达方式与中国艺术的审美最有价值的因素智慧地杂糅粘合,极其在意艺术个性中传递出来的中国文化的内涵,“志存高远”努力建构独立的可以自由精神的艺术殿堂。
颜龄,安徽人。上中学拜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黎雄才的学生韦远柏为师学习国画,这个起点高路子正的熏染,对她后来的油画艺术研习创作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我和颜伶相识在二00七年,她向我表达了今后画油画的愿望。当时我就猜想,美丽的她今后能够画出怎样感觉的油画来?对于女画家尤其是美女画家,我有一个怪论,就是她画画的感觉要向豪放的男人那样或者表现为更为生猛,那就画出来了,在画史中有不少这样的先例。后来我看到她的确在这方面做了努力并且取得了进步。正是她源自青年时国画的修炼(至今仍在国画和书法的研习),她画油画也是写的状态。更为难得的是,当她陷入某种画面难解的困局时仍旧依然坚持“写”的意志,从不磨叽作刻板呆滞的描摹。
在油画家成长的过程中自然少不了向大师学习。颜伶在其对大师们研究参照中写意性和表现性的几乎占到全部。她中这些大师的作品中不断汲取营养和力量。她在对凡高早期作品的朴实、苏丁画中蕴含的激情和力量,巴巴的单纯、概括、变形、写意富有力度和个性,莫兰迪的简约、单纯与朴素,塞尚的形状、秩序等,作了反复研究揣摩,画技日渐提高。她认为画画要真诚要多练,再加上思考和调整就可以进步,要达到油画的高妙之境只有作出坚韧努力的探索,别无他途可逾越。她满怀着这种信念,先后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接受正统的油画专业的学习训练,受到孙浩和孙向阳等名师的指导;后又参加了全军高级造型研究班的学习,经过紧张的3个月的严谨的强化训练受益匪浅;同样也怀着极大热情参加军队和地方的各种艺术活动,不放过一点一滴的学习机会,默默地充实和提升着自己的艺术水平。
十几年来,颜伶工作在医疗医务岗位上,始终不忘初心,坚持业余时间艺术研习和创作,她把工作职责要求的中规中距的单调乏味而郁结下的情绪,全都在绘画中释放宣泄出来。由于繁忙工作可以自由支配的时空限制,颜伶创作的视野主要投向身边所见,即近距离地表现医生手术、护士护理、医疗设备和医院环境等方面。由于她对工作生活的熟悉,画起来也最有体会有感觉。《命若悬丝》是一幅表现显微手术有代表现代高精技术的人物画。颜伶在作品立意和艺术手法上都非常的大胆,阔大笔锋挥洒以抽象性的感觉,如同倾泻的瀑布般的气势几乎占满了画面的全部,全神贯注手术的医生被挤到边角,有种难以知测的紧张感,在施以冷绿色调对整个手术空间的强调,很充分表达出了手术的紧张和生命悬于毫发的意境。在这幅画中,她一反以往常见的高科技题材的精致细腻刻画质感的画风,而是另辟蹊径采用粗豪奔放的笔调纵横涂抹,着实出乎意料,自有耳目一新之感。从以我个人对医院的天然抗拒,特别是那种医疗技术手段的触感经验,再来观看颜伶医疗题材的画作,更能体会出她是一个从事多年的医务工作者的角度,来表达对医疗工作精神的敬重,所以她所表现的也就能进入一个情感层面来表达,并且在单调乏味的工作状态中提炼出美来。《门诊日记》系列的创作就显现了这方面的特质。其中那幅表现女护士打吊瓶的背影形象很是打动人,我猜想是以画家自己为模特画出的。人物外形柔美舒缓曲线的勾画,浓黑色的上衣和洁白的工作裙的对比,在通过蓝白背景色调的衬托,人物肌肤滑嫩可爱的粉红色和景物中的小小橙色块呼应的跳跃,在这个统一和谐静谧感的色彩空间中映照出认真工作的女护士优美的身影,营造出了清明抒情的格调,让观者从中受到艺术的感染。这是画家为数不多的稳健型写实画风的代表作。
在人们的印象中,部队画家创作的军事历史画大多是大场面多人物表现革命风暴的磅礴气势的展现。但是颜玲则以静观历史的维度,将革命战争文物遗存置于红色背景下的静物画中,表达出革命的象征性寓意。在《红色记忆·1938》里把军号、军鞋、油灯、水壶等红军遗物,以六条屏的形式分割统一在红色的背景里,以单元叙事的微观倾诉的方式,浓缩凝固在这一件件遗物上面,像是革命红色乐章中的重要音符,顿然生发出对恢宏长征史诗的丰富联想。之后在纪念抗日战争创作,画家继续延续了这种表现形式,将地雷、驳壳枪、望远镜等人民战争土造的兵器,画进相同的红色背景当中,组成了表现革命历史的红色篇章。
户外写生是创造的重要手段之一,作为艺术言说方式也最直接最率性也富于挑战性。其表达的难度在于外光下瞬间变化的把握,在琐碎杂乱的景物中梳理概括提取出形式的构成秩序,以此表达出画家的感情,表现出艺术的生命和律动。为此画家要有一颗诚恳之心,具备一双“锐利的眼光”,更要锤炼出拨开自然“表象”发现自然特征“性格”的能力。正如罗丹所说“能够发现在外形下透露出的内在真理,而这个真理就是美本身。”同时大师还告诫我们:“你们要有非常深刻的粗犷的真情,几千万不要迟疑,把亲自感觉到的表达出来。”大师非常实在的道出了写生创作的真谛。我在品读颜伶写生作品时,从中就可以感觉到它置身于自然的那种激动,和她那执着表达时的直接率性的快感。她连续四年利用年休假的时间,自驾车穿行在山西右玉、云岗石窟、甘南扎尕那、威海和江南等地,画了大量的写生作品。她画写生没有停留在抄摹自然的表象上,而是从内心的精神世界出发观照自然,寻觅触动画家情感神经的景物视角。观看她画的西北景色,那山梁坡脊的凸凹结构,是通过刮刀阔笔一块块一层层粘合着沉郁色调,雕琢出来的一派苍茫古园塬的凝重和坚实。在这批作品中,云岗石窟的写生作品最为地道耐看。首先在取景构图上,在画面空间的正面,画家果敢勾勒出石柱坚挺有力的粗壮的长坚线条,并与斜插进来的阳光打在地面形成的横向条状的阴影相对照,几竖几横的线条色块的分割空间鲜明有力的支撑住了画面的天地;其次强化了阳光映射的光暗对比,暖赫色调统一又富于变化,将所有的细节简化归纳整理并服服帖帖地融进整体的气质表达当中,又以沉稳大气的笔法铺陈交错的表现出千年洞窟的古朴和庄重的气象。
《果然如此》系列原由画家一次网购进口的漂亮水果舍不得吃,就饶有兴趣的画下了他们。画家选择了细长横构图,把水果依次排队,像是舞台演员们的集体谢幕。画家以沉稳的笔法把水果形体塑造的虚实有度恰如其分,非常仔细的分辨出了每个水果的细微“性格”差别,它们之间构成了亲密的舒缓的节奏关系,看了使人心安镇定,一时间忘却了外面世界的喧嚣和吵杂。女人都是爱花的,许多女画家都喜欢画花。颜伶画花自有特色,她继续发散着爽朗劲道的表现气质。“表现性意义和审美意义,在于画你本身。”画家选择画野生的外种的鲜花,这也更能够发挥“直率无隐”的写意性。再看颜伶的目光追逐着徽风摇曳的花朵技叶,心情欢快愉悦得不能自持,渐渐地进入到“神与物游”的状态,迫不及待地饱蘸浓艳稠厚的油彩,越发恣意纵横的涂抹。正像画家自信的言表“画的随心所欲一挥而就。”这是画家“画为心画”心目往还的关照方式,是精神解放的自在畅达,是“借一管之笔点化万物”恍惚之间的气意冲合神来之笔。
品读颜伶这些油画作品,回望她走过来的路程,无不凝聚着她对油画艺术的挚爱,和对艺术追求的坚韧的探索精神。正象颜伶所感慨的“每次创作,都是在不断的自我较量的过程。”她深知自己画油画的时间还不长,还有许多难解的艺术课题,要她一个一个的突破和解决。“用怎样的语言表达自己”,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是画家一辈子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并且能够建立起自我独立的语言系统,还需要画家颜伶付出更多的气力,这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不断寻求突破“自我革命”自我完善的的过程。可喜的是,画家颜伶已经在这个充满光明希望的艺术之路上迈开了美丽的步伐,正义坚韧的探索的姿态,向 着她心中的目标前进。

                             骆根兴
                           2017.6.28于北京金都大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