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反丑书,要如壮士断腕!

已有 116 次阅读  2018-05-18 14:08

反丑书,要如壮士断腕!

今有丑书者总举着傅山这面破旗为自己掩羞,但我们知傅山的时代是清前的赵董流风泛滥的时代,书法的生命与生机进到一个死胡同,也就是因当时的时代形势所然,自然还有更多复杂的意味在其中,不管傅山如何高举四宁四毋 ,我们最终还是知道傅山真正佩服的书家正是赵吴兴。

而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不是美书流行,而是丑书盛行,书界的恶俗之流的泛滥,而且有些丑书者欺民不懂书法,事实上国民在近四十年鉴赏水平已经获得提升,眼力已经不是七七年前那个样子,如此的国民书法素质提升的情形下,丑书者想蒙骗观者欣赏与购买变得困难,而且作为文化文明的一门,若不正纲常,终究不利的是未来的前途与书艺本身的生路,如是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应当提一个反丑书的理念,那就是反傅山之四宁四毋 而形成的新四宁四毋 ,即:

宁美毋丑,宁妙毋拙,宁规整毋支解,宁安排毋随便。

提出这新四宁四毋 ,还真的需要壮士断腕的气魄。

书坛的风气要整饬,也是历史的必然。回顾近四十年的书法历史,或者再往上溯到文革,然后更远的民国时代,没有象近四十来那样国民对于书法的关注与参与的程度,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老老少少,皆是有一种写字的情结,纵是电脑普及的时代亦是如此,这当然是民族独特的情性所然,但我们知道的文革是对于大多数者是营养不良,只有少数象林散之那样的人,象一个孤独者在前行,当然还包括某些独裁者,比如康生,也在从事书艺,而且还很好的利用了自己掌握的行政资源。

或许某些书丑书者是出于情绪的需要,或者反时代反社会流俗的需要,彰显自己独行者的形象,但更多的是进入艺术的歧路,或者陷没于死胡同。但是书艺本身有它的纯洁性,有相当的粉丝圈子,也有相当多的人的希望书道与书艺是养眼的良药,慰安的鸡汤,而不是视之不仅不能获得宁静反而更加的躁动不安与受伤。比如林散之是日本国唯一还佩服的人,尽管文革刚过,鬼子国的书家原本以东土被独裁者们(四人帮)一折腾,书法家皆是死了死了的,然而除了独裁者本人,当然还有台湾的,事实上是有少数幸存者,这个幸存者,是书法艺术的水平不死,而不是书家本人不死。而且我们知道的林散之的书迹,不少还得多书某人的诗词,这也是书者一个时代的政治烙印。一个政治的独裁,一个艺术的独行,还真的有点意思,也是非常奇怪的现象。有学者以为我们尚在中世纪,至少是心灵上是如此,确实我们心灵的拘束还是很严重的,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放。

或许在科技上东土在突飞猛进,在心灵上似乎还是留着辫子,也是事实的,清洗它非一时之事,自然在某个时段我们需要恶搞书法来完成这种心灵的解放,但是书道艺术的本身的失落,衰败,却不是个好事情,所以我们的心灵解放并不得始终依靠恶俗丑陋的书迹,相反,我们用更美妙的书迹亦能够做到这一点。

如是经历这段荒唐的历史后,我们真的当正本,或者请偱其本,找回本来的路子。这也是我们提出新四宁四毋原因。

在丑书界,有不少是所谓的墨道哲学家,这种胡乱的作派与日本现代书法的侵入有关,包括我本人年轻时也是胡来一气,但我们明白的东瀛的书者是开拓者,我们的大多部分这类的丑书家只是模仿或是巧妙的模仿者罢了,事实上没有任何新意思与独创性,也就是不会有国际的艺术地位,只能在本邦本土的自己的艺术权力圈子内的自娱自乐。因为我自己也是最早接触日本现代书法的一批人,也乱弹琴过。只是止步而沉入古典,回归本来。很多地下出土的墨迹吸引我们的视线,有了新的养分。

古典的元素放在今天的时代永远是新意思,而不是退回原来,回归是有一个高度的,按照螺旋上升的原理,原点在新的高度与层面上。

放眼世界的艺术,在金钱的权力榜上,古典作品的价格远在当代与现代艺术作品之上,只能说明在绝大多数的艺术追求者心目中,古代的经典从来就不会死,生命弥新!

这样我们能坚定自己正确的方向,这与政治正确没有关系,这只是找准书道一门在新的时代情形下的宽广大道。

这种道又回归自然,回归本来,回归曾经的艺术记忆,或者有梦的味道,但若你行之而凝固在纸面与布面,获得成功,却是美好的现实!

当然不仅是书道艺术本身的生命延续需要,我们需要清洗污染的心灵,比如教育的问题,虽然我不会全盘否定七七年后的教育,但单单从幼儿教育来说,先是帝都的红黄蓝,后来连南京也陷没,同样出现这种伤害行为,我觉得国民不能再过分地追求金钱,而是真心的培育自己的后代,把他家的孩子当作自己亲生的来培育(幼吾幼),自然我们要用正的美的善的视觉艺术包括书道艺术陶染人,清洗人的心灵,成为一种良性的过程。

也就是时代需要美的善的正的迹,人们接受的视觉的冲击与清洗也不外于这美、善、正,也就是一言而蔽之:

反丑书扬美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