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桥口五叶浴女系列作品欣赏并论洗心

已有 98 次阅读  2019-04-06 16:48

   

    桥口五叶(1880-1921)日本油画家,版画家,生于鹿儿鸟,毕业东京美术学校。桥口五叶的版画承江户传统,渗合了现代西洋风格,尤其喜图浴女系列作品。


    画家喜图浴女,向来如此,西方就有安格尔,实际上日本画人中画过浴女或汤女的不在少数,对于洗浴,人类的意愿不仅仅是洗涤自身的尘埃那么简单,因为我们还有洗心的概念,象中国画家石涛,自号“大涤子”,其实是有洗尽心中尘埃的意思,中国画家所图的雨后云山,仿佛是大自然自己曾经洗涤一遍,而桥口五叶还喜图雪景,其实中国画家同样是如此的,王维就是这样的人物,宗白华在美学文献中也提到中国画家,起码在这里是东方画家喜图雪景,那么天地其实被冰莹玉洁的六花洗涤一番,天地不再纷杂而清明爽朗起来,形成黑白分明的水墨画。洗尽尘埃,洗浴的人在洗身上的淤泥,同样希望能洗尽心中的不洁,但洗身易,洗心难。


    佛家有那么的流派,有渐修派,有顿悟派,其实万法归一,归在洗心,人处红尘中久了,蒙上的尘滓慢慢积累,所以心如明镜的意愿也就会增强,人最难的涤洗心中的淤泥,原因是智慧之灯不朗照,倒不一定是因为某些人智商不高,而是执着,深深的执着,难以放下。人类战争的原因,恐怕是一个执着之蛇睡在汝心,争执的目的,其实不过是一些虚幻的东西,比如霸主之位,老大之名,一旦引发战争,让生灵涂炭,罪恶在不断的增加,只是自己不觉得罢了。

   

    洗涤身子的感觉爽,但洗涤心灵的感觉同样是妙不可言的,有些国家在老大位置久了,一旦放下,其实是很难受的,想来一个人在某个岗位久了,一旦退下来,同样有某种失落感,所以关键是调整自己的心态,而不是勉强撑着,那样其实很辛苦的。今日的世界刚刚从经济危机中复苏,却因为局部的战争而陷入自己混乱之中,而有的国度不自觉此是走向对自己同样的不利,总是以损人而壮大自己,其实最终的结果应该是杀人一千,自损八百,并无益于自身的处境改善。


    无任是国这国,党之党,人与人,当然要竞争,但更应该学会互相欣赏,而不是互相拆台,社会的平和状态,首先应该是平和心灵的人群占了多数,维持大体的和谐局面,一旦走向反面,所有的不幸将要来临,有的国度曾受现代武器之害,这只是果,总有原因的,因所以有果,因果因果,从来是不可分割的,此方是正常的思维。所以我让看官们欣赏洗浴的美术作品,同样希望人们想到洗心,人类的内省结果必然让人类少犯过去的过失,或者不重复难堪的历史,当然一定要那样走,结局恐怕相同,或者是大同小异,无非是再走一个新的轮回,那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想法已经是晚了。


    我从来不欣赏战争,虽然从小被观看一些战争片,而是欣赏平和的艺术,那是永远的快乐,永远的安乐椅,希望有一些自以为智商高的人群,相信艺术较之战争美好而永恒,而不是用战争去争一个无法完成的八肱一宇。































(家林论艺)
微信公共号:雷家林书画
后援单位:北京黄楷夫工作室
广州梁慧强公共建筑美学工作室
(欢迎更多资助者加盟)
(原创文字作者系网络艺评家,诗人,书画家)
主要文章:《宋画哲学》、《家林论唐宋艺术》、《家林读苦瓜和尚画语录》、《完美的女神--品读安格尔的《泉》》等,作品有《雷家林彩墨人体作品》
更多艺术博文:
丢勒--德国的达-芬奇,充满情感的素描
世界元首们之绘画--希特勒篇
维米尔的明珠少女--蓦然回首的境界
朱瞻基--画三阳开泰图的太平天子
恶之花--象征主义的艺术魅力
林风眠--温馨的人体是因为渴望一种爱
西洋浮世绘--十八世纪罗可可绘画
潘玉良的扇舞作品中的东方情色之美
桥口五叶浴女系列作品欣赏并论洗心
南唐周文矩《贵妃醉酒图》之品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