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抽象水墨作品《钟乳石》的制作过程

1已有 751 次阅读  2017-04-01 10:24   标签钟乳石  制作 

抽象水墨作品《钟乳石》的制作过程

还是在艺校学习时就画过一幅湘西溶洞的水粉画,那时是文革刚结束,旅游资源等待开发,所以没有今天的旅游溶洞那般的有七彩的灯光照射,产生迷幻的感觉,就象今天张家界的黄龙洞,那个“定海神针”是其明星,据说保险价很昂的,是一个亿,我游历此洞产生的心灵的震撼是强烈的,过去画的溶洞可能有点知名度不高,且没有灯光助兴,自从游黄龙洞后,针乳石的意象在胸中是抹不去的一种奇妙的所在。

虽然我是倾向于学习传统古典的,但并不排斥现代抽象艺术的尝试,偶然会来一阵胡乱的涂鸦,希望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于是我用墨滴在纸面,然后把纸立起,让那墨水随意的流动,如屋漏的自然状态,获得数幅有关《钟乳石》的作品。

就象天空中的云锦之象,是很随意自然的,大自然本身就是一个天然的艺术家,诸多的景致是天开的图画,我们只得其一二,亦是能够获得无上的欣然的,关于这点我曾经写到:

现代的美在于朦胧不确定的神秘。西方的现代艺术反理性,追求神秘是为了达到内省,对内在的自然心灵结构的真实,亦即一种超自然超逻辑,生生不息生命流动的真实,而水墨在雪白的宣帛上构成的艺术幻想,正是这种艺术心理同构。在水墨一般的现代书法艺术中,水的作用在于浸润,在于冲淡,使墨变幻出更多的色阶与层次,宣帛的质地很适合这种浸润和冲淡,由于质地的渗透力,而显出了艺术的神秘境界,其引入视觉的墨象不可能是浮在纸面上的清晰的直载了当的艺术形象,而是渗入纸背边缘迷朦的艺术幻想。不确定的失落感的现代人之心境,易于与这种迷朦艺术幻想融为一体,水的作用增强了艺术的表现,增强了其不确定的意蕴,现代意蕴本身的迷惘不确定,在于人类思维走向更深更广的空间而身不由己,面对无穷无尽的宇宙的苍凉失落之感,这种理念要在书法表现中找到对应的感性形式,水的作用便是这种契机,水与墨的交融,状于水与乳的交融,那种亲密无间本身,促成了一个心灵宇宙[心象、心画]的展开,水是生命的物质,甚至一些西方哲人认为水是元物质,人不能没有水,生命不能没有水,最有活力的人类生灵缘水[江、河]而生,水给人带来的不仅仅是生命,还带来润,带来灵气。同样地水是墨的生命,也是整个水墨艺术的生命。墨需要水的渗化达到五色的变幻,促成意象的迷朦,促成一个妙不可言的境地。作为水在帛与纸上是不会永存,时光把它化向天外云间,但是墨变幻的浓淡层次,便是化入天外之间的水留下的灵迹,恍兮惚兮的水墨书法艺术与东方幽玄神秘的文化联系在一起,纸帛的质地渗透浸染与笔的弹性铸成这种弹性与融合,东方神秘世界最显著的特征是它的不确定性,类似恍兮惚兮的迷朦,东方的哲学总是那么言简意赅,故意把事物说得呑吐幽玄,一本《老子》,一本《易经》无法作出清晰的阐解,一个字,内涵意蕴是那么包罗万象。

年轻时的激情在淡淡地退去,所留存的迹还在,翻来请诸位一赏。也许过去我说的太多,现在想来也不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所谓不知所云是也,理论容易空洞,就象那苏轼在《石钟山记》中写的那洞穴,那空穴不仅是来风,而且因为空,在水激之下,所以响。响,好比是声闻上作力,却缺少实际的现实,所以对于我来说,将来需要的是多实践,多有现实的作品,无论是传统还是现代的,或者未来的,今天又是一年的愚人节,但我反而行之,希望自己严肃起来,做点踏实的艺术实践工作。

朗州家林记于201741日星期六,愚人节。时樱花红于江边。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