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卖到上亿的莫奈之草,画成怎么样的?

已有 18 次阅读  2019-05-21 10:24

      莫奈画了系列组画,干草垛就是其中之一,不同时段的同一景致画了又画,夕阳下,晨露中,正午时分,一瞬间的印象用那不可触摸的笔触,记录这一看似平常其实不凡的宏伟景象,草垛是一种农民自发的艺术造型,麦谷春华秋实的丰碑,凝结农民的心血与回忆,亦是其艺术想象力的体现,莫奈尽极大的热情画着它--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在前后印象主义画史上,莫奈是一个全能的人物,从他的《日出-印象》开始,到最后一幅《睡莲》结束,似乎是开始了前印象主义结束了后印象主义。莫奈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谢世,这以前不要说前期的人物,后期三驾马车亦先他而去,通常说来,他只是前期的代表人物,其实不然,睡莲系列是他后期的开始。

        

         一八九三年,莫奈迁入巴黎郊外的吉维尔尼水上花园,引水筑池,修了日本式的小桥,池中植有大量睡莲,从此他不再早期一样画外光风景,而是静下心来描绘眼前那些水中精灵,观察它们,亲近它们,一如中国的徐渭画葡萄、石榴,象八大山人那样画水墨荷花,带有很强的抒情意味,具备后期印象派的特征。

        

         莫奈早期的作品,给人仅仅是外观的快感,那阳光的色彩能唤起一种愉乐,但难以触动人的心灵,难以给人更深入的东西,象下图那幅迷蒙的江景,只有一种唯美的快感,而他后期的睡莲则不然,诚然他仍用早期的功夫画那些精灵,却注入了更多的诗意,情思,这中间还带有人生的兴衰伤感与哲思在中间(花开花落)。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他的那些睡莲在深沉暗色波纹衬托下莲花象一朵朵火焰在水中升起,那是一种人类的心灵之火,你其实可以联想到凡高的激情,莫奈是用另一方式表达这种激情,他的睡莲,水中泛出涟漪,有时还会有雾气升腾,或在早晨或在夕阳的气氛中,全然是一种梦幻的世界,花叶在这世界上漂浮,象一苇舟,一只只的---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碧波涟漪上的莲花是音符中的强音,铮然作响,如一片天籁,那些精灵并不清晰,往往有一层雾,在似与不似之间,与东方画人的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正是这种感觉会让人联想无限,所谓弦外之响,画外之旨,让人不单单是看一幅自然的映象而已,早期莫奈画了一些有日本风味的人物画,东方的影响会流露其画中。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在巴黎还有伦敦,那些博物馆不仅有日本艺术的收藏,亦有大量中国艺术的收藏,那些印象主义的作者们不可能无影响,也许当时中国国力的关系,那些爱面子的画人只提日本也是可以理解的,西画走到复古的死胡同后,从东方找新路是很自然的事,也使世界画史上让西方拥有光辉灿烂的一页,莫奈的睡莲系列永恒。

 

         莫奈的艺术生涯始终联系着印象主义的始终。从《日出-印象》到《睡莲》,从1840年出世到1926年谢世,前后印象主义的作家相继先他走了,他仍画着睡莲,虽然眼睛不太好使,那时的他,睡莲系列从小幅到宏伟不断地消耗自己的精血,此时的睡莲不再是自然圣花的印象,亦是心相的展现,有时花象焰火、智慧明灯。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少年的莫奈是一个顽然的小孩,上学时小动作不断,成绩也不好,在他的作业本上画了老师与同学的漫画,展露其绘画的天赋,很小时就把这些漫画作品拿到市场标价二十法郎去卖,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也许精力全放在绘画上,并且有年,使他成就世界艺术大师的光环。下图画的其家人在明媚的花园中,人物重复。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成为永恒的梦幻,尤其是用心而不是用眼时(晚年白内障),你倒感到不是笔触在跳动,而是一个不凡心在跳动。不同的色调展现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感受,变态万端。下图文并茂充满忧郁的蓝色,深沉凝重,迷离的精灵隐隐在雾气之中,有一种仙境的感觉。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某种意义上说莫奈是印象主义的集大成者,尤其在其后期,在睡莲系列的绘制中,融合了其它印象派画人的因素,象凡高的浮雕式的厚涂,充满激情的长条笔触,有序的色条排列。

 

        莫奈的笔触细致柔和,过渡自然,有点象中国画的皴法,他的画不重在形,而重在气势与氛围,整体的印象。

 

        大量的睡莲作品成为莫奈的另一个代名词,想到睡莲,便想到莫奈,想到莫奈同样便想到睡莲,有时他的作品会不断地简化,不再过分用技艺,而是心的荡漾,心的节拍,心对自然万物的触摸,作派接近中国画的大写意。

 

         印象主义离我们有一个世纪的时光间隔,但它仍与我们同在,那种精神是永恒的,平民文化的精华,与自然亲近,阳光照耀每个角落,黑暗远去,甚至在印象派的画作中,黑色是被禁用的,虽然有点夸张,确实也是与中世纪,与古典主义的告别,开启现代主义的先声,此后的现代艺术流派,突飞猛进,永不停息--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莫奈的睡莲--池上的花儿,梦中的精灵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